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回家吧,我做饭

回家吧,我做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跟她离婚?听到这个字眼,夜莫深随即蹙起眉,之前他的确是想过跟她离婚,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忽然发现这个女人似乎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样,或许……

    “我知道或多或少你会在意那个孩子,但她的身体既然不允许打掉这个孩子,那你就要学着去接受。”

    听到这里,夜莫深抬眸看了自家小姨一眼:“小姨的意思是,我要听夜家的安排,以后跟这个女生一直生活下去吗?甚至……无所谓她给我戴绿帽?”

    宋安脸色产生了些许变化,之后无奈地道:“什么叫戴绿帽啊?她又不是嫁给你之后才怀孕的,她只是遇人不淑,你若是喜欢她的话,应该心疼她才对,以后要更加好好地待她。我看她……眼神澄净,没有什么坏心思。关键是你现在坐在轮椅上,她没有嫌弃你,反而多处维护你这方面的,这种女孩子很难得。”

    这番话夜莫深听进去了,可却也听到了一些特殊的字眼,他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自家小姨:“谁说我喜欢她了?”

    宋安原本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他居然对这句话较了真,忽而想到什么笑出声来:“怎么?我说了这么一大段话你就只听到这一句是吗?夜莫深,你没有喜欢她小姨不知道,但你肯定是在意她的吧?要不然上次那种事你怎么会让萧肃把我大半夜地带过去帮忙?你是吃撑闲的,还是做慈善啊?”

    她说起夜莫深来,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把夜莫深怼得脸色都变了。

    “你自己为什么做那些事你自己难道没点数吗?”宋安又一句。

    成功看到夜莫深在变了脸色以后,宋安这才洋洋得意地勾起唇角,然后将几瓶药放到桌面上:“她这几天不能碰水,而且要每天清洗消毒擦药,你自己看着办吧。”

    听言,夜莫深抿唇道:“我会每天带她过来。”

    “我很忙的,如果没什么大事别老是叫我,这点小伤你自己处理就行,换个药都不会?那你让她的伤口继续伤着,或者直接发炎好了。”

    说完,宋安直接转身,走到办公室前面拉开抽屉,正好护士敲了敲门提醒她:“宋医生,半个小时以后有一场手术,现在该开始准备了。”

    “好的,我马上来。”宋安点头,小护士这才离开,宋安看向夜莫深:“听到没有?我马上要去进行手术,她在里面休息,等她醒了你就直接把人领回家吧。”

    宋安很快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办公室里只剩下夜莫深独自一人,他想到什么,目光盯着那几瓶药,最后还是无奈地伸手将那几瓶药收进自己的掌心里。

    里头静悄悄的,沈翘应该是还在休息。

    其实沈翘没休息,在宋安出去以后,她便下了床也想出去的,可是走到门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于是便一言不发地将两人的话都给听进去了。

    这会儿听完了她又不敢出去了,毕竟心虚,只能赶紧回到床上闭上眼睛躺着。

    但身上太疼了,擦了药又全身粘乎乎的,躺着很不舒服,所以沈翘的眉头都是皱着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突然传来响动,是轮子滚动的声音,虽然声音很轻,可是这里太安静了,沈翘听得很清晰。

    意识到夜莫深有可能进来了,沈翘便又想到了先前她和宋安小姨的对话,睫毛轻轻颤了一下,然后身子不着痕迹地翻了个身,用后背对着外面。

    要不然呆会夜莫深进来了,她要是躺着睡可能会露馅的。

    门被推开,夜莫深果然进来了。

    他的轮子很轻地滚到了床前,看着侧躺在床上的沈翘,恰好看到她白皙的手臂和脖子上全部都是伤痕。

    看到这些伤痕的时候,他墨色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

    伤害她的人,他不会轻易放过!

    沈翘躺着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而且还夹带着阴狠,让她的肩膀忍不住颤了颤,怎么回事?

    难道夜莫深发现她装睡了?

    思及此,沈翘眼睫毛颤了颤,刚想有所动作,就感觉夜莫深的气息罩了过来,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到了她的身后,这会儿竟伸手捻着她的衣角,轻轻拉了起来。

    沈翘下意识地想瑟缩,但很快又忍住了。

    夜莫深……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然而沈翘不知道的是,夜莫深居然在盯着她后背上面的伤看,然后黑色的眼眸越来越沉,最后比夜色还要浓几分。

    夜莫深盯得不久,可是这对于装睡的沈翘来说,每分每秒都是煎熬,皮肤暴露在空气底下,她想动又不敢动,生怕夜莫深发现自己装睡,到时候就糗大了。

    只能一直强忍着,终于夜莫深放下了手指,沈翘松了一口气,感觉全身舒服了不少。

    片刻,夜莫深出去了,沈翘终于觉得自在一些,她缓缓转了个身,望着夜莫深刚才所在之处,若有所思。

    后来沈翘躺着躺着就真的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居然已经黑了,沈翘翻坐起身,发现身上的痛居然减轻了不少,不得不感叹宋安的医术,还有那膏药的功效。

    只是……

    人都去哪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宋安应该是去做手术还没有回来,那夜莫深去哪里了?

    想到这里,沈翘迅速起身,却发现身上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低头一看才发现是夜莫深的西装外套。

    这……沈翘将外套拿起来,夜莫深居然把外套盖到了她身上,那是不是说明在她睡着以后,他还来过?

    想到这里,沈翘心里顿时不是滋味起来。

    她拿着西装起身走到外头,却发现宋安已经回来了。

    “你醒了。”宋安回头看她,笑了笑:“莫深有事,跟萧肃出去了,你今天晚上跟我一块吃晚饭?”

    听言,沈翘顿了顿,然后下意识地点头。

    “好啊,不过……他去哪了?”

    见她手中还拿着夜莫深的衣服,宋安忍不住勾了勾唇:“这么想知道的话,你不如自己打个电话问一问?”

    自己打电话问?

    沈翘抿唇,“小姨,我们去哪儿吃饭?”

    “回我家吧,我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