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她来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在没有抵达宴会现场之前,谁也不知道情况会如何。

    只是现在,她还可以怀着无限希望。

    正思索着,夜凛寒突然虚弱地出声道:“呆会到了以后你自己下去,我就不陪你进去了,免得莫深误会一些什么。”

    听言,沈翘喉头哽咽,说不出话,只能点了点头。

    之后,她又听到了夜凛寒一声淡笑。

    她咬住下唇看向窗口的位置,却又恰好看到夜凛寒倒映在车窗上的侧脸,他看起来那么虚弱,而且那副样子像极了一个可怜人。还有她蓄着泪水红红的眼眸也倒映在车窗玻璃上面,沈翘不敢再看,赶紧低下头,让眼泪掉落在裙子上面。

    裙子是纱款的,泪水很快就被隐去。

    司机的车开得很稳,而且这个点不塞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你们说的这里吧?前面人太多了啊,车子开过去也不太方便,就在这里停可以么?”司机回头询问着夜凛寒。

    夜凛寒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就在这里下吧。”

    说完他看向沈翘:“你自己可以么?”

    沈翘用力地点点头,她当然可以,夜凛寒受了这么重的伤都硬撑着把她送到这里来了,她哪里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当然,可是大哥你……”

    夜凛寒眉眼温柔地对着她笑了笑,突然伸手朝沈翘的脑袋碰来,沈翘下意识地想躲开他的手,但一下秒她想到了什么又停住了动作,没有再把身子往后侧开。

    而夜凛寒的手在空中顿了片刻之后,再重新覆上她的脑袋,之后轻轻地揉了揉:“放心去,跟着你的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不用管我,我会回去医院好好养伤的,嗯?”

    “嗯。”沈翘红着眼睛点点头:“大哥,等我这边处理完了我一定去医院看你。”

    “好啊,大哥就在医院里等着你了。”夜凛寒最终朝她笑了笑,见她的青丝凌乱,又伸手替她将几缕凌乱的青丝给弄好了:“虽然发型和裙子都有点毁了,妆也有点化了,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了,先去找到莫深,知道么?”

    “那大哥,我先走了。”

    “万事小心,”

    推开车门,沈翘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她关上车门走了两步以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夜凛寒,夜凛寒坐在窗边,目光虚远地望着她。

    给人一种一眼万年的错觉。

    沈翘咬住下唇,算了,已经到这里了,她就不能再回头了。

    不管怎么样,先找到莫深再说。

    沈翘打定主意之后,她的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赶紧迈开步子朝前面熙攘的人群走去。

    此时,宴会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全程夜莫深的脸色都是阴沉的,铁青的,身上的气息也是冰冷的,所有人都不敢惹他,因为他就像个冷面阎王,身上的气场强得吓人。

    萧肃都尽量躲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

    时间过得越久,萧肃心里担忧就越多一层,然后他就在想,少奶奶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明明说好的一定会到现场,礼服也拿了,地址也发了,信息也回了,怎么就是不见人影呢?更奇怪的是,电话都打不通。

    萧肃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会不会出事了啊?不然不应该会这样啊?少奶奶平时的样子,看着就是对夜少有情的啊,就算今天晚上去见的是夜凛寒,也不应该……

    想到这里,萧肃脸色一变,突然想到什么。

    而此时此刻,沈翘已经走到大门边了,尽管夜凛寒已经把她的发丝给处理了一下,可她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很狼狈。

    经历了一场生死,又去了一趟医院,这会儿又从医院赶过来,能不狼狈么?

    她一走到门口就被人给拦住了,沈翘怔了怔,然后道:“我,我是来参加宴会的。”

    迎宾的几个人看了她一眼,然后出声道:“参加宴会?请你出示一下邀请函。”

    “邀请函?”

    沈翘脸色一变,她……她根本没有邀请函这种东西啊?当时夜莫深只给了她一套礼服,她也没有想那么多,就想着过来直接参加就可以了,没想到进去居然还要邀请函这种东西。

    不过现在想想也是,夜莫深没有给她邀请函也正常,如果她跟着他一起入场的话,那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邀请函吧。

    “没有邀请函?那恕我们不能让您入内。”

    毕竟今天的宴会非同小可,而且这种上流人士的宴会可不是谁都可以进去。

    要是不小心混进几个骗子,又或者是杀人犯什么的,那还得了?

    “对不起,我忘记带邀请函了,刚才我来的路上出了一点小意外,现在是从医院赶过来的,我的所有东西都在警察局那儿,能不能让我进去?”

    闻言,几个人打量了她一眼,发现她满身狼狈,几个人也将信将疑地对视了一眼。

    按理说,现在宴会都要结束了,就算是有心之人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来。而且就算选择在这个时候进来,也不会跟她打扮得一样,而且她脸上和手臂上面的伤口看起来很真实,的确像是碰到了意外。

    “实在对不起这位小姐,我们很同情您的遭遇,但今天的宴会没有邀请函是不可以入内的,请您谅解一下。”

    沈翘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起来,她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

    如果不能进去的话,那是不是代表她找不到夜莫深了?

    想到这里,她急声开口道:“我理解你们,那我不进去了,可是……可不可以麻烦你们帮我通传一下,告诉夜莫深?”

    听到她直呼夜莫深的名字,几个人脸色一变。

    “你怎么直呼我们夜少的名字?你是什么人?”

    “我……”沈翘见他们的眸中露出凶光,吓得缩了缩脖子,改口道:“那我不找夜莫深,你们帮我退知一下萧肃可以吧?”

    连夜莫深身边的助理名字都直接叫出来了,几个人面面相觑。

    “麻烦你们跟萧肃说一声,是我来晚了,很抱歉,但我不是故意的,事出有因,我想解释一下。”

    她说得情真意切,而且真情流露的样子让几个人也没有再怀疑,其中一个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萧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