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与你无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呆呆地任由夜莫深埋在她的颈间,感觉到他的下巴像是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本来她以为他会有什么动作的时候,他却一直静静地伏在那里。

    这一点让沈翘有些奇怪,因为夜莫深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突然变得好悲伤,被他拥着的沈翘清晰地感觉到了。

    悲伤?

    有一瞬间,沈翘认为自己是不是感觉发生了错误?

    夜莫深怎么会有这种悲伤的情绪呢?

    “你怎么了?”沈翘疑惑地问了一句,难道是她的事情让他想起了什么?

    可夜莫深没回应,也没动,仍旧静静地趴在那里,沈翘动了一下,他就扣住她的手腕,哑声道:“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嗓音低沉暗哑,带着浓浓的悲伤。

    沈翘怔了一下,感觉心里一阵咯噔。这语气这声音……所以说她感觉到了他的悲伤是真的没有感觉错误?

    之后沈翘就没有再动了,让他静静地靠着,甚至……有些心疼地抬起了手,缓缓地落在了夜莫深后背。

    刚落下去的时候,沈翘感受到了夜莫深身体狠狠震了一下,然后又没有了动静。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夜莫深一直靠着她的肩膀,没一会儿呼吸居然均匀起来。

    沈翘:“???”

    他是睡着了么?沈翘偷偷地低下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眼睛下圈居然是青厉之色,看来他最近应该都没有好好睡。

    于是沈翘心软了,任由他靠着休息,不敢动弹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醒,然后萧肃和夜凛寒一起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两人到了唇边的话都全然止住了,然后萧肃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伸手指着她。

    “二少奶奶,你跟二少这是……”

    “嘘。”沈翘条件反射地伸手放到了唇边,示意萧肃噤声。

    萧肃只好闭嘴,沈翘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注意到了一道灼灼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顺着目光看去,沈翘才发现了来的人不止萧肃,还有夜凛寒。

    他盯着他们,最后目光落在沈翘的身上,原本温和的面容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竟生出浅浅的薄怒来,眉头皱了起来。

    萧肃轻咳一声:“既然夜少和二少奶奶要忙,那我们先出去吧。”

    夜凛寒站着没动,声音带着几分清冷:“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莫深商量。”

    萧肃:“……夜副总,可是……”

    “上班时间,这是在干什么?”夜凛寒不悦地提醒了一句,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能飘到办公室每个角落里。

    萧肃:“夜副总,这是夜少的办公室,夜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他也别忘了,这虽然是他的办公室,却也是夜家的公司!”

    突如其来的一把火直接将办公室给烧了,就连沈翘亦是一惊,呆愣错愕地望着发火的夜凛寒,平时那么温润如玉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躁?

    她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动了动,声音从她的肩膀那儿传了过来。

    “夜副总这一大早就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大发雷霆,是受了刺激?”

    夜莫深大概是刚醒来,低沉的声线里隐隐还带了一丝魅惑,听得沈翘心里都痒痒的。

    高大的身子终于动了一下,夜莫深缓缓地抬起头来,墨色的眼眸视线凌厉地落在了夜凛寒身上。

    夜凛寒没有丝毫畏惧地对上他的眼眸,二人眼中同样冷冰冰的。

    “爷爷把夜氏交给你,可没说过让你这么胡闹吧?”夜凛寒行至办公室的桌前坐下,声音不咸不淡地道。

    夜莫深唇角微勾了勾,“什么叫胡闹?我夜莫深做的每一个决定,可都是为了夜氏,什么时候胡闹过?”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在干什么?”

    夜莫深挑眉:“你不都看见了?”

    话落间,他的手绕到沈翘的腰间,重重地捏了一把,沈翘预料不及,惊呼了一声。

    夜凛寒见状,手握紧了几分。

    “你……”

    “大哥这是在生什么气?我夜莫深抱着自己的妻子,工作累了靠着她睡一睡如何了?”

    夜凛寒抿唇,忍着怒火道:“荒唐!呆会要是其他人来了看见……”

    “这就荒唐了?我不过是抱着她睡一觉而已,若我要是跟她做了什么……再亲密的事情,那大哥会怎么想?”说这话的时候,夜莫深故意靠近了沈翘几分,薄唇在她白皙的脸蛋上流连。

    这一幕给夜凛寒造成的视觉冲击更大,他看向沈翘,原本以为会在她的脸上看见屈辱,谁知道她脸色平淡,居然没有多余的表情。

    “这里是资料,你自己看罢。”

    他丢下这句话,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等夜凛寒离开以后,萧肃也赶紧离开了办公室,办公室又只剩下两个人,沈翘一直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有她自己知道,心底的波澜起伏。

    夜莫深故意在夜凛寒面前如此对待自己,就是作戏给他看的,故意激怒他而已。

    待人走后,夜莫深估计要恢复原样了。

    想到这里,沈翘也没有说话,安静地等待着。

    谁知道夜莫深居然扶着她站了起来:“去工作吧,下班等我,我们一起回家。”

    沈翘怔了一会儿,才缓缓地点头,“好。”

    然后她麻木地起身朝外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然后坐下,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影,抓住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沈翘猛地回过神来,看到抓着她的不是别人,而是夜凛寒之后脸色大变:“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夜凛寒一言不发地将她拉进电梯里,然后按下自己的楼层,沈翘见状,反而冷静下来,“大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夜凛寒脸色不善:“我想帮你,帮你调职,你不同意也就罢了,为什么非要呆在他的身边?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屈辱吗?”

    “屈辱?”

    “他明显就是故意利用你做戏给我看,翘翘,这样你也觉得无所谓吗?一个男人若是不懂得珍惜一个女人,那你呆在他的身边一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沈翘神色怔忡,然后冷静地将手抽了回来。

    “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