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不会逼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他……他知道自己怀孕了?

    那他会不会怀疑孩子跟他有关系?又或者这件事会不会让他想起之前那个雨夜?

    见她脸色在一瞬间就变得苍白,夜凛寒微蹙起眉,声音低下去几分:“你自己不知道这件事吗?”

    沈翘摇摇头,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夜凛寒伸到一半的手就这样顿在了半空中,片刻后他抿着唇道:“是莫深的吗?”

    没等她回答,夜凛寒又道:“不对,莫深坐在轮椅上,恐怕做不了这种事。那……”他的目光有些凌厉,落在她的脸上。

    “谁的都不是!”沈翘抢在他开口之前大声地反驳道。

    夜凛寒脸上露出不解之色,“翘翘?”

    沈翘缩至角落里抱住自己的膝盖,眼神警惕无比地看着夜凛寒,“这跟你无关!”

    她的眼神警惕得好像在防一个盗贼,这让夜凛寒心凉了几分,他皱着眉看她:“你就这么讨厌我?”

    听言,沈翘的心里一阵咯噔,没待她反应过来,夜凛寒上前用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为什么?我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情?你要这般厌恶我?从你进夜家开始,我一直都待你不错,甚至……”

    沈翘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可别看夜凛寒平时温润如玉的样子,他的力气也不是盖的,将她的手腕箍得极紧,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不开,只能气道:“甚至什么?夜凛寒,你放开我的手!”

    “甚至我把心都给你了。”夜凛寒眼神沉重地望着她,他表情痛苦,“可你却这般防我,讨厌我,翘翘,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沈翘被他痛苦的眼神看得也有些愧疚了,的确啊,她进夜家这么长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帮自己,包括上次自己被母亲在街上羞辱,甚至还有林江,他都替自己解决了不少事情。

    可是……她跟他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了,她不想再去承认那段过往。

    想到这里,沈翘垂下眼帘,用力地咬住自己的下唇:“放开我。”

    夜凛寒紧紧握着她的手,没有要松开的趋势。

    “夜凛寒!”沈翘气得脸色发白斥了他一句。

    从她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夜凛寒手上的动作有些许松动,片刻后他竟满足地笑放开了她:“你若是愿意经常喊我的名字,那我不会对你这样,我再也不想听到你喊我一声大哥,以后都不要。”

    沈翘:“……”

    沉默半晌,沈翘从角落里准备下床。

    “我出来很久了,我该回去了。”

    “已经过了一夜,你还要回去么?”

    沈翘惊愕地抬起头,过了一夜?

    “我把你带回我私人宅子的时候,你一直在发烧,后来没有办法我只能送你来医院,医生说你受了凉,你又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只能让你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

    一想到自己居然夜不归宿,沈翘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也不知道夜莫深会怎么想她,想到这里,她迅速想拿自己的手机,可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手机所在。

    “你在找这个吗?”夜凛寒将她的手机递上来,沈翘迅速接过,然后下意识地想给夜莫深打电话。

    “如果你是想找莫深的话,那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昨天晚上,一整个晚上你手机没有一个电话。”

    沈翘的动作一顿,抬头不可置信地望着夜凛寒。

    “失望吗?或者是心疼吗?你一夜未归,他一个电话都没有。”

    沈翘:“……”

    她低下头翻看手机,果然手机静悄悄的,一个电话都没有。

    夜凛寒靠近几分,声音也跟着压低:“你们这场婚姻,其实就是交易婚姻,只是……你在这场婚姻里,动了心对吗?”

    “没有!”沈翘倏地抬起头,直接否认了夜凛寒的说法。

    她才没有动心,夜莫深都不管她,那她动心的话岂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你否认得这么快,又否认得这么激烈,说没有,谁会信你?”夜凛寒淡淡一笑,只是那笑容夹带着苦涩之意,“你对莫深动情了。”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给沈翘否认的机会。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之间……根本不可能。”夜凛寒这次直接扣住她的肩膀,认真地盯着他道:“你跟他永远是不可能的!”

    “放开我!”沈翘低声道。

    夜凛寒没有松开手,沈翘直接大声地冲他喊:“我让你放开我!”

    夜凛寒轻轻地松开手,沈翘直接拿着手机跳下床。

    但因为高烧过的后遗症,所以跳下床的时候脑袋一阵晕眩,身子直接往前栽倒。

    砰!

    沈翘直接栽倒在地面上,夜凛寒面色一变,赶紧冲过来扶她:“翘翘,没事吧?”

    “你放开我。”沈翘用力地推开他的手,“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只是我的大哥,就算是夜莫深不喜欢我,那也跟你没有关系!”

    说完,沈翘拼命使劲地推开夜凛寒。

    夜凛寒一个大男人被她推得直往后退,后背撞到了冰冷的墙壁上,他脸色痛苦地望着沈翘:“可我一点都不想当你的大哥。”

    沈翘不想再跟他多说话,而是直接转身往外走,尽管她的步子走得很踉跄,可却还是一步一步地往外走。

    夜凛寒盯着她的背影好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追了上去,叹了口气。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沈翘甩开他的手:“与你无关。”

    “你若是讨厌我说这些,那我以后便不再说就是了。”夜凛寒说完,直接抬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推搡,冷静地开口:“你现在身体太虚弱,本来应该需要住院的,但你若是不愿意,我现在就送你回去,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什么!”

    后面那句话让沈翘冷静了一些,她抬眸看着夜凛寒近在咫尺的侧脸,忽然没有再说话了。

    “安静点。”他无奈地叹息一声,然后抱着沈翘从医院离开,到停车场再打开车门将她放进去,全场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之后又弯腰替她系着安全带,然后抬眸看向她。

    “翘翘,你记住。我夜凛寒,绝对不会逼你做任何事情,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如果有需要,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