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是盼着她来么?

不是盼着她来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也或许,是在照顾她的感受,因为在韩雪幽出现了那样的事情之后。

    沈翘抿着红唇,没有再开口说话。

    而且,也忘了看那份资料。

    夜凛寒通过后视镜看着她,一边开着车一边淡声询问:“你跟小颜的感情很好吧?”

    听言,沈翘回过神来,潜意识地点头:“当然。”

    “怪不得这丫头能为你做那么多,她的确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沈翘忍不住微笑,“是啊,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讲义气,我也没想到她能对我这么好。”

    “参加宴会的话,你已经准备好礼服了对么?”

    “嗯。”

    “可是我还没有,呆会我去挑西装的时候,你顺便去那里化个妆,然后我们再准时出发,时间我已经算好了,你不用担心会迟到。”

    又安排好了,沈翘除了顺从地点头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她的手中是那个礼服盒子,还有那一沓厚厚的资料,里面是关于韩雪幽的调查。

    本来她应该上车就打开来看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居然没有去打开那份资料的心思了。

    就这样安静地前行了许久,夜凛寒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突然发问:“你不打开看看吗?”

    听言,沈翘一愣,随后淡淡地笑了笑:“不着急。”

    夜凛寒眸色微凛:“先前看你在用餐的时候,还以为你挺着急的,原来……你在意的不是这个?”

    怎么会不在意呢?

    沈翘捏紧了手中那份资料,她原本很在意这份资料,可是在出门的时候夜莫深那个眼神让她耿耿于怀到现在……

    似乎就是那一种感觉,就是两种东西在你的面前,必须让你在其中选一样,而你看上一眼你就知道哪一样对你来说更重要。

    夜莫深和韩雪幽怀孕的消息是否属实,对于她来说……她的心已经默认地选了前者。

    小颜一直说她,不勇敢,因为之前被伤害过,所以对婚姻有阴影,生怕再遭受背叛,如果她愿意一心一意地去相信夜莫深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她现在……想相信的话,还来得及吗?

    想到这里,沈翘很快拿出手机给小颜发短信。

    小颜应该也上车了,消息回得很快。

    当看清楚那条信息内容的时候,沈翘鼻子一酸,差点哭出声来。

    她只好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冷清的眸中有淡淡的泪意,可却也夹带着满满的笑意。

    “顺着你的心走就好啦,你愿意选择相信那就说明你已经勇敢正视你的感情了呀,我很替你高兴的。而且翘翘,不管你做哪个选择,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呀,所以加油去吧!”

    嗯,她要正视自己的感情,勇敢一点去面对。

    孤注一掷的后果有两种,最惨的不过是回到原处罢了,她没有什么输不起的。

    沈翘笑着将眼角的泪给抹去,然后将那份厚重的资料放进了包里面,等她回去以后就去销毁掉。

    夜凛寒也注意到她的动作了,在那一瞬间他居然有点失望,心里空落落的,片刻后他苦涩地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他。”

    这边沈翘刚把资料放进去,听到他的话手上的动作便停顿了一下,片刻后她点点头:“嗯,确实如此。”

    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夜凛寒没再说什么,车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一直到了目的地,夜凛寒将她带去化妆,然后便自己去选衣服了。

    沈翘跟妆娘表示自己比较赶时间,所以要求她化妆快一些,妆娘表示都包在自己身上,于是她便去换了礼服出来上妆。

    化妆的过程中,她可以感觉到妆娘的手法很熟练而且很快,但她还是觉得时间好久。

    直到夜凛寒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妆娘的手也同时收了回去。

    “好啦,小姐,你真漂亮~”

    沈翘回过神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来妆已经化好了。

    可是她没有心思去细看,忙朝她致谢以后便起身朝外走。

    夜凛寒在外面等着,看到她出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夜莫深给她准备的裙子是淡银色的,跟她以往穿的风格完全不一样,银光煦煦的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格外耀眼,再加上化了妆,整个人就像一位从画中走出来的公主。

    那一瞬间,灯光打沈翘的身上时,夜凛寒有一种错觉。

    这个人就像是天生的公主,她应该出生就生活在贵族里,受尽所有人的宠爱与奉承。

    可是她的家庭却偏偏,没想到她居然有这般气质,真的是难得。

    走了两步,沈翘的步子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往前摔去。

    夜凛寒脸色一变,快步上前扶住她:“没事吧?”

    沈翘吓得惊魂未定,摇头:“我没事。”

    一旁的几个人也吓得脸色苍白,不过看到她被扶住以后也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

    “没事就好。”夜凛寒松开她的手,让她重新站稳:“既然都已经弄好了,那就走吧。”

    “嗯。”

    沈翘跟着夜凛寒一起走出去,重新上车。

    走到车边的时候,夜凛寒突然想到什么,解开西装的扣子将西装脱下来:“披上吧,夜里风大,你这条礼服太单薄了。”

    看到那件礼服,沈翘潜意识地就拒绝了:“谢谢大哥,不过呆会上车就不冷了。”

    说完,她自己打开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夜凛寒拿西装的手就这样停顿在了半空中,片刻后他无言地将西装重新穿回身上。

    心里苦得发笑,夜凛寒,她那么喜欢夜莫深,你还在肖想什么呢?

    *

    时间越来越接近,宴会已经快要开始了。

    此时此刻宴会大厅内极为热闹,员工们在为开宴前作着准备,二楼却立着一架轮椅,夜莫深面无表情地坐在上面,目光冰冷地望着楼下的大门处。

    那个女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而且也没有给他打过一通电话。

    呵,何其狠心。

    守在他身边的萧肃大概是感觉到他情绪的降落,忍不住出声说了一句:“夜少,您是在等少奶奶呢?她一定会来的,我已经把地址发给她了。”

    听言,夜莫深回过神来,薄唇微勾,冷笑一声道:“她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萧肃:“夜少不是盼着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