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离开他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回过神来,虚虚地扶着旁边的柜子,努力让自己冷静淡定下来。

    “我没事。”

    “可是您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需不需要我替您打个电话?”

    沈翘没有答话,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对导购员露出牵强的笑容:“谢谢关心,我没事,我先走了。”

    之后沈翘便在导购员担心的眼神中离开了珠宝店。

    一路上,沈翘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眼前是何方,她都不清楚。

    来这个珠宝店之前,她一直努力地安慰自己,说服自己,那对耳钉只是同款而已,不然不会那么巧地挂到韩雪幽的耳朵上面。

    她甚至于不敢来求证,可是后面还是来了,得到结果以后,才发现结果原来不是自己可以承受得了的。

    因为开会所以只能安慰萧肃把她送回夜家的夜莫深却后脚丢下了会议出门,然后一夜未归,而今天韩雪幽又戴着那对耳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说明什么?

    沈翘站定脚步——

    说明他们二人昨天一直在一起,一天一夜。

    呵。

    沈翘啊沈翘,你还等了人家一个晚上,你就是个傻子吧?

    居然还担心夜莫深出事,而给萧肃打电话。

    现在想来,萧肃昨日的欲方又止应该就是这件事吧?怪不得,怪不得他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

    原来……只有她自己被蒙在鼓里。

    “骗子。”沈翘低低地骂了一句,身子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砰!

    不小心撞到谁的怀里。

    “走路不长眼睛啊?信不信我弄死你?滚一边去。”

    有人骂骂咧咧地从她身边走开了,沈翘根本没去看对方是谁,也没有来得及道歉。

    她继续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几步又不小心撞上一个,不过这次运气不太好,她把自己给撞倒了,一屁股坐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

    “哇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净往人身上撞的?坐在那里是想干什么?不会是想讹我钱吧?”那人说了以后迅速地离开了,生怕她以此讹诈一般。

    她坐在地板上好一会儿,想爬起来,却发现全身居然没有力气。

    沈翘好生气愤,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而已,值得让她这么失魂落魄吗?

    沈翘,跟林江离婚的时候,父母都残忍地把你推出去的时候你都能站起来,现在也可以……

    她用力地扶着地板想要起身,一双温暖的大手却突然托住了她的双臂,然后扶着她站了起来。

    泪眼朦胧中,沈翘的眼前站了一个高瘦却挺拨的身影。

    那人伸手轻抹了一下她的眼角,然后便有泪水奔涌而出,朦胧的眼前也渐渐清晰起来,沈翘看清了替她擦拭眼泪的人。

    夜凛寒眼神怜惜地望着她,动作无比轻柔地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无奈地叹息,

    “傻姑娘,你哭成这个样子,他又看不见。”

    沈翘的眼泪一下子就决堤了。

    那些泪水好似不要似一般,争先恐后地往外落着,一开始夜凛寒还能淡定地替她擦拭,后来越来越多,他眼中的疼惜更深,猛地伸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离开他吧。”他哑声地按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颊紧紧地按在自己的怀里。

    那些决堤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衬衫,暖暖的,湿湿的。

    “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哭得这么伤心,翘翘,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好。”

    沈翘被他拉到怀里,他身上陌生的气息让她有些抗拒,可是那种温暖的感觉却让她又异常贪恋,她觉得自己确实有点累,而且没有力气,突然有这么一个温暖的拥抱,她根本没有力气抗拒。

    人来人往的大街了,夜凛寒就这样抱着沈翘,也不管其他人异样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反应,夜凛寒将她推开来,才发现她闭上了眼睛,像是昏了过去。

    夜凛寒脸色一变,赶紧伸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地离开了原地。

    *

    轰隆隆——

    一道惊雷响起,积压了无数黑云的天空终于下起了大暴雨,伴随着闪电,几乎划透了半边天。

    好几道雷声连续响起,沈翘猛地从床上惊醒过来,再一看,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温暖的病房里,不再是热闹的街头。

    “醒了?”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沈翘顺着声音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她病床前的夜凛寒,他眉眼温和地望着她:“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

    然后探手过来碰了碰她的额头,像是在测试温度。

    测了一会儿,他像是没测试出来,于是便亲自倾身弯腰将他的脑袋贴了上来,用额头对准她的贴着感受温暖。

    温热的呼吸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打在她的脸上,沈翘看到夜凛寒英俊的轮廓离她很近很近,瞳孔瑟缩了一下。

    她反应过来想要伸手推开他的时候,夜凛寒却已经退开了去,然后勾起唇角:“幸好退烧了,要不然我得担心死你。”

    听言,沈翘嘴唇动了动,“我发烧了?”

    一开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嗓音低哑得不行。

    夜凛寒淡淡一笑,不语,而是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扶她坐起来:“先喝杯水润润嗓子,喝完了再说话。”

    嗓子干哑得要命,沈翘自然是没有拒绝,起身接过杯子,然后将一杯子喝下去。

    “别着急,慢慢喝,呛着就不好了。”

    等她把水喝完了,夜凛寒又自然无比地把杯子给接过去,另一只手直接伸到她的唇边,将她唇角的水渍给抹掉。

    无比亲密的动作让沈翘皱起了秀眉,然后下意识地想躲开他的触碰。

    只是夜凛寒的动作太快了,触碰得快,收得也快,她没来得及躲,更没来得及去推开他。

    “你的确是发烧了,而且很严重,医生说你是着凉了。翘翘,你身体太虚弱了,可能要住院养几天。”

    听到要住院,沈翘的脸色变了几分,“我不要住院。”

    她并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无缘无故她才不要呆在这里。

    夜凛寒听到她拒绝,眉眼认真严肃地盯着她:“不能不住院,你的身体素质很差,而且……我听医生说,你怀孕了。”

    听言,沈翘愕然地瞪大眼睛,错愕地望着他。

    一瞬间,心底五味杂陈的感觉扑面而来,几乎令她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