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帮你揉揉?

我帮你揉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医院这个词说出来的时候,夜莫深当即危险地眯起眼睛,黑色的眸子都瑟缩了一下,那个女人的手机在夜凛寒手上,而夜凛寒却在医院,这说明什么?

    说明那个女人有可能出事了。

    当即,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掐着,喘不过气来。

    夜莫深听到的声音带着压制焦急的暗沉:“哪家医院?”

    夜凛寒回忆了一下,然后说了个名字,之后还道:“有我在这里,你把公司那边的事情先处理一下,不用急着过来。”

    然后便挂断了电话,将手机还给沈翘。

    一回头才发现他的手正捂着沈翘的嘴巴,因为刚才沈翘想说话的时候,夜凛寒直接抬手就将她的嘴巴给遮住了,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沈翘秀眉紧紧皱着。

    “抱歉。”夜凛寒将手机交还给她,微微一笑:“我也想自私一次。”

    沈翘的心情顿时变得微秒起来,而她身侧的小颜则是紧张地眨了眨眼睛,片刻后在心里狂喜,看夜凛寒这个样子……好像是情根深种啊。

    “病人已经送进了急救室,估计一时半会出不来,你们俩伤成这样,我先送你们去检查一下伤口吧。”

    “不要。”沈翘见他起身想拉自己,当即拒绝了他的提议:“你先带小颜去吧,我在这里守着。”

    夜凛寒蹙起眉,不悦道:“翘翘。”

    “大哥,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请你不要干涉我!”

    沈翘抿唇冷声道。

    夜凛寒:“……”

    小颜面色一变。

    良久,夜凛寒苦笑一声:“我始终还是拿你没办法,既然你坚持,那我先带小颜去处理伤口,等她回来守着,你再跟我去处理伤口。”

    大概是觉得这样安排无异,沈翘没有再出声。

    夜凛寒便带着小颜去处理伤口了,现场只剩下沈翘独自一人坐在原地,她跟小颜其实都伤得不轻,那几个妇人下手很重。

    看得见的,伤痕累累。

    看不见的,更是内伤加深。

    沈翘现在几乎是动一下胳膊,抬一下腿都觉得全身的骨头在疼着。

    女人打架,真的是太可怕了。

    她自嘲地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沈翘往后靠去,累得想闭上眼睛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轮椅滚动的声音。

    越听越觉得熟悉,在轮椅的声音到达她身边时,沈翘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夜莫深。

    从刚才挂电话到现在,才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他居然就……出现在她面前?

    “二婚女!”

    他怒气冲冲地抓住她的肩膀,冷厉的视线将她全身打量了个遍,看到她全身是伤的时候黑眸里升起一股怒意,“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话落,他似乎想到什么,目光环视四周,却只见她一人,便冷声质问道:“夜凛寒呢?”

    听言,沈翘这才缓过神来,她粉色的嘴唇动了动,小声道:“你动作能不能轻点……我的肩膀疼。”

    她身上都是伤啊,被他捏住肩膀这会儿感觉都要全身的骨架都要碎掉了似的。

    夜莫深一愣,回过神来发现她的脸色和嘴唇都白了,这才赶紧松开手。

    俊美的脸上表情更加阴沉了,眼底有戾气萦绕。

    片刻后,他改成扣住她的手腕:“跟我去看医生。”

    “别,疼。”沈翘指了指自己的手腕。

    夜莫深顿了顿,最终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的袖子轻轻拉上去,当看到她白皙的手臂上布满大大小小,错综复杂的抓痕掐痕时,那双黑眸迸发出强大的戾气来。

    “谁干的?”

    沈翘的心没由来得软得一塌糊涂。

    明明在电话里,夜凛寒跟他说的是,让他先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了,可是挂了电话这几分钟的时间啊,他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如果不是闯着红灯来的,那就是开着飞车来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着急,沈翘现在已经不想去计较原因是什么了,她只知道,他现在在关心她。

    她声音轻了几分,“伤我的人比我伤得更严重,夜莫深……我可能犯了一件很大的事。”

    听言,夜莫深眉头不由份地蹙了起来:“怎么回事?说清楚!”

    沈翘却微微一笑,轻声道:“如果我说,这次因为伤人我进监狱里去怎么办?如果我坐牢了一辈子出不来了,那你以后……就不用愁了。”

    说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沈翘甚至低下头了,望着自己的脚尖再不发一言。

    夜莫深一直紧紧地蹙着眉头,这个女人究竟在胡说八道什么?

    “啊。”沈翘突然惊呼一声,愕然地抬头看着将她拉进怀里的夜莫深,“你……”

    夜莫深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声音清冷:“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但我夜莫深的女人也不是谁都能动的,把你伤成这样,那人得付出十倍的代价。”

    沈翘:“……”

    “接下来,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沈翘却摇摇头,“我不想说。”

    听言,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想死?”

    “我疼。”沈翘吸了吸鼻子,突然主动俯身靠近他的胸膛,伸手环住他的脖颈,“全身都疼,我什么解释都不想说。”

    原本夜莫深想发脾气的,可现下她服软地抱着他的脖子,低低地对他说,她疼……

    刚才还迸发在外的怒气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知何时,夜莫深发现自己的心已经软得不成样子,看着怀中瘦不拉几的小女人,喉头干哑地咽了一口唾沫。

    “哪儿疼?”

    沈翘闭了闭眼睛:“哪都疼。”

    夜莫深顿了顿,“那……我帮你揉揉?”

    沈翘:“……”

    跟过来的萧肃:“……”

    请不要把我当透明人好吗??呵呵呵,手动微笑再见!

    沈翘虽然没接话,但夜莫深还真的伸手覆在她的后颈上,那儿被掐了一大片青紫,她依偎下来的时候,他低头就能看见。

    原本白皙光滑的脖子,这个时候却布满了青紫之色,夜莫深又是心疼又是恼火,覆上去的时候用了点力气,没好气地揉着。

    沈翘的身体颤了一下,他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然后手上的动作就放轻了很多,替她轻轻地揉着伤口。

    “好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