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一定要留下来!

我一定要留下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众人面色一变,萧肃气得直接骂道。

    “你们好大胆子,居然在公司里下药!”

    高云快吓哭了,“对不起,这个真的不关我的事,是许主管让我这么做的,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我根本不敢不听!”

    萧肃感觉胸口窜起来一股怒火,“还不走快点,想让我剥你的皮吗?”

    高云一边哭一边带着他们转弯,然后她冷不防地停住了步子,呆呆地望着前面。

    萧肃推着夜莫深转角,恰好也看到了前面的景象,于是步子也猛地刹住。

    只有小颜一个人惊呼出声。

    “翘翘,夜……夜副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夜凛寒抱着沈翘,仰着脑袋的沈翘闭着眼睛,白皙的脸颊上有一道清晰的巴掌印,白嫩的颈间还有淤青。

    而房间的门是打开的,许廖被人揍得半死不活地倒在门边,他脸上多处负了伤,看起来鼻青脸肿的,旁边还有一脸吓坏了的崔敏丽。

    她看到高云之后,立即想朝她走过来,但看到高云身边不远处的夜莫深,又取消了这次的行动。

    沈翘身上还穿着那件红色的裙子,只是裙子上面的布料变得残破不堪,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被人给用力撕扯过的,一件宽大的男性西装将她裹起来。

    夜凛寒将娇小的她揽在怀里,沈翘的药性发作太烈,夜凛寒直接将她打昏了。

    这一幕刺红了夜莫深的双眼。

    来的人都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一幕的出现,小颜在旁边消化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

    她刚才没有看到夜凛寒,所以才去找了夜莫深。

    可如今他们还没赶到,夜凛寒就已经把沈翘救出来了,也就是说……夜凛寒已经提前来的?

    “大哥真速度。”

    半晌,夜莫深扯唇嘲讽了一句。

    夜凛寒皱着浓眉,虽然夜莫深来了,可他却没有当面放开沈翘,而是将她抱紧了几分,冷声回了一句:“大哥知道你不喜欢她,但她既然是你的妻子,你这个当丈夫的就该保护好她不是么?”

    夜莫深勾起唇,墨色的眼底流转着锐利的峰芒。

    “大哥这不是将她保护得很好?”

    “她是你的妻子!”

    瞧见夜莫深眼底那抹不在意的情绪,夜凛寒突然替沈翘觉得委屈,怒斥出声!

    夜莫深眼眸深不见底。

    “那又如何?只会躺在别人身下的女人,我夜莫深不屑要。”

    “你!”

    一向温文尔雅的夜凛寒难得被人气得情绪失控,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沈翘,夜凛寒差点就冲上前去揪住他的衣领给他几拳头了。

    突然,怀里的沈翘动了动,昏迷着的她低低地说着什么,夜凛寒刚想附耳过去听,结果就听到一声清晰的夜莫深……

    他瞳孔猛地一缩,看向了夜莫深。

    那一声夜莫深叫得很轻很细,带着委屈和求救之意,可她的眼睛却没有睁开,明显就是下意识的行为和动作。

    “听到了吗?”夜凛寒目光如钩,“她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那一声,像手一样攫住了夜莫深的内心,他危险地眯起眼睛。

    “可你人呢?”

    夜莫深眼底沉下一片暗影,他薄唇动了动,“把她给我。”

    “莫深,不是大哥要说你。”夜凛寒说着,将怀中的沈翘搂紧了几分,声音凉薄:“如果你没有能力保护好她的话,那你们就离婚吧。”

    说完,他直接抱着沈翘转身。

    “夜副总!”萧肃赶在他迈出步子之前叫住他,“你这说的什么话,那是我们夜少的妻子,请把她放下!”

    “不好意思,我还要带她去救治。如果你们真想救她的话,可以跟上来。”

    萧肃:“你……”

    夜凛寒迈步走了。

    萧肃着急地看向夜莫深:“夜少!”

    夜莫深冷着脸,不动声色。

    “夜少!”

    夜凛寒抱着沈翘往前走,走了两步他忽然顿住了脚步,因为昏迷中的沈翘突然紧紧地揪住了他的衣服,“放,放我下去。”

    “沈翘?”夜凛寒皱起眉,不悦地盯着她。

    “放我下去。”沈翘又小声地央求了一句,她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夜凛寒。

    那双清冷的眼眸子里如同染了血色一样殷红,因为中了药,她整个人都是粉红色的,看起来娇嫩欲滴,刚才他无奈将她打昏了,现在她醒了药效岂不是又要发作了?

    “别闹。”他低声告诉她:“你中了药,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沈翘摇头:“我不要去医院。”

    她的声音不小,可却很坚定。

    “一定要留下来吗?就算……他不管你,你也要留下?”夜凛寒问出这个问题以后,心底突然非常恨起来,恨他当初为什么要让爷爷主张这门婚事。

    现在累得她过得这么苦。

    “嗯。”

    沈翘揪紧他的衣衫:“把我放下来吧,要不然……他只会更误会我。”

    “我不想……”沈翘的额头冒出虚汗,艰难地发声:“让他再误会我了。”

    夜凛寒双腿如灌了铅般没动,可手也像锁链锁着她,并没有把她放下来。

    “大哥。”沈翘的声音里染上了央求,她的眼眸含着泪。

    夜凛寒心一软,无可奈何地将她放了下来,然后扶她站稳。

    “真的要留下来?你要知道,你现在上身上可是中了药,不去医院的话……”

    “我知道。”沈翘点头应下,“我知道的……”

    但那又怎么样,她若是今天晚上真的跟夜凛寒走了,那误会可就大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留下来。

    “莫深!”夜凛寒别无他法,她始终坚持留下,他只能转向夜莫深,冷声道:“你看见了吗?你误会的女人根本不愿意跟我一起离开,她现在中了药,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带她去医院诊治。”

    夜莫深的眼神很冰很冷,落在沈翘的身上冰冰凉凉的,只是沈翘全身正像火烧着,所以感觉不到这股冷意。

    忽而,夜莫深勾起唇角,冷笑出声来:“谁说中了药就一定要去医院?”

    “大哥这么喜欢帮她,不如就好人帮到底?”

    “夜莫深!”

    夜凛寒是彻底怒了,迈步想上前,却被沈翘给拽住了。

    沈翘拽住他的衣摆,然后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走到了夜莫深面前。

    “我没有水性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