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硬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你别担心,他在重症病房那边,已经在救治了。”

    听到重症病房这几个字沈翘原本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你说什么?重症病房?那他……”

    “他外伤比较严重,所以必须及时处理。”

    外伤很严重?沈翘回想了一下,当时车子擦过去了前半部车身,弄破的玻璃应该都溅到夜凛寒身上了,想到这一幕,沈翘的脸色瞬间吓得惨白。

    “那他没事吧?有没有生命危险?我可以去看看他么?”说完,沈翘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掀开被子赤着脚就要下床。

    护士赶紧拦住她:“你没事了么?这么快就下床了,还是再躺着观察一下吧,而且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怀孕了,刚才昏倒了那么久,这样很危险的。”

    沈翘摇头,“我没事。”

    护士还想劝她,可是沈翘已经稳当地踩在地板上,她身上还穿着那件裙子,头发凌乱的样子看起来很狼狈,手臂和脸上有一点玻璃划过的伤口,不过看起来不算严重。只有一点扎到了嘴角,在她白皙的唇角留下了一道血红的伤口。

    “这里的伤口我帮你处理一下吧。”

    护士刚想替她处理,沈翘却坚持地道:“我真的没事,我可以去看看他怎么样了么?”

    毕竟两人是一起出来的,他伤得那么严重,当时如果不是他及时让自己趴下,自己估计都不知道要伤成什么样了。

    医生观察了她一眼,最后还是对护士道:“那你带他过去看看吧。”

    “好吧,你跟我来。”

    护士只好带着沈翘出了病房,然后往左边拐。沈翘跟在她的身后安静地走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受伤的时候我的包包在哪里?东西呢?”

    “现场已经被警察控制住了,东西应该都会在那边,放心吧,晚点你伤没事了,可以到警察局去取的。”

    听到这里,沈翘这才安心地点了点头。

    “谢谢。”

    很快就到了夜凛寒治疗的地方,沈翘隔着玻璃窗看到了躺在里面病床上的夜凛寒,因为他伤得很严重,躺在那里浑身好多血的样子看得触目惊心。

    沈翘看得心惊肉跳,呼吸急促。

    “还是别看了吧,处理伤口没有什么好看的,你是孕妇也不要经常看见血这种东西。”护士大概是感觉到了她呼吸的急促,直接走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然后解释道:“目前来看那位先生的情况应该是没有大问题的,我们到达的时候他还是清醒的,而且还一直跟我们说要先查看你的情况,真是的,小姐你跟那位先生是恋人吧?他真的很关心你哦,自己伤成那一样还一直咬牙撑着一口气,听到我们医生说您没事的时候,他才昏了过去的。”

    听言,沈翘心底有些震惊,粉白的唇瓣无力地张了张,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到底做了什么……

    沈翘忽然之间特别后悔,如果……如果不是她表现出来的着急,夜凛寒或许就不会把车速开得那么快,明明就还有时间,可她为什么总觉得时间不够,明明很快就到了……可她居然还要问他一句是不是快到了。

    一定是她害得夜凛寒分心,如果夜凛寒不分心的话,一定可以提前看到那辆不对劲的卡车,如果提前看到的话,就不会造成现在的悲剧了。

    “他他……”

    “没事的,别担心了。”护士大概是感受到她的难过,柔声安慰了两句。

    沈翘吸了吸鼻子,低声道:“我能在这里等他醒来么?”

    “当然可以,不过……他还在处理伤口,等他处理完伤口你再进去吧。”

    “好。”沈翘点头,然后在护士的搀扶之下在外间的椅子坐了下来,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卡车撞过来的画面,那一瞬间……从她眼前闪过的,居然是夜莫深的脸。

    是觉得人之将死,所以看到的是这一生觉得最重要的么?

    可惜……现在她估计已经错过宴会了。

    想到这里,沈翘垂下眼帘,眸子无声地阖着。

    夜莫深大概要恨死她了,明明答应好的,可是却没有出现。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护士突然跑出来对她说:“小姐,你男朋友醒了,说要见你。”

    听言,沈翘猛地抬起头来,也顾不得护士口中说的那句男朋友了,毕竟现在这会儿情况很特殊,她直接起身:“他醒了?”

    “是啊,你跟我来。”

    沈翘跟着护士一起进了病房,果然看到刚才还昏迷着的夜凛寒,这会儿已经醒了。

    “大哥!”沈翘走到他面前,咬了咬下唇,才忍不住叫了一声。

    听到那句大哥,夜凛寒的表情动作微怔了一下,片刻后他无奈地扯开一抹笑容来:“你没事就好。”

    沈翘差点把自己的下唇咬出血来,他伤得这么重,想到的居然还是自己……

    一瞬间,沈翘心里的愧疚感更强烈了。

    “我没事,可是大哥你……”

    “你过来。”夜凛寒把她叫到床边坐下,他眸光淡淡地落在她的唇角处,看到那里有处殷红的伤口,又注意到她手臂上还有伤口,一阵心疼:“抱歉,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沈翘摇头:“没有,大哥已经把我保护得很好了,是我连累了大哥,如果大哥没有带我上车的话,一定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的!”

    “不,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大哥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愿意的,怪不得别人,但你不一样,你还有机会。”

    “什么?”沈翘一阵愕然,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她不明白,他说的还有机会……是什么意思。

    夜凛寒脸色苍白得很可怕,特别是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加惨白,可就是这样惨白的他却还是对她说:“翘翘,宴会还没有结束,你现在还有时间,我收拾一下,然后送你过去。”

    说完夜凛寒居然就要从床上下来,沈翘吓得魂魄差点飞了,她赶紧起身道:“不要!大哥你伤得很严重,你不能再动了。”

    一旁的小护士也被吓得不行:“是啊这位先生,您伤得有点严重,不适合再下床,要先养两天啊!”

    “没事。”夜凛寒却固执地起身,伸手擦拭一下唇角的血迹:“都是一些皮外伤,我能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