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有感觉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呆呆地站在原地,手里传来的忙音让她半天没反应过来。

    雪幽知道她跟她哥哥见面的事情似乎很激动?

    为什么?

    她不明白,韩雪幽紧张到直接掐断了手机,然后就朝着这边赶过来了。

    沈翘拿下手机,看着响起的转账内容,应该暂时够付这顿饭钱了。

    她刚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脚却踢到了什么,然后身子朝前趴去。

    砰!

    洗手间的门被人给直接从里面关上,然后利落地上锁,夜莫深顺势将跌进他怀里的沈翘箍住,另一边锁完门以后直接收了手。

    沈翘抬起头便看到了夜莫深,她表情愕然。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女洗手间,你怎么可以进来?”

    夜莫深个变态,他居然进女洗手间,而且还将门给反锁了。

    夜莫深不悦地挑了挑眉:“我女人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进来?”

    直白的话让沈翘的脸蛋红了红,她发现这个人自从跟她发生关系以后就变得越来越莫名其妙,总是喜欢粘着她一样。

    思及此,沈翘手动了动,推着他的胸膛想要站起来,腰间却被夜莫深的手按了一下,然后她又趴了回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呀?快放开我。”

    她紧张地央求道,“韩总还在等我们呢。”

    听言,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眸,不悦地盯着她:“就这么着急地想要见他?”

    沈翘不明所以:“你在胡说什么?”

    “为了见他,你特意打扮过!”这话是肯定句。

    沈翘:“……我什么时候特地打扮过了?”说完沈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闷声道:“我今天也没有化妆啊?”

    “是么?我看看。”夜莫深还真的信以为然地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然后俯身逼近她左右端详。

    温热的呼吸打在沈翘的脸上,就好像初生的雏鸟毛儿一样柔软,挠得沈翘心里都痒痒的。

    她呼吸有片刻的停顿,盯着近在咫尺的夜莫深,发现这家伙的眉眼极为深邃,而且就算是靠得这么近观察他,他的皮肤状态也是好到爆炸,那深邃的眼眸像无边大海一样壮阔。

    莫名的,沈翘忽然有些紧张起来,然后下意识地就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夜莫深墨色的眼底涌现一抹暗流,捏在她的下巴的力道重了几分,声音带了几分嘶哑:“还真的没化妆,那你为什么特意穿裙子?真的没有其他想法?”

    沈翘:“……我有什么想法?材料是你给的,合同是你让我来谈的,就连我身上的裙子……也是你买的啊。”

    夜莫深声音更哑了:“女人,你就只会顶嘴么?”

    沈翘:“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她觉得周围的温度有点热,下意识地想挣开夜莫深的束缚:“你放开我,我们该出去了……唔。”

    下一秒夜莫深直接吻了上来。

    捏在她下巴的那双大手也改成捧着她的脸,夜莫深的大手干躁有温度,贴着她的脸渐渐往后移,然后按住她的后脑勺。

    舌头像是有灵性一样地撬开她的贝齿。

    沈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让他给得逞了。

    她这个趴在他身上的姿势,又被夜莫深箍住腰间,几乎是被迫着接受夜莫深的吻。

    洗手间的气氛变得浓郁起来,沈翘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在攀升着,夜莫深的大手探到她的后背拉开拉链,大手探了进去。

    与此同时,外间传来了几个女人高跟鞋的声音。

    砰!

    有人想试图推开洗手间的门,结果没推动。

    “怎么了?”

    “这洗手间的门打不开啊,怎么回事?”

    “我看看。”

    又是一声砰!有人一直在试图打开洗手间的门,沈翘还倒在夜莫深的怀里被他吻着,而夜莫深似乎也不受影响似的,一直专心地吻着她。

    沈翘紧张得不行,伸手用力地推着他,就是不敢发出声音。

    “噫,好像真的打不开啊,会不会是故障了?”洗手间的门从外面被撞了好几下,都没能打开。

    两个女人商量着:“要不我们去叫餐厅经理来看看吧,这门应该是坏的。”

    渐渐的,高跟鞋的声音离去了。

    沈翘终于用力地将夜莫深给推开了,她急剧地喘着气,脸色涨红地瞪着眼前为非作歹的夜莫深:“你有病啊,要是被发现怎么办?到时候丢脸就丢大了!”

    夜莫深舔了舔红润的唇瓣,眼神像狼一样地盯着她雪白的肩膀,大手突然用力地按下她的腰,“我有感觉了,二婚女,我们回公司吧。”

    沈翘:“……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她被夜莫深的话震惊得不行的同时感觉到了来自夜莫深的灼热,瞬间沈翘的脸色爆红,这个色流胚子,居然在这里起了反应。

    以前沈翘以为他是不举的,可是如今这种感觉……

    他夜莫深不仅不无能,而且还……

    沈翘脸红红地看着他:“你发什么神经,快点放开我,我们今天是来谈合作的!”

    “哦。”夜莫深靠过来,薄唇贴上她雪白的肩膀,声音低哑:“那你的意思是,不谈合作的时候就可以?”

    “我不是那个意思……”

    “经理,就是这间……”那两个女人又回来了,而且还带了酒店的经理,经理来了以后就上前试着开了一下门,结果开了半天还是不行。

    “怎么回事呀?”

    “实在不好意思,可能是里面的锁坏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人来休息,两位小姐请移步楼上的洗手间吧。”

    夜莫深依旧淡定自若,好像根本不怕被人发现,而沈翘则是不淡定了,夜莫深不要面子她还要,见他还伏在自己的肩膀上舔吻着,她赶紧捧住他的脸将他推开,然后迅速跳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和拉链。

    结果该死的,拉链不知卡到哪儿了,一直拽不上去。

    越拽越着急,瞧见夜莫深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盯着她,沈翘气不打一处来,“都怪你。”

    “怎么,要我帮你吗?”夜莫深勾起唇,露出了妖冶的笑容。

    沈翘哼了一声,才不理他,自己继续拽拉链。

    夜莫深自己滚动轮椅上前,替她将拉链拉上。

    结果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拉链在他的手下居然哧的一声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