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夜莫深脆弱的一面

夜莫深脆弱的一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说完,沈翘直接朝外面冲。

    “如果你不顾他们的死活,你就可以出去。”夜莫深的声音冷不防地在背后响起,沈翘的步子一顿,回过头便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在不远处。

    他的目光冰冷,遥远又缥缈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无情且冷漠。

    “为什么?”沈翘盯着他的眼眸,无力地问道。

    “我不想呆在这里,我想出去不行吗?”

    夜莫深薄唇紧抿着,身上冷漠的气息几乎要把周围给笼罩起来,朱云都感觉到了压力,不敢看夜莫深的眼睛了。

    “不行。”

    “呵……”沈翘开始低笑出声,最后她一步一步地朝夜莫深走了过去,旁边的佣人和门口的守卫都屏住呼吸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所惧怕的夜少,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被一个女人这样拒绝,这简直太过出乎意料了。

    “你一定要这样逼我吗?”沈翘低头望着夜莫深问。

    夜莫深微抬了抬眼眸,声音清冷:“朱云,把她带回自己房间里。”

    朱云害怕得要命,赶紧点头上前拉住沈翘的手:“少奶奶走吧,我带您回房间。”

    “我不走。”沈翘双脚立在原地,就是不愿意迈动半分,朱云吓得脸色都变了,压低声音道:“少奶奶,还是赶紧走吧,呆会夜少生气了。”

    “他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沈翘眼神凉薄地看着夜莫深,然后她抽回自己的手一步一步地走到夜莫深的面前,“夜莫深,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囚禁?是犯法的?”

    夜莫深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声音都听不出温度。

    “囚禁?你是我夜莫深的妻子,外面世界险恶,我禁止你出入怎么就犯法了?嗯?”

    “朱云!”夜莫深斥了一声,朱云便吓得赶紧上前挽住沈翘:“走吧少奶奶,我扶您,赶紧走吧。”

    之后朱云半拖半抱地把沈翘带走了,也幸亏她力气大,而且幸亏沈翘比较瘦弱。

    等人走了以后,夜莫深扫了那些保卫一眼。

    “夜少放心,我们会死守每个角落,您吩咐我们的事情绝对会办到。”

    “嗯。”夜莫深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等夜莫深走后,几个人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次真的要丢命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啊,居然连着我们的性命?”

    “你刚才没听到吗,少奶奶,夜少的女人。”

    “夜少……身体不是从来没有女人的吗?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

    “那就不清楚了,主子的事情我们不要问太多了,办好主子交待我们的事情就行。”

    几个人这才没了声。

    沈翘被朱云带回了房间,坐下来以后,沈翘的身子就无力地往后倒,然后正好倒在柔软的被子上,朱云见她的脸色实在很差,只能轻声劝道:“少奶奶您别担心,夜少可能只是在气头上,等这阵子过了,说不定您就可以出去了。”

    “出去?我还有机会出去吗?”沈翘冷笑出声:“他就是想把我囚禁在这里,朱云……你叫朱云对吗?帮我报警,我要报警。”

    她要出去,她怎么可以留在这个地方。

    她一定要想尽所有办法逃出去。

    听到报警的字眼,朱云一下子就吓傻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少奶奶,您可是夜少的妻子啊,报警行不通的,不能乱报警。”

    “不能报警,那我怎么离开这里?”沈翘摇头:“我必须报警,我非出去不可,我不能呆在这里。”

    她宁愿一个人在外面流浪,也不要做他笼子里的金丝雀!

    更何况,她还不是唯一一只。

    一想到韩雪幽跟夜莫深有一腿,沈翘的心就跟刀在捅似的,她怎么也忍受不了这一切!

    “少奶奶,报警也没有用的。夜少他也是为了您好啊,况且夜少对您这么好,又没有对您家暴,就算警察来了,他也不会管这种事情的。你们只是夫妻吵架而已!”

    一言惊醒梦中人。

    沈翘整个人愣在原地,是啊……夜莫深不是对她不好,相反他对自己很好,买了很多东西都给她,除了毒舌以外他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

    家暴谈不上,虐待更没有。

    警察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里,沈翘笑容变得惨淡起来:“那就是说,我要永远被他囚禁在这里了吗?”

    “其实……”朱云怔了怔,轻声解释道:“虽然我不知道少奶奶为什么想离开这里,也不清楚您跟夜少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朱云还是要告诉您,这处风景区是夜少心里最重视的一个地方。”

    “每年,夜少只会来三次。”

    “一次是夜少母亲的生辰,再一次是夜少母亲的忌日,再有一天,就是中秋的时候了。”

    听言,沈翘一怔,“你说什么?”

    “少奶奶我这么说您能明白吗?这里是属于夜少回忆,又非常珍惜的地方,每年他都在这三个日子的时候过来住上几天,虽然夜少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可是我知道在夜少的心里,他还是非常记挂着母亲的。这里除了夜少以外,从来没有其他女人涉足过这里。”

    从来没有其他女人涉足过里?沈翘突然想到了韩雪幽,难道说……她也没有来过吗?

    “从来……没有女人来过?”

    朱云摇头:“除了我们这些佣人,少奶奶是第一个。”

    “少爷第一次带女人回这个地方,这里……是夜少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少奶奶对夜少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要不然,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沈翘愣住了,她原本以为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风景区而已,是他们有钱人玩乐的场地,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原因在内。

    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他每年居然只来三次么?

    而且……还是挑他母亲的生辰和忌日,还有中秋……

    中秋……

    是了,中秋是团圆的日子。

    没想到,这其中的曲折居然是这样。

    “所以少奶奶,您别再生气了,我去给您端午餐过来,好吗?”

    沈翘没说话,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

    她在想,夜莫深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来?

    如果朱云说的是实话,那这里就是夜莫深的秘密基地,同时也相当于夜莫深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