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们在跟我说话?

你们在跟我说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这几日除了学习以外,天天下班还往商场跑,跟晶姐一起研究学习。

    虽然晶姐一开始对她抱的希望不大,可是这些天她的进步却惊得让晶姐错愕,而且沈翘比她想象中要努力得多了,不怕苦不怕累的。

    好几次沈翘呆在她的办公室里,累到睡着了还在那里努力撑着,然后过一会儿又趴在桌子上睡了。

    晶姐都能看出她的黑眼圈了,忍不住调侃她。

    “你这么熬着,莫深不心疼你?”

    听到夜莫深的名字,沈翘顿了一下,然后淡淡地笑了笑。

    没有接话。

    这是她跟夜莫深结婚以来冷战最久的一段时间了。

    夜莫深把她当成隐形人对待,而她也没有主动去跟夜莫深说话。

    两人虽然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可却比陌生人的距离还要遥远地漠 视对方。

    想了想,沈翘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至少,她不用在面对夜莫深的时候纠结,就一头扎进工作里,眼不见心不烦。

    “女孩子要多心疼一下自己,青春是有限的,你再这样熬下去啊,我怕你老得太快,到时候莫深要找我算账。”

    沈翘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笑道:“晶姐,你别笑话我了。”

    “谁笑话你了?我哪有那时间啊,今天别干活了,回去休息吧,看你眼睛都成什么样子了,也不拿镜子照一照。”

    沈翘没在意,以为晶姐骗她。

    下一秒,晶姐直接将一面镜子放到她面前,沈翘看了一眼,差点被镜子里那个女人给吓得跳起来。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苍白,一双眼睛黑得深不见底,而且嘴唇也不复平日里的润泽,都是干燥的。

    “这,这是……”

    “吓到了吧?”晶姐嗤笑一声:“我真的是没见过比你还不会打扮自己的女人,一点都不爱美!”

    沈翘有些尴尬,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不好意思啊晶姐,吓到你了。”

    “我们同样是女人你吓到我没关系,就怕吓到莫深啊,就算要努力工作,但女人还是要爱美的,毕竟只有你自己优秀了,才配得上更优秀的人。”

    这话说的不错,沈翘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可惜,她一直都不是那种优秀的人。

    而她,也配不上更优秀的人。

    “赶紧回去休息吧。”

    “嗯。”

    沈翘也意识到自己最近确实太累了,只好收拾东西,然后回家。

    以往她到家已经很晚,夜莫深多数已经睡下,今天她到家的时间比较早,回家的时候发现夜莫深还在书房里,沈翘累得不行,洗漱完毕就直接睡下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好像有一双手在碰她的脸颊,那手冰冷之中带着干燥,好像弄什么东西在擦她的眼睛,让她有些不适地皱起了秀眉,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可实在太累了,眼皮重得怎么也睁不开。

    后来她嘤咛了一声,那手便收了回去。

    后半夜就安静了,沈翘一夜好梦到天明。

    第二天洗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眼圈好像有点粘粘的,而且眼圈淡化了一些,果然睡眠是天然的面膜啊。

    沈翘洗漱完了出来,正好碰到起床的夜莫深。

    见他坐在床边,手上还捧着一本杂志靠在那里。

    轮椅在不远处,萧肃还没过来。

    沈翘想了想,还是迈开步子走过去。

    她推着轮椅到夜莫深面前,声音难得平和:“要帮忙吗?”

    闻言,夜莫深抬起头来,深邃冷静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

    他们晚间睡觉没有拉窗帘的习惯,而这面窗户正好面着东,不过窗户跟他们休息的地方相隔甚远,但强烈的日光还是能反射到他们脸上的。

    这会儿夜莫深抬眸定定望着沈翘的时候,沈翘注意到他半张俊脸被日光映社得如神明一般耀眼,深邃的眼眸如星辰大海一般,看得沈翘心神一荡。

    一颗心就这样慌乱地窜动起来。

    可惜下一秒,夜莫深的声音让她如坠如窟。

    “不需要。”

    沈翘脸色一变,意识到自己自作多情了。

    两人本就陷入冷战,他已经把自己降职这么长时间了,又当着她的面把合同银行卡扔掉,怎么可能还会理她?

    握在轮椅上的手紧了又紧,最后却又猛地松开。

    沈翘垂下眼帘,掉头就走,只留给一个夜莫深倔强的背影。

    夜莫深望着她瘦弱却挺得笔直的身影,眼中的嘲弄浓郁了几分。

    这个女人,似乎从来不知道在他面前服软低头,永远都是这副死样子。

    也罢!

    她要犟,就让她犟。

    看谁能犟到最后。

    *

    沈翘刚到公司,就看到自己的桌子上多了一份早餐,她皱眉看了看四周,是谁这么好心地给她带早餐?从她进这个部门开始,多少人看她不顺眼,想整她的好几个,剩下的都是只有心思没有行动,还有一些怕惹麻烦上身不敢靠近她的。

    所以如果有人给她带早餐的话……

    沈翘目光转了转,大概想到是谁了。

    她没有去动那份早餐,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地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高云嘲讽的声音在隔座响起。

    “哟,这懂勾引人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不管去了哪个部门都能如鱼得水,这才来我们部门几天呀,又勾引上了一个,啧啧,真是有点心疼之前被某些人欺骗的人啊。”

    崔敏丽是她的好帮手,闻言使劲儿地附和她。

    “高云姐你可别说,懂床技的女人就是这样的,去哪儿都能用这招降服男人。哎,新来的,对着许廖那张脸你也使得出这招?”

    高云嘲讽:“她眼里大概没有礼仪廉耻吧,对着老男人也能这样,真的是不嫌恶心喔,我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这些话一字不落地进了沈翘耳朵里,其他人也都听见了,然后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转过来,大家都准备当吃瓜群众,看这办公室里即将掀起的一场骂战。

    可是谁知道等了半天,高云和崔敏丽他们口中说的当事人,居然动也不动,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们。

    众人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逐渐消失……

    高云和崔敏丽等不到她发作,站起来怒问她:“新来的,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没反应?”

    听言,沈翘这才缓缓地扭过头,眼神无辜地对上他们的:“你们在跟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