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躲我的原因是什么?

躲我的原因是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对,就凭我。”沈翘抿唇,眸光冷淡地望着许廖:“无论我将来痛苦还是什么,都与主管没有什么关系。希望主管以后别再多作纠缠,我们公司里有明令吧,员工之间不能谈恋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主管已婚了吧?你一个已婚的男士多次对我这个单身的女生骚扰,我是可以直接告到上面去的,到时候……”

    许廖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没想到你倒是伶牙俐齿,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在谁的地盘?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就不怕我直接把你逐出夜氏么?”

    “许主管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权力,还可以随随便便把人逐出夜氏了?”

    没待沈翘开口,一道清冷的男声便优先响了起来。

    沈翘听着声音有些熟悉,没等她反应,许廖慌乱地叫了声:“夜副总,您怎么来了?”

    夜凛寒?

    听到这个名字,沈翘只觉得后背一缩,下意识地就想避开他。

    最近她一直躲避着夜凛寒,在公司里看到他的时候远远的就避开了,回到夜家偶尔会跟他碰上面,她也假装没有看到他调头就走。

    现下他居然来了现场……

    “许廖,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随意裁员了?”

    夜凛寒虽然是副总,平时待人温和有礼,可若是较真起来,夜氏子弟身上的威压冷厉也不是盖的。

    许廖吓得弯下了腰,哆哆嗦嗦地开口:“夜副总……我,我只是看这丫头总是偷懒,气不过所以随便吓了她两句,并没有真的要裁员啊。”

    “是么?”夜凛寒定定地望着他:“是她偷懒,还是你诱导不成才行恐吓?”

    许廖额头渗出了冷汗,尴尬地笑道:“夜副总真的是说笑了,我怎么会诱导她呢?”

    “你以为,你们刚才的对话我没听见?”

    许廖这会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双脚忽然软倒在地:“夜副总,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您原谅我这一次吧。”

    夜凛寒明显不想与他多说,只是冷声警告道:“你给我听好了,就算她现在是降职到你们部门了,但她不是你能动的人,明白么?”

    “明,明白……”许廖用力地点头。

    “滚吧。”夜凛寒第一句说粗话,听得沈翘亦是一愣,然后错愕地看向他的侧脸。

    平日里那双温润的眸子里此刻明显含着冷意,看起来跟平时截然不同,根本看不出来是同一个人。

    所以说,人有两面这句话是对的么?夜凛寒看着平日里待人温和,可实际上他居然有这么冷厉果断的一面、

    正思索着,夜凛寒已经侧过身来了,正好对上了沈翘的眼眸。

    两人的眼睛在空间撞上以后,沈翘想到什么,倏地转身想走。

    不想夜凛寒几步跟上她的步子拦住她。

    “大哥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一看见我就跑?”

    沈翘:“……”

    她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往右走,夜凛寒却打算跟他较劲似的也跟着往右,沈翘往左,夜凛寒也跟着往左,最后沈翘实在不耐烦了,转身想跑。

    手却被夜凛寒给握住,迈开步子却往不了前。

    “放开我!”沈翘着急地想要甩开他的手,这里的人不算多,但也真的不少,而且很多都是公司的人,如果让大家看到她跟夜凛寒纠缠不清的话,肯定又要一阵风言风语了。

    若是这风言风语传到夜莫深的耳朵里去……

    “除非你告诉我,躲我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才可以考虑放不放开你。”

    相比起沈翘的着急,夜凛寒的声音和语气都很平稳,似乎根本不在意会被别人看到这一幕。

    躲他的原因?沈翘根本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她现在也压根不想面对他,她无法接受那天晚上要了她的陌生人就是夜凛寒!

    “放开我。”沈翘还在继续挣扎,好似没有听到夜凛寒的问话一般。

    夜凛寒的手如沉重的铁链一般,牢牢地锁住她。

    “难道是因为我给了你母亲三十万?你觉得对我有所亏欠?所以想避着我走?”

    沈翘不说话,还在继续挣扎。

    “如果是因为这个,那你大可不必躲着我,因为那些钱是我没有经过你同意就送出去的,跟你毫无关系,你也不用有压力,我也不会让你还。”

    听到这里,沈翘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她抬眸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

    “你以为这是主要原因么?夜凛寒,你放开我。”

    夜凛寒眯起眼睛,注意到她平日里清冷的眼底,这会儿居然布满了纠结与迷惘,心中不解。

    “那什么是主要原因?告诉我!”

    他抓紧她的手腕,力道增大。

    沈翘皱起秀眉:“痛。”

    夜凛寒回过神来,赶紧松开她的手:“抱歉,我刚才一时情急,你手腕还好么?”

    沈翘适时甩开他往后退了两步:“我的手没事,不过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忙,我先走了。”

    说完沈翘转身就跑掉了,夜凛寒想追上去,却又止步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发呆。

    而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高云紧握住拳头,脸色愤然。

    崔敏丽看了她一眼,添油加醋道:“这个姓沈的实在太过分了,她以为自己是谁啊?居然敢给夜副总脸色看,夜副总……居然也不生气!高云,姓沈的太过分了!”

    高云喜欢夜凛寒。

    这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情。

    不止高云,公司里有很多都在暗恋夜凛寒,毕竟他待人温柔,又是夜氏的副总,长得又好看,谁不喜欢?

    包括高云在内,已经喜欢夜凛寒很长时间了,可惜夜凛寒虽然有跟她说过话,但却从未真的正眼看过她。

    如今瞧见夜凛寒对沈翘如此上心,高云心中嫉妒得很。

    “高云,你别生气,夜副总肯定不会看上这种女人的,可能只是找她说说工作上的事情而已。”

    高云却死死地咬住下唇:“呸,她算个什么东西,就她这样的,夜副总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

    “她就是自己想勾引夜副总,贱女人,都已经被贱职了还贼心不死,我一定要她好看!”

    这天晚上,大家都干完活离开的时候,高云突然叫住了沈翘。

    “新来的,我有话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