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帮你上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没想到夜莫深居然会看出自己内心所想,沈翘抬眸跟他对视了一下,然后温声道:“都有,同为人母的担心,也同情她遇人不淑。”

    遇人不淑。

    这个字眼到了夜莫深的耳中尖锐了几分,于是他看沈翘的眼神便幽深了几分。

    “你现在知道,你遇人不淑了?”

    听言,沈翘放在腿上的手紧了紧,没说话。

    “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你还会选择留下孩子?”

    夜莫深的问题突如其来,沈翘倏地抬起了头,对上他幽深无底的黑眸,“我……”

    她当然会留下孩子。

    孩子是无辜的,而且孩子也不是林江的。

    只是……一个陌生人的。

    一开始她没有想过自己会怀孕,那阵子每天都浑浑噩噩的,并不是因为跟林江离婚而伤心过度,而是回了家中无人怜惜,甚至逼婚让她整个人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等她嫁到夜中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然后刚去检查的时候又被夜莫深的人碰到,反正一切发生的太过于措手不及,沈翘自己都没有预料到。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夜莫深不悦地问道。

    沈翘回过神来,摇头:“没有,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就算你要把我赶出夜家,我也还是会留住他。”

    说到这里,沈翘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这里……也是一条生命,我没有那么残忍,况且我也想要一个孩子。”

    沈翘忽地垂下眼帘,眉眼之间染上了温情的笑意:“以后就可以多一个亲人了。”

    夜莫深看她这副温婉的模样,眼前忽然浮现出另一个女人的身影,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但也可以在想象之中见到那个女人抚着自己的小腹,坚持自己的想法要把他生下来的时候。

    母亲,那个时候你的心境也同她一样么?

    “为了渣男,真的值得?”夜莫深的声音不自主地低下来,沈翘注意到他声线的不同,视线朝他看了过来,却发现夜莫深的目光悠远深长地望着前方,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沈翘倏然想到了晚间宋安同自己说的那番话。

    她刚才的表现……是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么?

    “当然值得。”沈翘连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覆在夜莫深的大掌上,声音平和:“只要心中坚定,一切都值得。”

    柔软的小手冰冰凉凉的,覆在他手上的时候直接让夜莫深回过神来,他侧眸就看到了她那双清冷的眼眸,那片清冷布了温柔,似满天的星辰和着稀稀的月光,格外惹眼。

    夜莫深微眯起眼睛,目光微微下移落在她的手上。

    沈翘这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当她慌乱地想将手收回来的时候,夜莫深的动作却很快,倏地反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指,然后强迫性地跟她十指紧扣。

    十指紧扣……

    沈翘震惊地瞪大眼睛,一双美眸在灯光的照片下煦煦如芒,夜莫深突然有一个念头。

    想亲她。

    他也没有克制自己的念头,高大的身躺往前倾,俊美的脸庞朝她靠近。

    当夜莫深温热的呼吸喷到她脸上的时候,沈翘猛地回过神来,身子往后仰了一小段距离,紧张地眨着眼睛看着他。

    夜莫深没有如愿以偿地亲到她,不悦地蹙起眉:“躲什么?”

    “我……”沈翘脸上发热,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时候,夜莫深的另一只手探过来直接扣住她的后脑勺,然后将她按了回去。

    不待沈翘回神,夜莫深已经歪头吻上了她。

    “唔。”

    这回,沈翘想躲都没得躲了,因为夜莫深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大掌摊开,五个手指都按在她的头发里固定位置,而另一只手紧紧地跟她十指紧扣,沈翘根本挣扎不得,只能任由他将两片柔软的唇瓣覆上,然后在她的唇间吮着。

    前面开车的萧肃当然有注意到后面的动静,但他像是已经习惯了,反正夜莫深想做的事情从来不会看场合,而这个时候,他只需要把自己当成一个透明人,即可!

    *

    到达夜家的时候,沈翘脸红红地推着夜莫深下了车,她白皙的脸颊粉粉的,嘴唇鲜艳红肿,清冷的眼眸也变得迷离,一看就是受了欺负。

    而被她推着下车的夜莫深,俊美的脸上唇角微微勾着,墨色的眼底带了一抹餍足。

    这一幕正好被从大门出来的夜凛寒看到,然后他的步子便立在了原地,原本温和的礼的他在这一瞬间也崩不住了,沉着一张脸看着他们二人进门,眼神阴沉地盯着二人的身影片刻,才甩手而去。

    进了房间,沈翘赶紧除掉身上的西装还给他,然后去找自己的衣服,准备去浴室。

    夜莫深盯着她的背影:“忘了小姨的叮嘱了,你的伤口这两天不能碰水。”

    听言,沈翘的步子一顿,好像宋安是有叮嘱过,可是……不洗澡的话怎么睡觉啊?

    “忍着。”

    像是看穿了她内心的想法,夜莫深突然道。

    沈翘哭丧个脸,一天能忍,两三天怎么忍?

    没想到身上的伤居然这么严重,连水都碰不得。

    “晚点过来上药。”夜莫深接了一句。

    “上,上药?”

    “怎么?一天两次,你不知道?”夜莫深从口袋里取出宋安交给他的那些药膏,拿在手中。

    沈翘浑身是伤,如果要上药的话,那岂不是要在他的面前脱,衣服?

    一想到要脱掉衣服出现在他面前,沈翘的脸就热了起来,走过去准备将药膏接过来:“我自己来吧。”

    没想到夜莫深掌心一收,冷眼睨着她:“你自己能擦得到后背的?”

    沈翘:“……”

    没办法,最后沈翘只能无言,默认憋屈地让他给自己擦。

    “脱吧。”夜莫深直接命令道。

    沈翘:“……要不,找个佣人给我上药吧?”

    她还在挣扎,她没有办法在夜莫深的面前脱,衣服。

    夜莫深挑了挑眉,冷笑:“本少爷亲自给你上药,你还嫌弃?”

    沈翘咬住下唇,满脸苦涩,她不是嫌弃,她只是觉得很尴尬。

    “快点脱。”夜莫深看她小脸上的五官都皱成一团了,心中升起了一抹戏弄,调侃地催促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