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放过我跟孩子!

放过我跟孩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话落,夜莫深的手粗鲁地扯掉了她刚穿上的睡衣。

    “啊!”沈翘惊呼出声,娇小的身体在他的怀里害怕到不断颤抖着,眼看着夜莫深的手又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移,她便想到了早上那种昏天暗地的日子,这会儿某处还酸痛着呢。

    如果他再跟早上一样……

    “不,不要!”沈翘抓住他乱动的大手,差点哭出声来:“别这样对我!”

    如果再来一次像早上那种激烈的冲刺,沈翘不敢保证自己的宝宝还能得不能保得住!

    她过激的反应让夜莫深有些错愕,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揉捏着她的,眼神骤冷:“怎么?做了亏心事,不敢让我检查?”

    沈翘哽咽着声音:“夜莫深,我早上去医院检查了!”

    听言,夜莫深挑眉。

    “我不能跟你做那种事,要不然……孩子会保不住的。”

    最终,沈翘还是把这些话说了出来,希望夜莫深可以放过她。

    原本面色冰冷的夜莫深在听到孩子两个字以后,突然目赤欲裂,手上的力道更重,咬牙切齿:“你还敢跟我提孩子?一个野种而已,本来就寻思要你打掉的,你以为我会保全他吗?”

    嘶啦——

    沈翘的睡衣被撕扯掉了。

    沈翘的眼底浮上绝望之色,她拽着夜莫深的衣袖,“不要,你之前明明答应过我留下孩子的。”

    她的眼底已经染上了泪意,这会儿抬眸望着夜莫深的样子,那眼底好像一面清凉的湖水,只是她的眼底雾雨朦胧的,眼眶也红红的。

    夜莫深愣了一下,心里也莫名软了几分。

    突然,他勾起唇:“好啊,求我。”

    沈翘没说话。

    夜莫深勾引她:“求我我就放过你跟那个野种。”

    沈翘呆呆地望着他,眼角还有凝结未落下的眼泪。

    “只要求你,你就会放过我了吗?”

    她有点不相信,因为夜莫深喜怒无常,她生怕自己求了以后他突然就出尔反尔了。

    可若是不求,她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医生已经把话跟她说的很明确了,如果今天晚上夜莫深又对她……

    孩子肯定会保不住的。

    “那要你求了再说。”

    果然。

    夜莫深的话跟先前又不太一样了。

    沈翘的脸色在灯光下变得惨白了几分,她手中抓着夜莫深的手紧了几分,然后小声道:“好,那我求你……放过我这一次,放过我跟孩子,求你了!”

    夜莫深的瞳孔骤然紧缩。

    她居然真的开口求他了!

    因为想要保住那个野种,早上他让她整理那么多资料的时候她都没有任何怨言,在会议室众人面前被羞辱也没有任何抵抗,如今却为了这么个野种求他?

    夜莫深冷笑出声,

    “二婚女,我该说你白痴还是说你深情?婚都离了,你还想替那个男人守住孩子?是想有朝一日还能回到他身边吗?”

    说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夜莫深的语气陡然变厉,周围也骤然升起了一抹怒色。

    又是提起林江。

    沈翘很想冲夜莫深大喊,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跟林江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又想到了韩雪幽那句话。

    西装是夜凛寒!

    是夜莫深的大哥夜凛寒的。

    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夜凛寒的吗?

    沈翘垂着眼帘想事情,夜莫深却以为她被自己说中了心思所以不回话了,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让他看得更为火大。

    “为了那样的男人,你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呵……”

    夜莫深倏地松开她,脸上的表情厌厌的,声音冷下来:“看到你这张脸就倒胃口,滚吧。”

    虽然这话听着很刺人心,可沈翘却如释重负。

    毕竟他放过她了啊,她肚子里的宝宝暂时安全了。

    所以沈翘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扶住了桌角,然后稳住步子往自己的地方走。

    身后夜莫深的目光一直如鹰隼般凌厉地盯着她的后背,如尖锐的刺一般,好一会儿才移开。

    沈翘躲进自己的被子里,身体和嘴唇还在发着抖。

    好久她才平静下来,然后发现自己手脚都是冰凉的。

    幸好,她晚上逃过一劫。

    沈翘闭上眼睛,希望自己可以睡着,可是这一整夜浑浑噩噩的,脑子里想的梦里梦见的全是韩雪幽跟她说的那番话,还有夜凛寒的脸。

    以及那个雨夜那个男人粗重的喘息。

    倏地,沈翘从睡梦中猛地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周围已经大亮了。

    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已经是早上了。

    原来一夜已经过去了。

    沈翘收拾被子起身,夜莫深还在休息,她很快收拾完了溜下楼,反正也睡不着了不如先去公司。

    只是沈翘没想到她提前出门居然碰到了夜凛寒。

    “弟妹,怎么这么早?”

    夜凛寒看到她,还是温润如玉地打招呼。

    沈翘这次看到夜凛寒,心里却是不一样的情绪和感觉。

    之前她看到夜凛寒,顶多是想着不要跟他走太近,免得连累他啥的。

    可是现在看到夜凛寒,沈翘就一直想到韩雪幽跟她说的那些话,然后她看着面前笑容温和的男人,怎么也无法和那天晚上的男人联合到一起。

    怎么可能会是同样的人??

    雪幽的大哥,会不会是搞错了?

    又或者,是她自己听错了呢?

    “弟妹?”夜凛寒见她脸色不佳,又站在原地望着自己发呆:“怎么了?想什么事情这么出神?”

    听言,沈翘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低下头敛去自己的情绪。

    “对不起大哥,我昨天晚上没睡好,脑子有点发懵。”

    夜凛寒闻言,这才点头:“原来是没睡好,怪不得脸色不好看,黑眼圈也很重。”

    沈翘尴尬地笑了笑。

    “那么,你吃早餐了么?”夜凛寒瞥了一眼里头,微微笑道:“这么早就起来了,佣人应该还没来得及准备早餐吧?”

    沈翘摇头:“没有,我也不饿。”

    “我带你去吧。”

    沈翘:“……”

    “走吧,就我们公司附近,那里的早餐不错。”

    沈翘本来想拒绝的,可是想了想自己的事情,她决定还是跟夜凛寒去一趟、

    毕竟韩雪幽都那么说了,她总得……试探一下虚实。

    “好。”

    沈翘点头,完全忘了夜莫深叮嘱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