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原来你跟她们都一样

原来你跟她们都一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继续迷乱地点点头。

    点完以后,她似乎发现了刚才那两个问题有什么不对。

    然后眼神也慢慢地清明过来,看清楚了面前夜莫深的样子。

    他刚刚……问了什么?

    夜莫深得到了两个自己满意的答复,尽管他不想承认,可这会儿心情却是愉悦得不行,薄唇勾着好看的弧度,“二婚女,你动心了。”

    沈翘猛地瞪大眼睛,用力地推开他。

    “你不要胡说!”

    夜莫深被推了一下,身子跌回轮椅靠座上。

    “呵,胡说?二婚女,感情是藏不了的,你就是喜欢我。”

    沈翘捂着自己耳朵,脸色愤然地朝夜莫深吼道:“我就是不喜欢你,你少羞辱你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种人?”

    夜莫深抿唇:“是吗?刚才是谁承认喜欢我的?”

    沈翘:“你那是乘人之危!”

    “是我乘人之危还是你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又或者……”

    “你别说了!”沈翘一着急,脱口就道:“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一个残废?”

    原本夜莫深的嘴角还噙着一抹促狭的笑容,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他的脸色骤然间发生了变化,墨色的眼底有暗流在涌动,如海上骤然掀起的暴风浪,最大的时候甚至可以卷起几十米。

    沈翘也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一起下降了。

    她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说了什么。

    “那个……我刚才说的话不是……”

    有心的。

    夜莫深眼神如深沉的墨色,里头的阴郁浓得化不开来。

    他死死地盯着她。

    “原来,你跟她们想的都一样。”

    沈翘咬住下唇,用力地摇头。

    她没有!她没有想过要攻击他的!

    甚至在别人说他是残废的时候,她都拼命地去维护他,她怎么可能会去攻击他是个残废呢?可是……他的腿残了,坐在轮椅上。

    这本身上就是他内心的痛处,可她刚才居然说了那样的话。

    “呵,二婚女,这就是你一直不愿意让我碰你的原因?”

    “不是的!”沈翘也是慌了,她无意中伤了人家的痛处,她现在也很后悔,她着急地想要跟夜莫深解释:“你听我解释好吗?刚才我只是有点心急过头,所以我才会口不择言。”

    “这是事实。”夜莫深笃定道,他的笑容带着自嘲之色:“沈家要你代替你妹妹嫁过来,委屈你了?毕竟嫁给我这种半身不遂的残废,你的下半生都毁了。所以你才急着想跟大哥在一起,替自己谋未来的幸福?”

    沈翘摇头,她已经急得不行了:“夜莫深,你别这样说,我真的从来没有那么想。”

    夜莫深继续冷笑,很显然他没把沈翘的话听进去。

    从沈翘那句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一个残废开始,他对沈翘的看法显然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平日里那些女人总是因为他坐在轮椅上而在心里鄙视他,虽然她们表面上都想靠近他,但明显就是为了夜家的产业,那跃于眼底的嫌弃之意却一点都掩藏不住。

    而眼前的沈翘,当初能因为别人说他一句残废而跟对方吵架甚至动手,他忽然就觉得……可能她跟别人不一样。

    没想到,今日她自己倒说出来了。

    心口有点闷,夜莫深觉得这病房里的空气不太好。

    他脸色冷漠地滚动轮子,离开了病房。

    身后传来那个女人的呼叫声,那语气特别紧张。

    “夜莫深,你回来,你听我解释啊,我刚才那些话真的是无心的!”

    无心?

    呵,就算是无心之说。

    那也是她内心所想的。

    要不然,怎么可能脱口而出?

    夜莫深的身影决绝,很快就离开了病房,病房只剩下沈翘一个人着急的喘气声,她叫了夜莫深很久的名字,他都没有理会她。

    沈翘垂下眼帘,望着白色的床单发呆。

    她后悔了。

    她不应该在冲动的情况下说出那种话的,可她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夜莫深那恶劣的笑容就觉得他又要开始羞辱她了。

    如果让他看出来自己的心思,那他就会一个劲地逮着她嘲笑她。

    沈翘不想再被他嘲笑,所以……就冲动地说出来。

    没错,沈翘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动了心。

    这么多年,夜莫深是沈翘第一个心动的人。

    虽然她以前也喜欢过林江,但那个时候是她觉得林江各方面都不错,应该会是个顾家的丈夫,所以她就同意了结婚。

    之后平平淡淡,到离婚的时候沈翘感觉才跟林江有那么一点摩擦。

    可自从她嫁到夜家以后,夜莫深替她做了很多事情,让她不受别人欺负,替她以牙还牙。

    虽然她知道,他做这些……都只是为了保全他的面子而已,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动了其他心思。

    沈翘躺回被子里,眼泪绝望地从眼角滑落。

    可她应该是没有资格跟他在一起的。

    她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肚子里又怀着其他男人孩子的女人。

    这么肮脏的她,沈翘自己都嫌弃。

    可为什么她偏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呢?

    一整个晚上,夜莫深都没有再出现,甚至到了第二天他也没再来,空荡荡的病房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沈翘脸色和嘴唇都很苍白,医生来给她检查以后问起她的家属。

    沈翘也没说话。

    医生只好去打联系电话了。

    过了一会儿,小颜来了。

    “怎么回事啊?昨天晚上我走的时候你们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你们就……”小颜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吓得不轻。“你不会又严重了吧?”

    “我没事。”沈翘摇摇头:“今天我可以出院了吧?我不喜欢呆在医院里。”

    这里到处都是苍白的,而且没有人陪着她。

    让她有一种很荒凉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她想找夜莫深解释一下昨天晚上的话。

    “小颜,你陪着我,去办出院手续好不好?”

    “可是你的身体……”小颜忧心忡忡地问:“真的没事吧?”

    “如果我有问题的话,我会说的……你放心吧。”

    “那——好吧。”小颜终是拗不过她,陪着她去办了出院手续,之后两人就分道而行了。

    沈翘直接回了夜家,这个时间点夜莫深应该还没有去公司,只要能找到他,她就可以解释昨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