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他们不是真的夫妻

他们不是真的夫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等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沈翘和夜凛寒那边终于吃完出来了,两人韩雪幽的包厢面前经过。

    韩雪幽见状,赶紧抓住自己的包包起身跟上去。

    她跟在二人的身后,拿出手机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又躲起来,像作贼似的。

    一直跟着两人到了停车场,韩雪幽拍了很多张照片。

    未曾回过头的沈翘却突然停下脚步,有意无意地往后面看了一眼。

    身边的夜凛寒停下来,“怎么了?”

    沈翘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停车场,有些奇怪地道:“我怎么感觉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闻言,夜凛寒也朝四周看了一眼,没有瞧见什么人,便轻声道:“哪有人?是不是看错了?”

    听他这么说,沈翘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便嗯了一声。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走吧,回去了,天色也不早了。呆会回得晚,莫深该生气了。”夜凛寒打开车门,将手掌放在车上,沈翘钻进去的时候,躲在角落里喘粗气的韩雪幽又将手机拿了出来拍下这一幕。

    夜凛寒似有所察觉,目光朝着韩雪幽所在之处扫了一眼。

    韩雪幽吓得躲回柱子后面,心砰砰直跳。

    她被发现了么?那她今天拍的会不会被取回去……呆会正面交锋的话她要怎么跟翘翘解释?

    韩雪幽一颗心乱得不行,过了一会儿,听到车子离去的声音。

    她才从柱子后面探头出来,望着那辆离开的车子。

    夜凛寒……到底看见她了没有?

    *

    “大哥,今天谢谢你。”

    车子到了夜家以后,沈翘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然后朝夜凛寒道谢。

    夜凛寒笑容宠溺,声音轻柔:“一家人,这没什么的,你进去吧。”

    “谢谢大哥,那我先走了!”

    说完,沈翘便打开车门离开了停车库。

    因为去吃水煮鱼的原因,所以沈翘一身是汗,回房间以后她直接冲了个澡,也正好去去身上的味。

    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夜莫深还没有回来。

    沈翘去取毛巾擦头发的时候,发现打地铺的那一处被子居然全不见了。

    她脸色一变,转头看了房间一眼,只有夜莫深的床上剩下一条被子。

    太过分了!

    沈翘直接去找女佣询问。

    女佣一看到她脸色都吓白了,“那个二少奶奶……被子……脏了,所以我们拿去洗了、”

    “洗了?”沈翘瞪大眼睛:“可我没有要求你们替我洗啊?”

    “不好意思啊二少奶奶,我们也是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被子脏了才替您拿去洗的,二少奶奶您别生气。”

    算了,沈翘懒得计较了,只能转而道:“那好吧,洗了就洗了,你重新给我两床被子吧?”

    昨天来拿没有,今天应该有了吧?

    结果没想到女佣还是结结巴巴地道:“二少奶奶,恐怕不行。”

    “为什么?”

    “被子……都还没干呢。”

    她说得支支吾吾的,明显底气不足,眼神也不敢直视沈翘的。

    沈翘一听,差点给气笑了。

    所有的被子都没干,今天又把她用的那一床唯一剩下的拿走了,沈翘无奈:“都没有被子了,那我晚上去陪你睡?”

    女佣闻言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差点就趴倒在沈翘面前了。

    “别啊二少奶奶,房间里不是有床吗?您和二少爷一块睡就好了呀。”

    沈翘:“……”

    她会和夜莫深睡在一起?根本不可能!

    “是不是夜莫深让你这么做和这么说的?”

    “不是的。”女佣摇头,在沈翘的注视下又点了点头:“是二少爷说二少奶奶的被子脏了,让我们拿去清洗的,至于后面那句……是我自己说的。”

    她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艰难发声:“二少奶奶跟二少爷是夫妻,睡……睡在同一张床上,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是啊,夫妻睡在同一张床上再正常不过了。

    可她跟夜莫深又不是真正的夫妻。

    她们只是契约夫妻。

    只要时间一到她就马上得离开夜家的,再加上她们之前根本就没有睡在一起的时候,除了那特殊的几次。

    可这对于沈翘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

    “真的不能给我被子吗?”沈翘艰难地问道。

    女佣一脸惶恐:“二少奶奶,我……”

    “我知道了,我不为难你,你下去吧。”

    女佣这才落荒而逃。

    等她走后,沈翘进了浴室,望着镜中头发凌乱的自己。

    这张脸,一点姿色都没有,头发也不处理,就凭这样的她有什么资格成为别人的心头好?不过是因为性关系然后才改变的相处方式。

    她沈翘也是有尊严的,用那种手段换来的,她宁可不要。

    擦干净了头发,沈翘给自己换了干净的衣服,然后出门去。

    坐电梯的时候正好碰到夜莫深回来了,两人的眼眸在空中对上,这次没有等夜莫深移开目光,沈翘便自动移开了,然后让到一侧,让他们先出来。

    萧肃推着夜莫深出来,一边奇怪地询问:“沈助理,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啊?”

    沈翘点头应了一声:“有点事情。”

    他们出电梯,沈翘进电梯,夜莫深蹙着眉,陡然想起了什么,刚想叫住她的时候,电梯门却已经关上了。

    萧肃推着他,一边走一边道:“夜少,您跟沈助理到底怎么了?我看沈助理刚才都不看你耶,而且这么晚了她要去干嘛啊?”

    夜莫深:“……”

    “夜少,不如……”

    “闭嘴。”

    夜莫深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成功让萧肃闭了嘴没再说话。

    沈翘离开夜家以后便独自外出去了附近的商场买被子,包括床单和枕头都买了。

    值得庆幸的是她自己还有一点余钱,够买这些。

    等她买完拎着被子回到夜家,推开房间就对上了夜莫深冷冰冰的眼神之后,沈翘下意识地将手中的被子枕头抓紧了几分,脱掉鞋子朝里面挪去。

    瞧见她手中的东西以后,夜莫深冷笑:“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你就那么痛苦?”

    沈翘的步子顿了顿,然后她默默无言地走过去将被子打开放在床上,铺好了以后才回答夜莫深的话。

    “你以后别再让女佣来收我的被子了,这样折腾,我可能撑不了剩下的五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