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要他还是要我?

要他还是要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靠!

    夜莫深不爽地盯着她眼角那抹殷红。

    这个女人是水做的么?帮她擦一下眼泪就变成这样。

    “不许哭了。”他的嗓音嘶哑得厉害,眼睛也黑湛湛的。

    沈翘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眼神迷离地盯着他。

    那眼神是在控诉着他,片刻后她又用力地挣扎:“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不信我,我不会用你送我去医院。”

    夜莫深没动,只是冷冷地盯着她。

    她又挣扎了一下,夜莫深这次却直接扣紧她的手腕。

    “我信。”

    沈翘一愣,错愕地望着他,“你……你说什么?”

    “我信还不行么?”她错愕的眼神让他心中烦躁升高,低斥了一句,然后扣住她的腰身掐紧:“我说我信,听到了没?”

    沈翘没答话,因为她完全没想到夜莫深居然会说信她。

    片刻后,沈翘垂下眼帘,情绪明显还是很低落。

    夜莫深目光阴沉地道:“现在可以乖乖去医院了么?”

    “萧肃,开车。”

    萧肃点头开车。

    车子开出去一分钟,夜莫深见她身上的情绪还是很消沉,便冷声道:“如果不想去医院,那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帮你解。”

    起初沈翘没听清楚,后来猛地反应过来,抬眸错愕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夜莫深捏住她的下巴,身子微微往前倾,冷冽的男性气息将她罩住。

    “多么恰当的一个理由,不是么?”

    “我不要!”沈翘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他!

    夜莫深顿时危险地眯起眼睛:“你敢拒绝我?嫌弃我?”

    他的大手捏在她的下巴处,忽而低头用力地在她的唇上吮吸,然后退开几分,抵着她的额头喘气道:“还是你想让夜凛寒给你解毒?”

    听到夜凛寒的名字,沈翘瞳孔微缩,摇头:“不要!”

    她的反应有点激烈,令夜莫深觉得诧异,“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不过听到她说不要的时候,夜莫深的心底还是有些雀跃的,薄唇也跟着缓缓勾起,“不要他,那要我么?”

    不要他,那要我么?

    沈翘被这句话给说得愣了,没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的长臂突然圈住她的脖子,霸道地将她圈至自己的怀里:“回答问题!”

    “呃……”

    一时之间,沈翘竟不知如何作答。

    她没想到夜莫深居然会问这种问题,她都搞不懂夜莫深的内心究竟在想着什么了。

    明明之前冷战冷得那么厉害,明明厌恶自己,可是他每次都好像喜欢调戏她,而且还很兴奋的样子。

    就像现在,他墨色的眼底闪着绿光,像是野兽看到猎物的那种光芒,带着一种势在必得,她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自信。

    下意识的,沈翘咽了一口唾沫。

    “我……”

    这种问题她肯定不会回答啊。

    无论是要谁,就算……她的内心是真的喜欢夜莫深,的确是想要她。

    但她也不可能明着说啊。

    况且,谁知道说出来后果会变成什么样?到时候夜莫深会不会又说她水性杨花。

    “去医院吧。”最后,她说了一句。

    夜莫深薄唇不悦地抿着,“现在知道要逃避了?那也要把刚才的问题选了再去医院。”

    沈翘难受得紧,他又靠得这么近,如果不是她之前中过药性太强烈的,这次估计早栽了,哪里还有力气跟他说话。

    她别过头,“我不想选。”

    “不想选?”夜莫深危险地盯着她:“你居然还想选!我才你是丈夫!”他用力圈紧她,薄唇狠狠地攫住她的,他的吻来得火热又汹涌,沈翘吃痛地嘤咛一声。

    刚才还强撑着的清醒意识这会儿被他的吻彻底击得分崩离析,她试图想要推开他,可夜莫深的怀抱太过强悍,像一座大山般沉稳,她根本推不动。

    口腔里被他的气息填满,就连两人的身体也紧密无缝隙地紧贴在一起,隔着衣衫沈翘都能感觉到夜莫深身上的凉意。

    她想,大概是她的身体太热了。

    所以,才会觉得夜莫深的怀抱这么舒服。

    一定是的。

    脑袋正懵着,沈翘忽然意识到身上的西装被用力地脱掉,然后车窗降下,夜晚的微凉的风从窗口灌入,吹动她身上那条薄薄的红裙。

    从她身上抓下来的那件西装被夜莫深毫不犹豫地从丢了出去,落在大马路上。

    这一幕让沈翘呆了呆,然后没反应过来就被夜莫深捏着下巴强迫她对上他的视线。

    夜莫深眸色黑沉,如压城顶的乌云密布。

    今晚的她红裙似火,从一出场就扎着他的眼睛到此刻,再到后来她身上披着夜凛寒的西装被他抱在怀中,夜莫深当时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可后来这个女人居然撇下夜凛寒朝他走过来了。

    于是夜莫深又不忍心了。

    她身上的红裙本身就非常性感,再加上被拉扯,这会儿已经香肩半露,若隐若现了。

    夜莫深忽地低头咬在她雪白的肩膀上,力道不大,却痛。

    沈翘嘤咛出声:“你……干什么?”

    “让你长长记性。”夜凛寒低沉的嗓音有些含糊:“以后不许再穿这种裙子在其他男人面前招摇过市,也不准你再穿其他男人的衣服,听到了么?”

    沈翘没说话,手下意识地探出去环住夜莫深的脖子,娇小的身子往他身上靠去,蹭着,似乎很喜欢他身上的温度。

    夜莫深顿了一下,重复问:“听到了没有?”

    沈翘难受,只是嘤咛了一声,抱住他的脖子然后抬起头,温软又火热的唇在他的喉结上咬了一口。

    这个动作顿时让夜莫深全身紧绷起来,额头青筋涌动,她扣下沈翘的手,沉声道:“等一下,先回答我的问题,不然……不管你。”

    听到他可能不管自己,沈翘也是心累了,直接道:“那你就别管我了,把我丢在马路边,让我自生自灭吧。”

    夜莫深蹙起眉。

    这话听着,怎么有一种撒娇的味道?

    夜莫深对她发不起火来,凝视着她,声音也柔了几分。

    “真想自生自灭?”

    沈翘眼巴巴地望着他,可怜地点了点头。

    那眼神好像在说,她已经难受得不行了,快点帮她的样子。

    夜莫深克制住自己被撩拨起来的欲望,“那也得问我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