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在勾引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他的话让沈翘愣住了,怔忡地望了他半晌,夜莫深直接自己滚动轮椅往前,沈翘不敢再有反抗,生怕他真的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吻自己。

    最后只能被夜莫深强行带上了车,沈翘始终不敢抬起头,只能一直埋头在夜莫深的胸膛里,直到上车以后,她才将夜莫深给用力推开。

    “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沈翘跌坐在车上的座位上,不满地盯着夜莫深道。

    “你之前不是一直告诉我,在外面的时候我只是你的下属吗?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堂而皇之地把她抱到腿上面,还带着她上了车,以后还要每天跟她一起上下班。

    “我在干什么你不知道吗?”夜莫深反问一句。

    沈翘被他灼灼的目光看得心惊,只好避开他的视线,声音也低了下去。

    “我怎么知道你在干什么?”

    “那好。”夜莫深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对上他的目光,沈翘用力地挣扎想避开,可挣了半天下巴还是被他捏在手里,而且力道重得过分,疼得她脸色都变了。

    “夜莫深你放开!”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要干什么?”夜莫深的目光如火一般灼热,烙在她的脸上,燃尽她脸上的一寸一寸:“我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夜莫深的女人,谁都不准打主意,包括夜凛寒在内。如果……他敢公然调你的职,或者靠近你,就是撬我的墙角。”

    说到这里,夜莫深的眼底似有恨意:“他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别人的东西就是最好的,总想不择手段地抢过去。二婚女,我可提前警告你,如果你敢跟夜凛寒有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听懂了么?”

    沈翘怎么可能会听不懂?她用力地推着夜莫深的手,气愤道:“你们俩兄弟的恩怨情仇为什么要牵扯上我?放开我!”

    “谁让你招惹了我又去招惹别人的?”夜莫深扣紧她的手腕,一寸都没有松开,沈翘吃痛,索性不挣扎了,反正这会儿在车上,怎么抱怎么亲密都没人看见,就随他去了。

    见她安静下来,夜莫深大抵是觉得无趣,攫紧她的手腕也没有再用那么重的力道了,而是松了几分,片刻后他的身子居然朝她倾了过来,沈翘吓了一跳,刚想推开他的时候,却发现夜莫深居然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你又要干什么?”他的动作实在是太一惊一乍了,沈翘被他吓得不轻。

    “靠会。”夜莫深声音疲惫地道,他的眼底有明显可见的青厉之色,这个女人昨天晚上把他的火彻底撩拨起来以后,就一走了之跑到另一个房间去睡,留下他自己一宿没能合眼。

    沈翘愣了愣,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夜莫深已经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她的肩膀上,一时沉得她身子往后退去,靠在了柔软的靠垫上,“你……”

    她觉得重,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夜莫深却扣住她乱动的手,按下,声音沙哑:“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别忘了昨天晚上我是怎么伺候你的。”

    伺候?

    听到这个形容词的第一反应,沈翘就直接想歪了,脸涨红了几分。

    “你别胡说,昨天晚上……”

    “你敢否认?”夜莫深的语气冷硬了几分,明显带着几分不悦。

    沈翘粉色的唇瓣张了张,欲替自己争辩什么,最后想了想,却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怎么说昨天晚上的确是他帮了自己,他没有在紧要关头对自己做什么,而是叫来他的姑姑……

    光凭这一点,沈翘就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怼他了,靠就靠吧,反正靠一下又不会死。

    想到这里,沈翘便安静了,然后她望着窗外一直倒退的建筑树影,脑子浮现了一些细细碎碎的画面,是昨天晚上夜莫深快要进入她的时候,又突然撤了回去,任她抓心挠肺都没有再碰她。

    为什么呢?

    沈翘忽然很想知道答案,于是轻声地询问了一句。

    “夜莫深,你……”

    夜莫深的呼吸均匀平稳,靠在她的肩膀上面明显已经睡着了,沈翘到了唇边的话只好咽了回去,然后她看着窗外陷入了沉默。

    萧肃把车开得很平稳,渐渐的,沈翘靠着靠着也打起盹来,最后也陷入了梦中。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沈翘只知道醒过来的时候她居然已经回到夜家了,而且还躺在夜莫深的那张大床上,一翻身就能看到自己打的地铺。

    足足有十秒,沈翘的大脑才恢复了机能,她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望着自己打的地铺,她居然是睡在这里,她之前明明还靠在夜莫深的车上睡着的,怎么一醒来就到这里?是谁把她抱上床的?

    按理来说,夜莫深……就算能把她抱起来,可是把她放到床上就有点压力了吧?

    难道是找萧肃帮忙的?

    算了,她想这个做什么?

    想到这里,沈翘赶紧掀开被子起身下床,然后去洗漱吃晚饭。

    等到晚上入睡的时候,沈翘还想去自己打的地铺那里睡,腰身却直接被夜莫深圈住:“明天就让人把那些东西都收走,你以后只能跟我睡在一起。”

    听言,沈翘脸色一变:“夜莫深,你凭什么收掉我那些东西?我们不是说好了分开睡的吗?”

    “我说过,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夜莫深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惦记,又怎么可能会让你跟我分开睡?”夜莫深的语气凌厉,话里的强势令人颤抖。

    “这是在家里,没有人看见!”

    “那又如何?”夜莫深箍紧她的腰:“只要我夜莫深想做的事,在哪儿都一样。”

    他手上一个用力,将她推到了床上,沈翘身上穿的是及膝的睡裙,这样冷不防地倒在了床上,裙摆直接跑到了上半身,吓得她尖叫一声,赶紧伸手将裙子拉了下去。

    然而这一幕已经进了夜莫深的眼底,沉静的墨色在夜灯下浓郁翻滚起来,他忽地伸手借力翻身上了床,偌大的动作把沈翘都给吓懵了,没等她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丁当猫?二婚女你这么幼稚?还是在故意勾引我?”

    沈翘呼吸一窒,心跳差点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