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除非你想跟她离婚

除非你想跟她离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被夜莫深带进一个办公室,正疑惑着怎么可以随便进来的时候,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听言,沈翘才意外发现,出现在办公室里的人居然是宋安。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也能看见她,忽然之间沈翘觉得夜莫深的小姨有一种无处不在的感觉。

    “哇,翘翘你怎么伤成这样?”宋小姨一看到沈翘伤成这个样子,顿时吓得不轻。

    比之前看到她中药的时候反应大多了,毕竟这次都是皮外伤,脸上,脖子上,手臂上,腿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一些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的,好像经历了一场……可怕的侵犯。

    “夜莫深,小姨之前不是告诉过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妻子吗?你就是这样保护她的?”

    夜莫深:“……”

    被宋安这么一指责,夜莫深也觉得自己似乎一直没有做好保护她这件事情,之前的事情他没想太多,可是这一次……看到她满身伤痕的样子。

    夜莫深眼眸沉了几分,声音冷郁:“先给她治治。”

    “肯定是会治的,你先滚出去。”宋安将沈翘留了下来,然后把夜莫深赶了出去,关上门给沈翘治伤。

    “把衣服都脱下来吧,我看看伤口什么情况。”

    因为之前已经在宋安面前脱过一次,所以沈翘这次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就解开身上的扣子,脱下衣服的时候她还觉得皮肤很疼。

    “等一下!”宋安斥了一声,然后上前看了一眼:“这是谁干的,居然下这么重的手。这衣服都粘到伤口里面去了,你别蛮力扯,我帮你弄。”

    沈翘看不到自己的后背是什么样子,只能任由宋安帮自己的帮,她拉衣服的时候尽管已经很小心了,可沈翘还是痛得皱起了秀眉,咬住下唇忍住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

    过了好一会儿,宋安才道:“好了。”

    沈翘这才把衣服脱下来,看着她的后背,宋安忍不住闭了闭眼,然后让她坐着别动,转身去取药。

    宋安出去取药的时候,看到外间的夜莫深,没好气地过去给他一脚。

    夜莫深吃痛,却只是蹙起眉。

    “我这次就不说你了,你自己进去看看,看看她伤成什么样了。”宋安说完直接去找药了,丢了一个背影给夜莫深。

    夜莫深坐在原地愣了一下,想起刚才沈翘的样子,其实光看她露在外面的伤口就能猜到看不到的地方伤得也多严重。

    宋安把药弄好以后回来发现夜莫深居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气不打一处来:“你真是个死脑筋!”

    说完直接进去了,夜莫深一直在门外等着,同时也在等萧肃那边的消息。

    宋安替沈翘的伤口消毒以后都上了药,等弄完的时候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沈翘还在挂心着施宝琴那边的结果,等她说好了然后便快速拿衣服穿了起来,然后溜下床。

    “几次都麻烦您,真的是谢谢。”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点小事谢什么?只是你这伤……暂时不能碰水,而且要每天上药。”

    沈翘闻言点了点头:“好,我会注意的。”

    “对了,除了身上这些伤痛以外,你还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听言,沈翘一愣,她倒是没觉得哪儿不舒服……

    “好吧,看你的表情应该是没有了,不过你还是要注意点,毕竟你是有孕在身的人,以后这种情况……还是要避免的。”

    居然再一次有人提醒她怀孕的事情,沈翘几乎又忘记了,只是觉得当时她们若是想打的话那她也奉陪,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但她一开始确实只是想议和的,谁知道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好,我知道了。”沈翘点头应下,以后她确实得记牢这件事情才对。

    见她一副想离开的样子,宋安忍不住道:“你先呆在这里休息会吧,我马上要去做一场手术,回来再给你检查一下伤口有没有发炎。”

    “可是……”

    “其他的事情,或者是你担心的,我去跟莫深说。”

    沈翘:“……那好吧,谢谢小姨!”

    夜莫深在外面呆了很久,萧肃给他带来消息,说那个女人平安剖腹了一个孩子,不过是个女孩子,现在林江正陷入混乱之中,但母子平安,让沈翘不用再担心会惹人命上身了。

    沈翘不用担心了,可是……她们却得担心了,把沈翘伤成这样,以为三言两语就可以了得么?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派几个人守在那里,然后去查清楚这件事情的原委。”

    刚挂了电话,萧肃就看见宋安出来了,他抿着薄唇,“她的伤怎么样了?”

    “行啊,你还知道关心呢?我以为你是不想要这个妻子跟孩子了!”

    听言,夜莫深随即蹙起眉,“谁说我不要了?”

    “那你在做什么?”宋安质问了一句:“从上次我就告诉过你,身为男人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妻子,可你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夜莫深烦闷地应了一句,“而且她最近不正常。”

    “哦?怎么个不正常法?你倒是给我说说看。”

    夜莫深看了自家小姨一眼,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宋安便是他心目中唯一的亲人了,他心中有惑,不知找谁可解。

    或许,跟宋安说说,可解。

    思及此,夜莫深眸色沉了沉,片刻后将沈翘最近的表现说给了宋安听。

    听了以后,宋安微微眯起狭长的双眸:“所以呢?她表现正常的话,你不乐意了?”

    “奇怪。”夜莫深抿唇,不悦地答了一句。

    “的确奇怪。”宋安点头,忽然又冷笑着嘲讽他:“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身为你的小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女人是多愁善感,又敏感的,她忽然变成这样,肯定是在心里做了什么决定,又或者是你做了什么让她失望的事情,或者说了什么话让她产生了变化。再者,一个人……是不会轻易产生变化的。你想想你自己做了什么?”

    他做了什么?

    夜莫深抿了抿唇,他想不清楚,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反正小姨说句实在的,你跟她既然已经结了婚,就要好好过日子。除非……你真的想跟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