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唾沫有止血的功效

唾沫有止血的功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凛寒见她往后退了一步,眸色黯然了几分:“我是魔鬼吗?”

    “啊?”沈翘没明白他的意思,抬头不解地望着他。

    夜凛寒苦笑道:“如果我不是魔鬼,那你干嘛那么怕我?”

    沈翘:“……不好意思啊大哥。”

    她不是怕他,她只是怕夜莫深到时候撞见了又会找麻烦,那个男人……虽说不喜欢她,但是他的占有欲还是真的很强烈。

    因为她身上挂着夜二少奶奶的头衔。

    “没事的,大哥不怪你。”夜凛寒朝她温柔地笑了笑,低声道:“这里让我来吧,你先上楼。”

    听言,沈翘脸色微变,“这怎么可以,我自己来就行了,大哥您去忙吧。”

    想起上次在食堂他帮自己的事情,沈翘那次还没来得及跟他道谢呢,这会儿见他了就躲,沈翘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压低声音道:“对了大哥,上次在食堂的事情谢谢你啊。”

    “这件事情不用在意,后来莫深去接你了是吧?”说到这里,夜凛寒微微一笑:“莫深还是很在乎你的弟妹。”

    提到夜莫深,沈翘才发现他已经不在会议室里了。

    大概他现在很不想看到她吧?

    沈翘情绪低落下来,她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嗯,可能吧。”

    夜凛寒见她情绪不好,便关切道:“怎么了?莫深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们吵架了么?”

    “不是哎,不知道怎么说,比较复杂。”

    夜凛寒见她苦恼得五官都皱成一团了,这副样子落到他的眼里觉得可爱得紧,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沈翘的脑袋,“别苦恼了,女孩子还是要阳光一些,多笑笑才好。”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沈翘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往后退了两步,“谢谢大哥,我知道的。”

    “呆会下班有空么?听说吃甜食心情会变好,上次的蛋糕……”

    提到甜食,沈翘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看,“那个大哥……我不想欺骗你,所以我觉得还是实话告诉你吧。”

    “嗯?”

    “其实我不吃甜食的,上次那个蛋糕……我给了我朋友,大哥,你不会介意吧?”

    沈翘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免得哪天他又心血来潮给她送蛋糕,或者说带她吃甜品什么的,到时候白费人家一番心血。

    夜凛寒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实诚,起初愣了会儿,片刻后忽然笑开来,再一次伸手揉她的脑袋:“弟妹,我很开心。”

    沈翘:“???”

    “你愿意把你的真实想法分享给我,这让我很高兴。”

    夜凛寒手还放在她的脑袋上面,声音像风一样温和:“没关系,你不喜欢吃甜的,那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沈翘看了他一眼,认真地想了一下:“辣的?不对,大哥,我要先去忙工作了。”

    说完,沈翘逃也似地抱着咖啡杯离开了会议室。

    结果出门就撞上了门外的夜莫深,沈翘吓得退了两步,一瞬间杯子哗啦啦地全部掉到了地上,因为她手上拿的巨多,所以弄出的声响很大。

    不过这个时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沈翘把杯子摔了,也都直接离开了。

    倒是在会议室里的夜凛寒听到动静很快赶了出来,“弟妹?没事吧?”

    夜凛寒飞速地上前将沈翘拽离了案发现场,地上全是碎片,“小心点,别伤到脚。”

    夜莫深看到这一幕,薄唇冷冷地勾起。

    “大哥对自己的弟妹倒是很关心。”

    听言,夜凛寒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状似无奈:“莫深,你怎么能让弟妹一个人做这些?”

    “夜氏不养闲人,她能做什么?”夜莫深冷声嘲讽道。

    夜凛寒微蹙起眉,“据我所知,她联系了韩氏集团并且这次的会议资料都是她整理出来的吧,你说她做不了什么这话不太正确,弟妹是个很好的助手。莫深切莫要大材小用。”

    “哦,看来大哥比我这个当丈夫的还了解自己的妻子能力?”

    “莫深,你又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呢?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夜莫深眼底的戾气重了几分:“大哥是什么样的人,我还真不清楚。”

    自从那天晚上跟他摊开说明白以后,夜莫深就变得特别可怕,这会儿跟夜凛寒说话也是各种带刺,沈翘想了想,还是挣开了夜凛寒的手。

    她还是不要给夜凛寒惹麻烦了。

    极有可能夜莫深现在会对他这么不客气,都是因为夜凛寒跟她走近的关系。

    “大哥,我真的没事,你去忙工作吧,这里我来打扫就好。”

    “弟妹……”

    “求求你了大哥!”沈翘的声音重了几分,夜凛寒欲往前的步子就这样停住了,他无奈地看了沈翘一眼,又朝夜莫深的方向看了看,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那我先走了。莫深,弟妹,你们有话好好说。”

    夜凛寒离开以后,沈翘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蹲下来捡地上的碎片,将它们一块一块地放到托盘里,当着夜莫深的面就这样默默无声地捡着。

    这一幕让夜莫深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他心里不痛快得很,正想斥她不会用扫把的时候,沈翘的手却突然被碎片给扎了。

    她面色变了变,却没有惊呼出声,因为夜莫深还在看着,她索性将手上的血甩了甩,继续捡碎片。

    省得夜莫深呆会说她卖可怜。

    她可不想再受他侮辱了。

    不想夜莫深突然滚动轮椅到了她面前,然后猝不及防地捏住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起来,沈翘惊呼一声,手腕被他扣住。

    “手流血了你没看见?”夜莫深恶声恶气地问道。

    “看,看见了……”沈翘结巴地答了一句,想将手抽回来:“但那也不关你的事。”

    “不关我的事?”夜莫深眼神比狼还凶狠几分,将她那只受伤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沈翘脸色顿时红透了,着急地想要将手抽回:“夜,夜莫深,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

    那个混蛋的舌头滑腻腻的,将她手指上面的血给吮掉了。

    过了许久夜莫深才放开她,邪气一笑:“唾沫有止血的功效,你应该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