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要妄自菲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莫深被她推开,颀长的身影在她身侧躺下,一边低声道:“你属狗的么?每次都咬人。”

    沈翘反应过来,这是夜莫深的声音。

    这会儿她也清醒了,意识到刚才夜莫深对她做了什么以后,一颗心飞速地跳动起来,她轻咬住自己的下唇,在黑暗中质问他。

    “你干嘛跑到我这儿来?你自己不是有床吗?”说完,沈翘还朝旁边摸了摸,一摸就摸到了冰凉的地板,确认自己的确是在她打好的地铺上面,沈翘越发觉得惊诧。

    夜莫深冷笑:“你把我的被子抢走了,我盖什么?”

    沈翘:“……那你也不用跑过来跟我挤在一起睡地板吧?”

    夜莫深:“被子在哪,我在哪。”

    沈翘:“那你刚才在干什么?”

    就算他是真的为了被子,那他刚才做的那些又算什么?

    “执行夫妻义务。”

    沈翘:“……”

    夫妻义务?

    正思索着,夜莫深的手抚上她的腰间,高大的身子靠了过来,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呼吸之间。

    沈翘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按住他那双不规矩的大手,喝道:“你又要干什么?回你自己的床上去。”

    “你见过夫妻分床睡的?”夜莫深没理会她的话,手轻而易举地挣开了她的束缚,然后挑起她的衣角,探入。

    “……我们之前不是分床睡睡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改变?”

    她的话音刚落,在她腰间往上移动的那双大手也跟着莫名一顿,之后沈翘感觉到夜莫深身上的气息冷了下来,“突然改变?”

    沈翘点了点头。

    夜莫深声音渐冷:“照你的心思,你是一点都不想改变?”

    沈翘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她心里有话想跟他讲,但那些话她又暂时说不出口,只能保持沉默。

    黑暗中她听到了夜莫深起起伏伏的呼吸声,他好像生气了。

    “就这么不想跟我同床共枕?跟我睡委屈你了?”

    沈翘:“我没……”

    “你一个二婚的女人,你委屈什么?”

    没等她后面的话说完,夜莫深铺天盖地的冷情话语又盖了过来,沈翘无奈地闭起眼睛。

    好吧,他是真的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易怒。

    腰间那双手收了回去,没有再对她乱来了,沈翘心里有些空荡荡的,她看不到对方的人影,只能默默地翻了个身,原本她是想独自霸占那床被子的。

    可是知道夜莫深就跟她一起睡在这里以后,她就只盖了被子的一角,其他的都分给夜莫深了。

    再之后,她就睡不着了。

    身后的呼吸声跟她一样起伏了半夜都没有平静均匀下来。

    虽同床,但却异梦。

    直到天亮,沈翘起身之后,看到夜莫深还躺在她的身侧,便小声地询问了句:“你起床吗?要不要我帮你?”

    问完,沈翘亦是一愣。

    昨晚夜莫深是怎么到她床上来的?他的腿脚明明不方便,难道是在她睡着以后萧肃帮他的?

    可是沈翘现在来不及去追究这些了,她目前要面临的是怎么把夜莫深给弄到轮椅上。

    听言,夜莫深陡然睁开眼眸,眼神凌厉地盯着她。

    “不需要。”

    沈翘:“……那你怎么起身?”

    “和你无关。”

    沈翘:“好吧,那我先去洗漱了。”

    说完,沈翘还真的没有搭理他了,起身直接去了浴室。

    听着浴室传来刷牙的声音,躺在那里的夜莫深冷笑出声。

    这个女人还真是没有良心!

    沈翘刷完牙洗完脸出来以后,见夜莫深撑着手坐起来了,双手环在胸前眼神冰冷地睨着她:“过来帮我。”

    顿了顿,沈翘朝他走了过去。

    她将轮椅推到夜莫深面前,“我扶你上来吧?”

    说完,她慢慢地蹲下身子,将夜莫深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起身。

    夜莫深也没有拒绝,随着她的力量慢慢地起身,突然问了一句:“你嫌弃我?”

    “嗯?”沈翘条件反射地嗯了一声,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因为我是个残废?”

    听言,沈翘一顿,原本好不容易把他扶起来了,这会儿却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力气消失,双双跌回地被子上面。

    “抱歉……”沈翘脸色发白,赶紧将他重新扶了起来,“你没摔疼吧?”

    夜莫深冰冷的眸子攫紧她,“回答我的问题。”

    “啊?”沈翘反应过来,回想了一下他刚才所问的,他好像是问她是不是嫌弃他是个残废?

    “怎么会呢?”沈翘尴尬地扯着唇笑道。

    手却被夜莫深紧紧扣住,他高大的身子微微前倾,气息将她圈禁起来:“因为我是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残废,所以你嫌弃我?不想跟我同床共枕,也不想跟我有夫妻之实?”

    沈翘:“……”

    她愕然地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夜莫深。

    他到底……怎么回事,这两天变得好奇怪好奇怪。

    还问她会不会嫌弃他?

    她沈翘如今已经这个样子了,她哪里有资格去嫌弃别人?

    “没有!”沈翘摇头,直接否认了他的询问:“我不会嫌弃你的。”

    “是吗?”夜莫深目光探究地盯着她,似乎在查验她说的是不是真话,沈翘深吸一口气,脸往后仰了几分:“你别这样,我先扶你起来吧。”

    沈翘花了很大力气才将夜莫深坐上扶起来坐回轮椅上,她累得小脸粉红,气喘吁吁。

    沈翘挺直腰杆之后,目光终于直视了夜莫深。

    “夜莫深。”

    “?”

    “其实你不需要看低自己,就算你坐在轮椅上又怎么样!你还是你啊,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你,你依旧是世界上那个独一无二的人。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了,知道吗?”

    她眸子清澈,无比真诚地望着他说这番话。

    可见她是经过一番思量认真说出来的,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奉诚与恶意。

    夜莫深心念一动。

    就像在寒冬深处突然见到一抹暖阳。

    夜莫深薄唇微动,又听到她道:“不管怎么样,总会有人不嫌弃你的。我觉得你已经很厉害了夜莫深,所以……不要妄自菲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