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根本不配

你根本不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忍了半天,沈翘终是气愤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

    夜莫深又叫住她。

    沈翘的步子在原地停下,毕竟他的命令不能不听,可她停下以后背对着他,就是没有回头。

    结果下一秒,她的腰上一紧,居然整个人被夜莫深给抱进了怀里,吓得沈翘惊呼出声。

    夜莫深炽热的大手抚上她的脖子,声音低沉。

    “身上还穿着我的衣服呢就这么咋咋呼呼的,问过我了吗?”

    他的手就像铁链一样紧紧地锁在她的腰间,令她动弹不得,沈翘气愤地回过头瞪他:“你耍我!”

    夜莫深眸光带了几分邪魅,欺身压近她:“难道我回答错了?”

    沈翘:“反正你就是故意耍我。”

    如果他不是故意耍她,为什么一开始不说那家餐厅是夜氏的产业,非得在她急躁躁地赶出去的时候才告诉她那是夜氏的产业,前面卖尽了关子,后面才解释。

    气死她了!

    “好,就当我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夜莫深索性将自己的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令人目瞪口呆。

    “刚才在餐厅洗手间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夜莫深脱掉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声音渐沉:“我有感觉了。”

    沈翘瞪大眼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当然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算她不知道,可是他的动作一下子就能表现出来……

    因为!夜莫深正用某处抵着她,那昂扬的状态在告诉她他想要的是什么……

    沈翘在他的怀里,脸色渐渐发白,“夜莫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西装外套脱掉以后,被人无情地扔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夜莫深温暖干躁的大手抚上她光滑的后背,一边问道:“回来的时候一直穿着这件西装吧?我夜莫深的女人可不是谁都能看的。”

    沈翘:“……”他到底有没有在听自己说话?

    事实证明,夜莫深是真的没有听她说话。

    他俯低身子,薄唇在她的颈间落吻,沈翘无奈极了,手推搡着他:“你干嘛啊?”

    夜莫深声音暗沉:“继续啊。”

    “继续?”

    “在洗手间没做完的事情。”

    被打扰了,夜莫深眉眼间透出一股不耐烦的情绪来,当即咬了她一口,沈翘吃痛地惊呼出声。

    接下来的情况发生得极为突然,沈翘完全预料不到夜莫深会突然这么地……呃,热情,居然真的把她的衣服都扒了,埋在她的颈间渐渐向下。

    他自己进行得如火如荼,然而那双火热的大手在她肌肤上留下的每一寸滚烫对沈翘来说却是一种种羞辱。

    他根本不喜欢她的啊。

    之前明明那么讨厌她,总用那种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说着那些伤人的话语,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是他的,换成哪一个男人来说,永远都不可能会喜欢上她这种女人的。

    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以后,他对她的态度就完全转变了,动不动就喜欢抱着她,亲她各种调戏她。

    她忽然就想到了之前公司职员说的一个词,情妇。

    夜莫深根本没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只说是他的女人,半年以后她又要离开,所以这段时间他是把自己当成情妇了吗?

    不——

    她不想这样!

    沈翘瞳孔倏地瞪大了几分,用力地推着夜莫深。

    “放开我,放开我!”她重复地说着话,重复地推着他,夜莫深已经快进入主题了,谁知道她居然一直推搡着他。

    起初他还可以无视她,可是后来实在被她影响了,索性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腕背在身后,让她柔软的身子更加贴紧自己,危险地眯起眼睛。

    “知不知道你现在坐在谁腿上?你这样的动作只会更惹火……”

    听言,沈翘脸色微变了几分,“别这样,夜莫深,你不是讨厌我的吗?不是应该厌恶我不碰我的吗?你现在在做什么?”

    说到最后,沈翘的情绪几乎有些失控,“你是不是根本就把我当作一个玩物,因为我离过婚,又怀的不是你的孩子,所以你……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

    夜莫深扣着她的手有片刻的怔愕,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你认为我是在惩罚你?”

    “不然呢?”沈翘望着夜莫深的眼眸,声音清浅:“你之前明明厌恶我,为什么突然转变?就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吗?那我告诉你,如果是因为那天晚上我们发生了关系,那你大可不必这样,因为……那天晚上我被下药了,根本就不是自愿的。”

    后面那句话成功让夜莫深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变沉变黑,他气得咬牙切齿:“你把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沈翘咬住下唇,倔强地同他对视。

    下巴被他掐住,这一次夜莫深的力道很重,他危险地盯着她:“嗯?你根本不是自愿,所以是我强迫你了?”

    “我不怪你。”沈翘解释道:“那天晚上房间里有迷香,陆寻常本来就是为了对付你的,他以为你不举……所以想让你尝尝不能忍受的痛苦,只是没有想到你……”

    后面的话沈翘没再说下去了。

    尽管她那天晚上神智丧失得差不多了,但还是可以凭着细碎的记忆想起一丢丢,不过也就那么一丢丢,但是第二日她身上的痕迹骗不了人。

    “没想到什么?”夜莫深眼神阴沉,眼中的精光暴闪,捏着她下巴的力道越发用力,“是不是那天晚上你根本没想过救你的人会是我,还是说你心里想的根本就是别人?”

    沈翘:“我……”

    他是怎么回事,这种说法简直就好像跟吃醋了一样,可是他吃谁的醋……

    不对,是他怎么可能会吃自己的醋。

    她明明是他厌恶的人啊!

    她有那份自知之明,所以不会多想。

    沈翘别过脑袋,硬着头皮道:“总之,那天晚上你我都是迫不得已,这件事情就越过去,别再当真了吧。”

    夜莫深:“……这是你想要的?”

    沈翘抿唇没说话。

    她想要什么,她自己心中也迷茫,但绝对不是因为发生关系而天天抱她亲她的夜莫深。

    她不想要这种!

    她想要……想要……

    沈翘闭起眼睛,别再想了。

    沈翘,你根本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