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在可怜她?

你在可怜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有信心吗?

    宋安突然牵住她的手:“跟他在一起的话,可能会很辛苦,因为他的性格问题,但我相信他对你不是毫无情意,不过你们之间仍需要时间去磨砺。”

    “所以小姨先把这些话告诉你,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需要时间去磨砺?

    她和夜莫深一到时间可能就要离婚了,他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去磨砺呢?

    沈翘忽然想到了刚才那对粉润的耳钉,如果他真的有心买来送给她的话……

    如果……他对自己有一丝丝情意的话。

    “好了,小姨跟你说的话你记住就行,多喝点汤。”

    于是沈翘又在宋安的催使之下多喝了一碗汤,等弄完了她才起身帮忙宋安收拾碗筷,之后等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宋安的手机响了起来,在看到来电号码之前,宋安便调侃地看了沈翘一眼,之后接起电话。

    “还知道打电话给我呢?还记得你妻子在我这儿?是,吃过饭了,你什么时候过来?行,那你呆会亲自上来接。”

    说完,宋安挂了电话,然后侧头看向沈翘:“瞧,这不是关心你来着?所以啊……如果你要是喜欢莫深的话,千万……别放弃,知道吗?”

    她今天明点暗点,已经说了她好几回了,沈翘不可能听不明白,她点点头。

    “我知道了小姨,放心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努力的。”

    “这样就好。”宋安终于放下心来,然后朝沈翘笑了笑,两人又等了一会儿,外面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宋安指了指门那边:“你去开门吧,他来接你了。”

    忽然之间,沈翘有些紧张起来,因为意识到他给自己买了那对耳钉,或许他对自己是暗藏情意之后,沈翘想到要再见他,心居然砰砰地加速起来。

    “去吧,把西装也带上,今天的事,你就当作没发现,等他亲自把耳钉交给你,知道吗?”宋安见她坐在沙发上似乎很紧张,便向她支了一招。

    沈翘忽然觉得宋安真的是一位很好的长辈,起身朝她道了谢,然后拿了西装上前去开门。

    深吸一口气,沈翘打开门以后,果然看到门外的夜莫深,萧肃跟在他的身后,目光平和地望着她。

    沈翘对上夜莫深冷的目光,忽然意识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低头的时候才发现她身上抱着他的西装。

    她想到什么,赶紧将西装还给他:“你的。”

    夜莫深薄唇轻抿,眼神重新回到她的脸上,声音清冷:“披着吧,晚上冷。”

    “……”沈翘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西装放回了夜莫深的怀里,然后道:“我们先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说完,她优先迈开步子朝前走去,可是走了不到两步,手腕就被夜莫深给握住了,然后将她拉了回来。

    “跑什么?不是让你穿上?”他不满地蹙起眉,抬手就将她拽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将西装披在她的肩膀上,隔得近了,正好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眼中的神色深了几分之后,他将西装在她身上拉紧,指间不小心划到她的皮肤,之后便问:“还疼么?”

    他的手指轻轻的,像绒毛一样划过,令沈翘忍不住颤粟了一下,然后颤声道:“好,好多了。”

    她的声音有点点发抖,听得夜莫深直皱眉头:“声音怎么一直抖?”

    沈翘躲避着他的眼神,轻咳一声:“可能是……冷的吧,我们早点回去吧。”

    夜莫深见她眼神始终躲避,可又想不清楚是为什么,只能抿唇:“嗯。”

    之后沈翘站起身,主动推着他到电梯门口,萧肃那边替宋安把门给关上,大家就这样离开了宋安居住的小区。

    等上了车以后,沈翘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正好卡了视角,是在夜莫深看不见的地方。

    车子稳定地开上了马路,大约过了几分钟,沈翘听到夜莫深在用那哑沉的嗓音问自己。

    “为什么不问我去了哪里?”

    听言,沈翘回过神来,才发现车里安静得不行,想起夜莫深的问题,她自然地答道:“你不是去处理施宝琴的事件了吗?”

    夜莫深一怔,随即眯起眼睛盯着她:“你……”

    “难道你没去?”沈翘朝夜莫深看了过去,眼神带着疑惑。

    原本她的眼眸就清冷,这会儿跟她的对上,夜莫深想起自己刚才去见的人,心中复杂,“如果我说没去呢?”

    沈翘:“……那你去做什么了啊?”

    算了!

    夜莫深觉得,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还是先不要告诉她了。

    突然不说话,沈翘也无可奈何。

    只是她想不通,夜莫深除了这件事以外还能去做什么?

    “我也很忙,不是只为你的事情奔波。”

    沈翘:“……知道了。”

    她垂下眼眸,心情却没有低落,因为看到那对耳钉,还有宋安跟她说的那些话,都让她有些小得意起来,也许……应该说是开心才更对吧。

    所以夜莫深说的这些话,她就只当自己没听见好了。

    毒舌的家伙,哼,有本事别给她买耳钻啊!

    想到这里,沈翘粉色的唇瓣忍不住朝上泛了泛,眼底也跟着泛起点点笑意。

    夜莫深见她垂着脑袋,可是却被青丝给遮住了,所以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莫名的,夜莫深有些烦躁。

    突然,沈翘抬起头来。

    “对了,我一直忘记问了,那个施宝琴怎么样了?她跟她的孩子是否平安?”

    前面开车的萧肃听见了,便赶紧出声答道:“二少奶奶您放心,她们两个人都没事,没出人命,只不过身体虚弱些要住院。”

    听到她们二人没事,沈翘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仅仅是因为她怕连累别人,同时她也觉得施宝琴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也不希望她一尿两命,这样的话多可怜。

    “二少奶奶,其实那种人就算出事也是活该,公司那边的视频我们已经查看过了,是她故意来找事,就算真出事了,祸也引不到少奶奶身上去,所以少奶奶不用担心。”

    话说到这里,沈翘没有回应,夜莫深扫了她一眼:“你是在担心她?还是在可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