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陪你走

我陪你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韩清此人高深莫测,寻常人根本猜不透他的想法。

    就连苏九跟了他这么长的时间也摸不透他的心思,更不要说只是刚接触的沈翘了。

    只是二人想法不同。

    沈翘想不到那么深的层面,只是用自己的心来感受,韩清于她而言,的确很像一位兄长。

    她自己都觉得奇怪,毕竟……从来没有男人给她这种感觉。

    可是韩清居然可以,后来逃翘又自我安慰了一番,大概是因为他是韩雪幽大哥的缘故吧。

    思及此,沈翘便安心了,然后轻声回答韩清的问题。

    “我家里一对父母和一个妹妹。”

    居然还有个妹妹?韩清薄唇抿了抿唇:“那你是从小就跟她们生活在一起的?”

    听言,沈翘怔了怔,片刻后点头:“当然。”

    韩清陷入了沉思,当时苏九调查到的资料也是这样的,她从小就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包括她被人贩子抓走的时候,也没有换人。

    可是……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她真的是沈家的女儿,那沈翘的身上怎么会有她的气质?为什么两人在安静的时候那么相像。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有那种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形态什么的都神似的两个人吗?

    韩清沉默了,眉眼敛下去,明显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车内又重新安静下来,沈翘披着那件西装外套没有说话。

    一路越过不知道多少霓虹灯,闪过多少高楼大厦,等沈翘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居然已经停在了离夜家不远之处。

    “沈小姐,为了避人口舌,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哦。”苏九从前面回过头,笑吟吟地对她说道。

    沈翘看了一眼窗外,是熟悉的路口,她无比感激地看了苏九一眼,在推开门下车之前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还给韩清:“韩先生,今天多谢您了,我先走了,改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请您吃饭。”

    听到她说要请自己吃饭,韩清神色一动,点头:“我过两天有空。”

    沈翘的动作一顿,片刻后她微笑:“好的,那我过几天联系韩先生。”

    沈翘走了以后,苏九忍不住出声道:“韩先生,您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

    听言,韩清挑眉扫了苏九一眼:“哪里直接?”

    苏九尴尬地抽了抽嘴角,摇头:“没什么,韩先生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韩先生,我有一件事不明白。”

    说完以后,苏九顺口让司机调头。

    韩清的目光还落在那个远去的纤细身影上,目光沉着。“我对她的态度,让你有疑问?”

    苏九点头。

    “是的,我跟着韩先生这么多年了,是第一次看到韩先生……这样……对待一个女人,可是韩先生的眼里……所以我很迷惑。”

    “不必迷惑。”韩清目光毫无波澜:“这件事情跟你无关。”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苏九要是再追问下去那就是不识抬举了,想到这里,苏九淡淡地笑了笑,点头:“是,韩先生说无关,那就无关。”

    韩清黑湛的眸子低沉下来,片刻后他似乎想到什么,提出要求:“你去查一下沈家所有人的资料,所有的过往。”

    听言,苏九心中一惊。“韩先生要查沈家所有人的资料?”

    “这件事情,你先去查,查到任何蛛丝马迹都要告诉我,一点一滴都不准漏掉。”

    “……是,我知道了!”苏九虽然心里震惊,可是对于韩清的命令她却并没有违背,而且也不可能会有质疑,只能点头应下。

    趁着司机调头的时候,苏九正好抬眸看向了窗外远处那一抹独自行走在路间的纤细身影,长发随着凉风摆动,那副瘦弱的身子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被风给直接吹跑了。

    *

    沈翘独自行走在回夜家的路上。

    通往夜家的这一段路几乎没有住户,因为附近这一片区域所属夜家,全部被打造成了绿植区,一路路灯相随,温暖的灯光打在沈翘的身上,她每一步都走得挺慢的。

    前路漫漫,沈翘忽然就停下了步子,望着前面忽然迷茫起来。

    这一条,不是她回家的路吧?

    可是她回家的路在哪儿,她自己都不知道。

    后面有车声传来,沈翘也没有回头,最后那辆车停在了她旁边,然后熟悉的声音响起来:“站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沈翘的肩膀瑟缩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就往前走。

    这是夜莫深的声音,她没听错。

    他怎么会在这里?

    “站住!”夜莫深斥了一句,沈翘却没有听他的,依旧往前走着。

    “一定要让我下车陪你走吗?”

    沈翘的步子这会儿才顿住,然后她回头看了夜莫深一眼。

    他正冷冷地盯着她。

    “上车。”

    沈翘杵在原地片刻,最终还是没有上车。

    夜莫深的眼睛在黑夜中就如同野兽一样凌厉,坐在车上如同俯视般地盯着她。

    两人这样僵持片刻,谁知道夜莫深居然出声道:“开门。”

    前面的萧肃便听了他的命令过来替他打开车门,然后问道:“夜少要下车?可是……”

    “没多远了,你先回去。”

    夜莫深独自将轮椅推下了车,然后冷声吩咐道。

    萧肃这才点点头。

    车子开走以后,孤独清冷的路灯下便多了一个人。

    夜莫深坐在轮椅上,位置正好在她的附近。

    “想走的话,我也可以陪你。”他冷声道,语气有些奇怪,夜莫深刚才原本想强硬地将她叫上车来,可是却又想到萧肃下午跟他说的那番话。

    或许,这是他一次改变的机会。

    为了这个女人,他果然一次又一次地破例子。

    沈翘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他的眼神虽然冰冷,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令她一愣,然后她便回了一句:“谁要你陪我走了?我自己可以。”

    说完,沈翘转身就走。

    夜莫深不悦,冷声道:“过来推我。”

    “凭什么?”

    夜莫深冷笑了一声:“就凭我为了你下车了!蠢女人!”

    蠢女人?

    这还是第一次夜莫深这样骂她,沈翘顿时气得涨红了脸,之前毒舌她还不够,现在连蠢女人也加进来了?

    沈翘气得咬牙切齿:“你自己有手,自己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