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梦的预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本来还在纠结,结果似乎从夜莫深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戏谑,猛地抬起头来看他,就还真的从夜莫深的眼底看到了一丝轻挑。

    明显,他就是故意的!

    沈翘咬住自己的下唇,气呼呼道:“我不用你帮我擦了,我自己擦前面就行。”

    说完,她直接上前去抱药膏。

    不想夜莫深直接伸手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单手箍住她的腰身:“跑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个地方没摸过?这个时候才知道害羞?”

    这话说的沈翘瞳孔瞪大,“你……”

    “快点,擦完药我还要去洗澡。”夜莫深又催了一句,见她还是不为所动,便勾起唇,声音魅惑地凑近她:“还是说……你想让我帮你脱?”

    沈翘气愤地瞪了他一眼:“放开我。”

    夜莫深不放,沈翘只能退而求其次,小声地央求道:“你这样箍着我的腰,碰到我的伤口了。”

    听言,夜莫深的眸色这才有所松动,然后圈着她的动作幅度变宽松了些,“知道疼,还不快点,我帮你上药。”

    话音刚落,沈翘还没有反应过来,夜莫深已经不耐烦地将手探了过来,解她衣服上面的扣子。

    沈翘今天穿的是蓝色带扣的衬衫,他手探过来解她扣子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按住他不规矩的手:“真的我自己来就行。”

    被她拒绝了多次,夜莫深这会儿不痛快了,危险地眯起眼眸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沈翘:“……”

    算了,看就看吧。

    最后沈翘闭起眼睛,一脸悲壮地任由他对自己的衣服上下其手。

    胸口一凉,沈翘的衣服被解了,夜莫深看她悲壮的表情,连带着她的身体都抖了抖,忍不住勾起唇。

    他是真的一心想给她上药,毕竟对着浑身是伤的她,他也实在做不出其他的事情来。

    沈翘闭着眼睛等了很久,直到感觉到一抹指间沾了冰凉的药膏在她的伤口上面轻轻地擦着,她才睁开眼睛,然后看到夜莫深低着头,认真地将药膏挤出来粘在指间,然后找到伤口又替她上药。

    他的动作小心翼翼的,而且极其认真,落在伤口的时候轻如鸿毛,唯恐会伤了她一样。

    “莫深对你……也不是毫无情意。”

    倏地,宋安晚间吃饭时对她说的那些话又在耳畔响了起来,沈翘望着眼前夜莫深黑色的后脑勺,感觉这一刻心被填得满满的。

    不喜欢她没关系。

    只要有……一丁点情意就够了啊。

    剩下的……都让她一个人来填满就可以了。

    沈翘是这样想的,然后她的唇角不自觉地泛起微笑。

    夜莫深又抹了一点,发现这个女人突然格外安静,而且还感觉到一股炽热的视线,抬头的瞬间正好跟她的眼神撞在一起。

    没等他看清楚,沈翘就慌乱的别开眼去,似森林里的小鹿碰到了猎人一样,吓得想逃,但却慌不择路。

    “你刚才在看我?”夜莫深冷声问。

    沈翘紧张地摇了摇头,作否认之势,但夜莫深明显不信,他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对上自己的眼神:“我看见了,还不承认你喜欢我?”

    “我……”沈翘嘴唇哆嗦了一下,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她还是没有勇气承认自己喜欢他啊,承认以后,会被他嘲笑吗?

    假设他现在对自己是有一丁点情意,可若是知道她对他怀着那样的心思,他会不会就开始厌恶自己。

    想到这里,沈翘死死地咬紧牙关,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夜莫深就是想得到她一句话而已,可每次提到这个问题,这个女人总是一副我不会喜欢你,又或者是闭口不言的姿态。

    “也罢。”他松开手,继续给她擦药,一边冷声道:“反正我也不会喜欢你。”

    沈翘却没生气,因为今天她的心整个都是甜蜜的。

    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可能再等等……夜莫深就会多喜欢她一点了!

    上完药以后,夜莫深将药膏丢给她:“好了,滚去睡觉吧。”

    他的声音很冷,就连看她的眼神都带了几分傲娇,沈翘接过药膏,哦了一声,然后准备将衣服穿好,夜莫深却按住她的手,蹙着眉道:“这衣服都穿一天了,也不知道换?去换身衣服再睡。”

    听言,沈翘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有星星在里头闪耀一样。

    夜莫深顿了一下,然后恶声恶气地道:“不是关心你,只是不希望你的伤口恶化,到时候影响工作,明白么?”

    “喔。”沈翘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可眼神还是亮闪闪的,看得夜莫深心里不是滋味。

    之后沈翘起身拿着药膏去换衣服,然后躺下,之后夜莫深在做什么沈翘就没有去管了。

    然后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夜莫深贴在她的耳畔说了很多小情话,然后还把那对粉色的耳钉取出来,亲手替她戴到了耳朵上面,然后薄唇靠过来在她的耳颈后面落吻。

    “沈翘,你是我的。”

    梦里的夜莫深,深情得就像是一个追求她多年的男人,往日里冷冽的眉眼都变得深邃温和起来,沈翘感觉自己几乎要醉死在这样的梦里时,胳膊却疼了起来。

    她回过神来,发现夜莫深居然用小刀划了她的胳膊一下,然后鲜血直溅,沈翘惊呼着捂着自己的胳膊,询问他为什么?

    夜莫深冷眼睨着她,声音无比地冰冷。

    “就你这种女人,也配得到我夜莫深的爱?”

    然后一刀又劈了过来,沈翘吓得惊叫出声,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入目是满面的阳光,沈翘看了一眼四周,才发现天已经亮了,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在做梦。

    沈翘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

    吓死她了。

    还以为是真的,原来是在做梦。

    不过梦里夜莫深那凶神恶刹的模样真的吓坏她了,跟真实的一样。

    冷静下来,沈翘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把脸,然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长得不够漂亮,相貌在女人堆里只能说一般般,而且又不爱打扮,身材也不够火辣,可夜莫深却长得很俊美,那场梦……是在向她预示着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