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提要求?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提要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

    大概是没料到她会这般说,夜莫深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之后,夜莫深的薄唇冷冽地勾起,大手用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说的什么?”

    他的力气很大,一下子就将沈翘的下巴捏出个红印子来,沈翘吃痛,想拍开他的手。

    没拍开,她只能咬住下唇,恨恨地瞪着他道:“我当然知道,那又怎么样?我说的有错吗?凭什么只许你夜不归宿?”

    说完,沈翘用力地想要将夜莫深给推开,可两人力量相差太过悬殊,沈翘推了他半天还是没能将他推开,最终只能气喘吁吁地停下。

    因为刚才用了力气,所以她白皙的脸颊这会儿涨红着,因为情绪的愤怒,所以她那双清冷的眸子格外生动,像倒映在湖里的星星,闪耀着动人的光芒。

    夜莫深原本是应该生气的,可是在她质问出自己那句话以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眯起眼睛靠近她,声音暗沉。

    “你这是……吃醋了?”

    沈翘愣了一下,她吃醋了?

    “嗯?在意我夜不归宿,听说你还打了电话给萧肃,担心我是不是出了事情?”

    沈翘不说话,只是倔强地睁着眼眸跟他对视,夜莫深的手动了一下,将她的下巴抬高,夜莫深俯低身子,冰凉的薄唇几乎要触碰到她的。

    “回答我。”

    语气霸道专制。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沈翘可以感觉到呼吸之间尽是属于夜莫深那寒冷的气息,冰冰凉凉的,像是冬天里在室里放久了那种被子的味道。

    沈翘瑟缩了一下,终于缓声开口:“被你看穿了。”

    一句话,就让夜莫深愣住了。

    原本他以为,她会否认,或者是狡辩。

    没想到……她居然承认了。

    沈翘当着他的面,微微一笑,粉色的唇瓣勾起来:“就当作是我吃醋了,所以你还要继续夜不归宿吗?”

    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身子往前探了几分,鼻尖额头与她的相抵,寒冽的气息已经将她笼罩在内,沈翘看着他那如远山般的眉眼,心跳忽然又开始不争气地加速。

    他真的……让她很心动。

    心动得,不能自控。

    身前是他强壮的胸膛,而她刚洗过澡,柔软就这样毫无保留地挤在他的胸膛前面,因为他的靠近,沈翘突然紧张地舔了一下唇瓣。

    这个细小的,不经意的动作顿时让夜莫深瞳孔一缩,然后某些冲动几乎要破体而出。

    “女人,你是故意的吧?”他恶气恶气地问了一句,然后等沈翘开口的时候就直接低头狠狠地攫住了她的红唇。

    “唔。”

    红唇被他攫住的那一刻,沈翘没忍住自己,发出了一声嘤咛。

    这声细微的嘤咛似乎触动了夜莫深的某个点,原本捏在她下巴的手指直接化为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用了些力量按住,吻得越发深沉。

    二人唇舌交汇,沈翘所有的呼吸都叫他夺了去,一开始她还能反应,后来整个人都化成了一摊春水,全身软趴趴地趴在他的怀里。

    夜莫深却没有因此而放过她,反而逮着她又吻了好一会儿,之后薄唇一路向下,落至她的脖颈。

    沈翘一直迷迷糊糊的,直至她的睡裙被人给拉了起来,然后身体一凉,她整个人猛地清醒了过来,然后将夜莫深给推开。

    “……”夜莫深正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突然被打断,他不悦地蹙起眉。

    “想死吗?”他开口斥了她一句,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明显很动情了。

    沈翘迅速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完毕,然后推着他:“夜莫深,你少来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忘记你夜不归宿的事情吗?”

    “怎么?”夜莫深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因为我夜不归宿,所以你就也夜不归宿来报复我?”

    “是又怎么样?”沈翘咬住下唇,刚被吻得发红发肿的红唇被她的白色的贝齿咬住,格外惹眼,“你可以做,那我也可以。”

    “……你!”夜莫深气得不行,“听清楚了,我能做的事情不代表你也可以,除了我之外,我不允许你再跟其队男人来往,听到没有?”

    沈翘不答话,好笑地望着他。

    “那你呢?不允许我跟其他男人来往,你自己会跟其他女人来往吗?”

    问出最后那个问题的时候,沈翘感觉自己的心跳窒息了一下,有什么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说起这个,夜莫深的眼神沉了几分,然后看她的眼神就变得复杂起来,之后沈翘听到他问:“我跟其他女人来往,你在意么?”

    沈翘:“……”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沈翘急急地道:“你这不是废话吗?”

    说完沈翘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承认了什么,她脸色一变,想从夜莫深的身上跳下来,却被他捉住手腕。

    “看来你是真的很在意。”

    “刚那句话是我乱说的!”沈翘急急地解释道。

    夜莫深勾起唇,“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况且那话可是说给我听的,我夜莫深这里可没有你把话收回去的机会!”

    沈翘一时呆呆地望着他,片刻后她嘴唇动了动,然后问:“好,我不收回,那你呢?你以后还会夜不归宿吗?你会背着我跟其他女人来往吗?”

    听言,夜莫深蹙起眉,似乎在因为她的话而不悦。

    “能做到吗?”沈翘不死心地问了一遍。

    就算事情到了现在,她还是不敢相信夜莫深和韩雪幽有一段,她一直死命地认定那只是一场巧合!

    夜莫深薄唇轻抿,突然伸手揉着她的脑门:“谁说我夜不归宿是跟其他女人来往了?你亲眼看见了?”

    沈翘:“……没有,但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能让你两天两夜都不回来?你能告诉我?”

    夜莫深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

    “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

    听到这里,沈翘便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她的笑容很是苦涩。

    “看来,你只是希望我在意你而已。”

    说完,她松开他的手,然后主动离开他的大腿,站在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提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