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逃不掉

你逃不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你跑不掉的。”许廖过来直接按住她的手,转而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故意压低的声音显得格外猥琐:“今天晚上大家都在参加宴会活动,呆会游泳比赛结束以后,还有更火爆的活动,你就算是逃出去了,也没有人来救你。倒不如依着我,我还可以对你温柔点。”

    “放开我!”沈翘用力地甩开他的手,身子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手脚完全使不上力?

    沈翘望着自己颤抖的手指,白皙的脸颊越来越红。

    源源不断的热气从小腹上窜起来,这种感觉……很熟悉。

    就像上次她被陆寻常带走关在房间里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

    难道……她又被下药了?

    这个念头刚升起,沈翘就觉得无比地绝望。

    “小沈啊,我之前就劝过你,让你跟了我,可是你不同意,那我只好用此下策,你要知道……主管我啊,还是很喜欢你,只要你今天听话,以后我保证在部门没人敢欺负你,怎么样?”

    沈翘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她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一些。

    结果就看到许廖居然朝她走来,一边伸手在解着自己身上的衬衫扣子,那双眼睛带着淫秽的光芒,在昏暗的房间里像是散发着野兽一类的光芒。

    不行……

    她不能在这里失身。

    如果她真的被许廖给玷污了,那以后夜莫深看待她的目光会更厌恶,他会觉得她更肮脏!

    不行!

    绝对不行!

    在许廖靠过来之前,沈翘使出全血的力气朝许廖推去。

    “你要是敢碰我一根头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许廖本来以为她没有什么力气了,谁知道被她这么用力一推,整个人跌倒在地板上。

    “噫?药效难道还没生效?你还有这么大力气?”

    沈翘:“……是你给我下的药?”

    “小沈啊,别怪廖哥~主要是你这个人太倔强了,只好使用一点非常手段了。”

    “卑鄙!”沈翘咬住下唇,用仅存的意识对许廖道:“难道你不知道我跟夜莫深是一对吗?”

    “你说什么?夜少?”

    “你真以为我被降职了,就是他不要我了么?”沈翘靠着墙,用力地喘着粗气瞪着对方道:“如果他真的不要我了,又怎么会只是降职而不是直接开除我?”

    许廖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是……你跟夜少真的在一起?”

    “没错!”

    为了自救,沈翘也是豁出去了,她咬住自己的下唇:“他不过是在生我的气,用降职这件事情来跟我堵气而已,如果他真的不想看见我了,就不会把我留下来。把我降职,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再把我调回他身边!”

    虽然这些话沈翘自己都不相信,但她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在这种破地方,大家都在前面参加宴会,她叫破喉咙估计都没有人来救她。

    “你说的是真的?”许廖呆了呆,如果真的是如沈翘说的那样,那他就不能碰她了啊。

    要是碰了,那他以后还能继续在夜氏工作吗?

    “你今天把我从这里送出去,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也不会揭发你,我们以后就是单纯的上下属,但如果你碰了我……我发誓,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把你从那个位子上拉下来。许主管,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你不会做吧?”

    许廖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垂着眼帘像是在思考。

    “许廖,你可不要被她给骗了,她都被调来我们部门多久了,要是真有人念着她,她还会被送到你这里么?”一个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是崔敏丽的,她被派盯着这里。

    里面的情况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生怕许廖上沈翘的当,赶紧出声。

    许廖愣了一下,“对啊,如果夜少真的念着你,怎么会连看都不看你一眼,你居然想骗我!”

    “我没有骗你!”沈翘大声斥道:“反正话我就撂在这里,你自己想清楚!是要你的前程,还是要我?”

    “许廖,根本不用选择,你两样都可以得到。别忘了我们蔷薇姐,我们帮着你呢,位置不会不保的。”

    “蔷薇是谁?”沈翘冷笑:“难道她的权力大过夜莫深吗?”

    许廖纠结了。

    沈翘却等不了,因为她感觉自小腹窜上来的热气正在源源不断地攻陷她,要是再拖下去,她恐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

    该死的!

    沈翘伸手咬破了两个指尖,让自己保持清醒一些。

    她缓缓地朝门边走去,边走边道:“依靠许主管的地位,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要因为我栽跟头,过来开门。”

    “许廖,别听她的!这可是你心心念念的唯一一次机会,要是错过这一次,下次你再想找机会就没有了!许廖!”

    许廖听她这么一说,也反应过来。

    对啊,眼前这个女人他肖想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等到这次周年宴会有机会下手,要是这样放她跑了……

    “况且,你今天晚上把她睡了,那她就是破鞋了,就算她以前跟夜少真有点什么,夜少也不会再要一只破鞋,所以你根本不用怕她。”

    沈翘脸色一变,快步走到门边想去把门拉开,许廖也反应过来,扑上前直接抱住她,淫荡地笑起来。

    “说得不错,到时候你要是敢胡说,我就说是你勾引我,夜少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啊,放开我!”沈翘抬手用力地朝后顶去,许廖闷哼一声,直接扣住她的肩膀,将她身上那件薄纱披肩给扯掉了,露出了胸前一大片雪白。

    顿时,许廖被这一幕给晃得睁不开眼睛了。

    “小沈……”许廖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仿佛魔怔一般:“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门是开不了,沈翘只能朝里面跑去,绕到桌子的另一侧:“你别过来。”

    门外的崔敏丽听到屋子里的声响,得意地勾起了唇角。

    而外面的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

    小颜游了半天却发现岸上没有看到沈翘的身影,于是她便整个人心不在焉起来,一愣神冠军就被韩雪幽给夺了去。

    “不是说你会赢我的吗?怎么突然慢了那么多啊?是不是体力根本就不够?”

    听言,小颜扫了她一眼,冷声道:“你少在那得意了,你好朋友不见了你都没发现吗?”

    韩雪幽顿住,朝周围一扫,果然没有看到沈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