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约定

约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如果不是昨日在夜莫深的口袋里发现了那对粉色的耳钉,可能沈翘这会儿会好奇是谁买走的,可是现在……她已经知道那对耳钉就在夜莫深那里。

    现下小颜问起,她忽然就先作贼心虚地红了脸。

    “你快点猜啊!”小颜以为她不知道,使劲地推着她,要她猜。

    沈翘没猜,只是垂着眼帘,低声道:“我怎么会知道?”

    “嘻嘻,那你想不想知道?”小颜贼兮兮地凑到她面前问道。

    沈翘:“……”见她将小脸凑到自己眼前,鼻子几乎都快碰到了,她只能无奈地转身摇头:“我不想知道,你别说了。”

    小颜:“……莫名其妙,你为啥不想知道啊?还是说……”小颜突然一个恍然大悟,瞪大眼睛:“难道说你已经收到了?”

    “没收到!”沈翘回答得很快,其实她也不确定夜莫深买那对耳钉是不是来送自己的。

    但心里总有一个猜想,告诉她是的。

    毕竟那对耳钉确实是她看上的,夜莫深如果不是买来送她的,那为什么又要买回来,而且也不告诉她呢?

    否认完以后,沈翘才意识到自己仿佛流露了什么,她咬唇尴尬地跟小颜对视一眼,小颜立即捉住她的肩膀:“原来你早知道了啊,我还说把这个当作是惊喜告诉你呢。”

    沈翘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是无意发现的,可是……不能确定他那对耳钉就是送给我的。”

    “怎么会?他不送给你,他还想送给谁?”

    “对啊,他想送给谁,我也不知道。”

    “别瞎想了,你可是他的妻子,而且……那天你也当着他的面试戴了这对耳钉,当时他不就想买下来的吗?可你掉头就走。所以他就没买,之后他回去以后心心念念,然后趁你不知道折返回去买了这对耳钉!当然是准备送给你的呀,翘翘,你还说你们没感情,我看夜少对你很好的!”

    听到这里,沈翘心念一动,忍不住多看了小颜两眼。

    “对我好?”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看你的眼神,跟我爸看我妈的眼神一模一样!”

    沈翘:“……这是什么形容?”

    “我爸对我妈超级好的,而且他们感情很多年了。所以,你一定要看好夜少,这么优质的男人可不能让别人给勾走了。”

    听到这里,沈翘忍不住笑出声,“你呀。”

    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沈翘随时注意着时间,注意到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便跟小颜告别,然后准备去找夜莫深。

    谁知道她刚从小颜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就看到萧肃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出现在了她面前。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遥遥对上,夜莫深墨色的眼眸盯着她,里头带着不悦之色。

    “怎么那么久?”

    沈翘只好加快步子走上前去,绕到他的身后:“你怎么突然来了?”

    夜莫深不耐烦地蹙起眉:“半个小时已经过了。”

    听言,沈翘看了一会儿时间,喃喃道:“刚刚过啊。”

    “二婚女,看来你是完全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说到这里,夜莫深扫了小颜一眼,小颜赶紧像看到了严肃的长辈似的挺直了腰杆,然后朝夜莫深挥了挥手,之后一句话凉凉地飘了过来:“夜少,您慢走。”

    财务部里的其他员工把好奇的目光都投了过来,沈翘只得赶紧地推着夜莫深离开了财务部,进了电梯以后她才道:“我刚准备上去找你的,你就过来了。”

    夜莫深身上的气息很冷,把电梯里的气压都给直接拉低了,电梯楼层一层层地往上移,沈翘听到夜莫深冰冷的声音接着道:“我让萧肃送你去医院,我还要开会。”

    这样的举止让沈翘觉得心里头暖暖的,唇角勾了勾:“好,那……我今天……”

    “医院上完药,就回家休息,听见了么?”他又道。

    沈翘难得一次乖顺地点了点头。

    看着墙壁上折射出来的沈翘的轮廓,夜莫深发现她眉眼间居然是温和之色,而且今天的她似乎格外乖巧,那低头时的温柔……让他险些失控。

    莫名的,夜莫深又烦躁了起来,伸手扯了扯自己西装的领带,有些咬牙切齿的,但又不知道说她什么,最后只能保持沉默。

    之后夜莫深回去继续开会了,萧肃送沈翘去医院。

    到楼下取车的时候,沈翘忍不住问:“刚才夜莫深,是特意从会议室里出来的么?”

    这个问题问得很自不量力,但沈翘还是想问。

    萧肃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是啊,夜少跟二少奶奶约定的时间到了,二少奶奶没有来,所以就提前下楼去找二少奶奶了。”

    这句二少奶奶叫得沈翘的心里真的舒坦,她垂下眼帘忍不住笑。

    萧肃透过后视镜看到了沈翘脸上的笑容,心里却没有一点暖意,而是觉得透心凉,眼神复杂地看着后视镜里的沈翘道:“二少奶奶……”

    听言,沈翘抬起头,一双清灵的眼眸毫无预警地闯入他的视线中。

    “怎么了?”

    那双眼睛虽然清冷,可却没有一丝杂质,仿佛汇聚了这个世间所有的灵气。

    这样的沈翘,怎么让人忍心去破坏?

    萧肃欲言又止的,刚才到喉咙口的话止于唇间。

    “萧肃,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沈翘见他吞吞吐吐的,明明就是有话要说,可是等了半天他又没说个所以然来,沈翘只好自己问。

    被她这么一问,萧肃的眼神顿时有些闪躲起来,想起某个女人,萧肃觉得如果不把事情告诉沈翘的话,那对于她来说肯定是不公平的。

    可是……他是替夜少办事的。

    夜少的命令,他又不能不听。

    “没,没什么,”萧肃摇摇头,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没说。

    沈翘看他的眼神更加奇怪了,明明他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眼神和表情都一副有很多话要跟她说的样子,欲言又止的,可为什么又不说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二少奶奶,没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萧肃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您别放在心上,我这就送您过去医院。”

    既然他不肯说,那沈翘自然也不能逼着他说。

    只是……她的心里很好奇,萧肃到底瞒了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