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安胎药

安胎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这场激烈持续了不知多久,沈翘只觉得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她的身体感官全部都由夜莫深操控,最后整个人都迷乱地趴在他身上,不知方向。

    许久,夜莫深抽身离去,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推到了旁边的被子上,唇角带着一抹阴冷笑容。

    这副拨吊无情的模样像极了一个渣男。

    “二婚女,你的身体真淫荡。”

    沈翘的后背触及柔软的被子里,累得不行的她下意识地闭起眼睛,夜莫深冷漠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就像大冬天的时候,突然被泼了一身冷水般,让她从到脚彻底清明起来。

    沈翘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夜莫深那玩味恶劣的笑容。她心底骤然一愣,猛地起身抓住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身体,羞愤地看着他。

    夜莫深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沈翘挣扎了几下没能挣开,只能瞪着他。

    “管好你的身体,以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检查,如果让我发现你不忠不洁……”

    后面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明显就是威胁的话就是了。

    “夜莫深,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说检查就检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旖旎过后,剩下的只有耻辱,夜莫深说的那些话刺痛了沈翘的心。

    她红着眼睛,大声地质问着夜莫深。

    看到她红了眼眶,夜莫深心里有些不忍,可眼角的余光又看到那些照片,于是夜莫深便想起了她昨日跟夜凛寒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吃火锅,甚至结伴同行的样子,他心里就莫名地窜上火来。

    于是夜莫深说的话更像是淬了毒的利箭。

    “凭什么?就凭你是你们沈家送到我床上的女人,这个理由够吗?”

    沈翘脸上仅剩的一点血色完全褪尽,大概是太生气了,她反而脸上没有表情了,只是脸色苍白地望着夜莫深,苍白的嘴唇哆嗦着。

    她没有再说话,片刻后垂下眼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是啊,她有什么资格反抗?

    从她代替沈月嫁到夜家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如此。

    如果夜莫深不跟她签下半年契约,她这一辈子都得搭在夜莫深的身上,除非他愿意跟她离婚。

    想到这里,沈翘难过地闭起眼睛,然后翻过身用被子将自己包起来。

    她不想再理夜莫深了,混蛋。

    泪水无声地沿着眼角滑落,瞬间没入枕头,消失不见。

    背后是什么动静沈翘不知道,只是依稀能听到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过一会儿是轮子滚动的声音,直至轮子消失不见。

    沈翘才确定夜莫深是真的走了。

    她来夜家这么长的时间,第一次掉这么多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稀稀拉拉的全部都收不回来了,某处隐隐作疼的,唇上的肿痛还有身上他留下的烙印都清楚地提醒着她这一场羞辱。

    躺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沈翘忽然觉得小腹不太舒服,她只能撑着手起身去浴室,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小内内居然沾了些血。

    沈翘初始还以为自己是大姨妈来了。

    可是想想又不对劲,她已经怀孕了,大姨妈怎么可能还会来?

    听说怀孕前三个月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同房的事情,她居然忘了这件事。

    想到这里,沈翘尽管双腿再酸痛,也赶紧去收拾东西换衣服赶去医院挂号了。

    医生给她检查完情况以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你这才刚才怀孕两个月时间吧?”

    沈翘点了点头。

    “你丈夫呢?”

    听言,沈翘脸色一变,讷讷地道:“他,他工作忙。”

    医生看得出她脸色不太好,语气复杂了几分:“怀孕前三个月夫妻之间一定要注意同房的次数,而且不可过于激烈,加上你本来身体就虚,这样的情况要是再发生,我可不敢保证你孩子的安全啊。”

    沈翘:“……”她脸色尴尬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我呆会给你开点安胎的药,回去以后按时吃,注意饮食和休息,实在不行就不要同房了,知道吗?”说到最后,医生大概是看出了沈翘的窘境,又加了一句:“身为母亲,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知道吗?”

    “谢谢医生!”沈翘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之后拿了药以后沈翘便离开了医院。

    她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林江。

    林江一下子将车停下来跑到她身边,笑眯眯的:“真巧啊翘翘,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你来医院干什么?”

    看到林江,沈翘就想起了那些过往,她眼神冷下来,不想搭理他直接走人。

    谁知道林江缠了上来,拉住她的手亲切地道:“翘翘你别不理我呀,我有话跟你说呀。”

    沈翘脸色不好,甩开他的手道:“我没有话跟你说。”

    “可是我有话跟你说,翘翘,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们就去附近的咖啡店里说。”

    听言,沈翘的步子一顿,去附近的咖啡厅?

    她笑了一声:“我请客吗?”

    林江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很丰富多彩:“当,当然不是啊,我请你。”

    “不必。”沈翘冷笑着后退了几步:“林江,请你搞清楚一件事情,我跟你已经离婚了,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了,你别再跟着我了。”

    说完,沈翘转身就走,原本她以为自己把话说得够清楚了,可是她却低估了林江无耻的程度,没想到他居然迈开步子又跟了上来,“谁说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了,你刚才去医院查了什么?”

    沈翘一听,差点往前栽倒。

    难道林江知道了?

    “你管我查的是什么?林江,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别再跟着我!”

    她加快脚步,希望可以快点离开这里。

    林江追上她,粗暴地拽住她的胳膊,大声吼道:“沈翘你还敢给老子装,你是不是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他脸色有些发紫:“老子没碰过你吧?你居然就怀孕了?沈翘你特么背着我偷人是不是?”

    沈翘:“……”

    周围也些许路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可林江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反而越说越猖狂。

    “没想到啊,你表面上看着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给我玩这一出,是不是上次见面那个男的?你跟他到底什么时候好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