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也别管我的事

你也别管我的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你们说够了吗?”沈翘突然打断她们的话,冷眼睨了一圈,“我的事跟你们没有半点关系吧?”

    “神气什么呀?不就是仗着夜少和夜副总喜欢你么?大家还是当过一阵子同事的,你这样不厚道吧?”

    “就是,不就是复职嘛?神气个鬼啊,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又被降职了,毕竟夜少和夜副总迟早都会结婚的,而你这种小角色是怎么也不可能嫁进夜家的当少奶奶的,哼!”

    几个人说完,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沈翘独自站在原地,望着那空荡荡的地方。

    夜凛寒调职,她没去,他差人来请,她也没去。

    谁知道夜莫深复她职的时候,居然直接找人过来搬桌子,这是怎么也不打算让她呆在这里了。

    这两个人办事,真的是天差地别。

    最后沈翘无奈,只好转身出了部门。

    那几个离开的人忍不住道:“你们等着吧,就她这种人,迟早被踢出夜氏。”

    “就是,现在神气没有用,有本事她爬上夜家少奶奶那个位置啊,没本事最终就是要被淘汰。”

    沈翘到了楼顶,来到了熟悉的地方。

    这里是她之前刚来公司就接触的地方,所以这里的每一寸地方她都很熟悉。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很明显夜莫深还没有回来,一个晚上的时间过去了,他还没回来。

    沈翘坐到位子上,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自己没有心。

    她自己甚至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夜莫深的。

    难道是因为……在商场里所有人都嘲笑她,看不起她的时候,而他一只手就托住了她,质问谁推倒了她,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商场的合同交给了她么?

    还是说,在陆寻常想吃自己豆腐,他一句话就不跟对方合作,甚至后来还废了他的时候?

    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回想了一下,原来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正思索着,电梯突然叮的一声打开了,沈翘回过神来,看到萧肃推着夜莫深从电梯里出来。

    两人一眼未睡,眼睛周围的青厉之色清晰可见。

    沈翘顿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

    夜莫深似乎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她,片刻后看到她面前的桌子才明白过来,勾起唇:“办得不错。”

    “果然是你叫他们把我的东西搬到这里的。”

    萧肃知道他们有话要说,将他推到沈翘面前之后便道:“夜少,我先去处理工作了。”

    然后不等他回答就转身又进了电梯,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这一幕,沈翘只能在心里冷笑,跑得还挺快的。

    “不搬你的东西,你会乖乖上来么?”夜莫深瞟了她一眼,手下滚动轮子朝办公室而去。

    沈翘见状,红唇抿了抿,迈开步子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那你也不能强硬地让他们来搬我的东西吧?这些东西原本就是那个部门的,你把这些都搬上来了,那……”

    “其他的事情用不着你担心,你只要乖乖地做好我的秘书就行。”

    沈翘:“我并不想当你的秘书。”

    夜莫深回到办公室桌前,打开笔记本,声音冷了几分。

    “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在询问你的意思。”

    霸道专制得过分,沈翘有时候真的恨透了他这副模样。

    “夜莫深,你是不是以为,你说什么我就都得听你的?无论是什么事情?”

    夜莫深慵懒地抬了一下眼眸:“我以为,从你嫁进沈家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命运。”

    “包括半夜被你丢弃在家里吗?”沈翘突然大声质问了一句。

    夜莫深一愣,浓密的眉头跟着蹙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

    “你昨天晚上走之前说的什么?让我等你回来。”沈翘唇角轻勾着,清冷的眼眸里泛着苦涩的笑意:“我等了你一夜,你去哪了?一个电话都没有,现在出现了就直接专制地把我的东西搬上来了。是,我的确是代替我妹妹嫁进沈家的,但不代表我就要任由你呼风唤雨。”

    她说的有些激动,说完以后沈翘都觉得自己说的过多了。

    她那番话,好像是在吃醋,怨他一晚上没有回来一样。

    就像一个怨气很深的妻子。

    果然,夜莫深拧着的眉头蹙得更深,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你是在怪我一夜未归,冷落到你了?”

    沈翘深吸一口气,紧紧抿着唇没接话。

    “呵。”夜莫深低笑一声,眼中流露出邪魅的光芒来:“二婚女,是不是寂寞了?”

    他滚动着轮子朝沈翘而来,“昨天晚上……”

    “别提昨天晚上的事情!”沈翘突然大斥一声,见他朝着自己过来了,便赶紧往后退了一步:“你也别靠近我!”

    夜莫深连人带轮椅的动作都顿立在原地,不悦地盯着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翘想了想,握住拳头:“我希望……你可以放过我。”

    她抬眸朝夜莫深看过去,眼神定定地望着他:“反正我们不是真的夫妻,迟早也要离婚的,不如现在就当作是离婚好了,我依旧回到我的部门去,就当作今天和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说完,沈翘转身就朝外面走。

    “站住。”

    沈翘的步子一定,回头看向他。

    “难道这也不行吗?”

    夜莫深如鹰隼般凌厉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探究的目光扫着她,阴沉地道:“看来你是真的在怪我昨天晚上冷落了你,二婚女,昨天晚上我是有很重要的事。”

    听到这里,沈翘又开始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什么很重要的事?你能告诉我么?”

    夜莫深顿了顿,道:“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沈翘得寸进尺。

    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这不是你该过问的。”

    沈翘:“……是啊,我不该过问的,你夜莫深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我来过问呢?那从今天开始,你也不要管我的事情。”

    她简直气坏了!

    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夜莫深忽而想到什么,薄唇微微翘了起来,忽然伸手将沈翘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捏住她的下巴,声色邪魅地道:“二婚女,你是不是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