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想护你一生一世

想护你一生一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下半夜,沈翘都没有入睡,她在等。

    等夜莫深回来。

    可事实证明,她白等了,因为到五六点的时候夜莫深还没有要回来的动静,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又过了一会儿,沈翘像是认命了,默默地从床上坐起身来,然后走到衣柜面前,拿了一条睡裙麻木地给自己套上,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打的地铺上,躺下去睡觉。

    她像是做了什么决心似的,躺下去就闭上了眼睛,然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管他找什么女人,反正也不关她的事。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但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的沈翘头痛欲裂,起床的时候她捂着脑袋进了洗手间,洗漱完了下楼。

    吃早饭的时候夜凛寒注意到她脸色苍白,便体贴地问了一句:“怎么脸色这么差?昨天晚上没睡好?”

    夜凛寒的问候让沈翘愣了愣,然后摇头:“我没事。”

    今天夜老爷子不在饭桌上,所以夜凛寒跟她说话也没有任何避讳。

    “听说昨天晚上夜里莫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沈翘本来打算喝牛奶的,结果刚端起杯子就听到这么一句,手顿了一下,牛奶差点就洒了出来。她放下牛奶杯子,拿起一块寿司。

    “听说莫深在找人?”

    沈翘刚张口把寿司咬进嘴里,听到这话心里便不是滋味,吃着嘴里的东西如同嚼蜡,她没有接夜凛寒的话,可夜凛寒却还在继续往下说。

    “你知道他在找什么人么?”

    沈翘喝了一口牛奶,摇头:“我不知道,我吃饱了,我先走了大哥。”

    说完沈翘起身就朝外面走,她的步子走得挺快的,像是落荒而逃。

    走了一会儿,夜凛寒快步追上她,“我也正好去公司,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沈翘头都没回,一直往前走。

    手突然被人给握住,沈翘愕然地回过头,见夜凛寒扣住了她的手腕,“翘翘,我送你去公司。”

    沈翘下意识地皱起了秀眉,想要挣开他的手,夜凛寒却扣得更紧:“在这里等我,不许跑掉,知道么?”

    沈翘:“……大哥,我……”

    “我去开车。”

    夜凛寒去开车了,沈翘本来想离开的,可是想到夜凛寒那一句阴沉的话,她只好在原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夜凛寒把车开过来了在她面前停下,让她上车。

    沈翘只能上车,夜凛寒倾身过来准备替她系安全带的时候,沈翘赶紧道:“我自己就可以。”

    “我来。”夜凛寒却按住她的手,非要倾身过来给她系安全带,整个男性的气息笼罩着她,系安全带很简单,可夜凛寒却似乎故意把动作给放慢,微凉的气息喷落在她的脸上。

    沈翘觉得有点难受,下意识往后缩着身体,脑袋也微微地往后仰,希望避开他一些。

    夜凛寒的声音却淡淡地响起。

    “你就这么着急地想要避开我?”

    听言,沈翘呼吸一窒,下意识地抬眸,直接撞进了夜凛寒那双冷淡的眼眸中,“你……”

    “调你的职,是不希望你以后再受欺负,并没有想怎么样。”

    沈翘不说话,只是呼吸紧张了几分。

    夜凛寒替她系好了安全带,却并不着急离开,而是缓缓地握住了她的手:“知道昨天晚上莫深出去找什么人么?”

    没等沈翘开口,夜凛寒又道:“如果你们之间有感情的话,如果你过得幸福的话,那大哥倒不会说什么,但大哥不想再看到你受到伤害。”

    “大哥……”沈翘想推开他,夜凛寒却突然伸手环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抱住。

    这一瞬间,沈翘听到了自己心脏停止跳动的声音。

    夜凛寒……他在干什么?

    “翘翘,如果你愿意,大哥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听言,沈翘勾起唇笑了笑,“大哥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感受么?”

    “莫深既然不想珍惜你,那我就不会再给他机会。翘翘,跟他离婚吧。”

    “离婚以后呢?”沈翘问。

    夜凛寒顿了顿,然后退开身子,温和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

    “离婚以后,我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再嫁给大哥?大哥是真的为我好?”

    夜凛寒薄唇轻抿着,定定地没有动弹。

    “呵。”沈翘嘲讽地冷笑出声:“夜凛寒,你是真的心疼我不想我受欺负,还是说你是着急报复夜莫深,所以才迫切地想要让我跟他离婚?让我跟了你,就能证明你的魅力了,是吗?”

    听言,夜凛寒原本温和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他似乎没有预料到沈翘会这么想,而且还直接说出来了,他握住沈翘的肩膀:“你怎么会这么想?难道在你的眼里,大哥就是那种人吗?”

    “那大哥告诉我,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觉得我真的会相信,你会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吗?既然你早就了解到我的身份,那你也应该知道,我除了夜莫深以外,我以前还结过婚,如果再离婚,我就是一个三婚的女人。在你们男人的眼里,我这样的女人不过是破鞋罢了,你真的会要?别天真了,就算你说再多,我都不会相信!”

    夜凛寒蹙起眉,扣着她的肩膀的手越来越紧,等她说完以后他低斥了一声:“不许你这样说自己,什么三婚什么破鞋,我通通都不在乎。”

    “那你在乎什么?”沈翘冷笑:“这些你都不在乎,你以为我会信?”

    “我在乎的是你的心。”

    沈翘一愣,错愕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夜凛寒。

    夜凛寒严肃而认真地盯着她那双清冷的眼眸:“我知道,在经历了两场失败的婚姻之后,让你再相信男人很难,所以我愿意等,等到你愿意相信我的那一天。翘翘,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夜凛寒是真的喜欢你,我没有开玩笑,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发誓。”

    他举手,像是在进行着某种仪式一样。

    “苍天为证,我夜凛寒愿意赌上所有的身家性命,换取沈翘的信任,我想照顾她一生一世,但凡我说的话有半点虚假,我就不得好死。”

    沈翘被后面那句话吓得脸色发白:“你,你别乱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