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还要回到他身边吗?

你还要回到他身边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叶子愣了一下,然后侧开身子让开夜凛寒的视线,一边轻声解释道:“沈小姐在夜副总之前醒的,她已经喝了粥,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

    听到她没事,再看到她坐在那里,虽然面色还是有些苍白,但可以看得出来她的精神状态已经比昨天晚上发高烧的时候好多。

    夜凛寒苍白的薄唇扯了扯,双唇立即显得干涸,“没事就好。”

    “夜副总先喝水。”

    他不动,目光只是望着沈翘。

    沈翘也在看着他,她原本只是想看看他有没有事,可是他灼热的目光看得她很是尴尬,这会儿叶子捧着水杯在他面前,结果他也不去接,只是一直盯着她。

    “咳咳……”沈翘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然后掀开被子起身下了床。

    她走到叶子身边,叶子笑眯眯地将水杯递到她手里,沈翘看了她一眼,正好跟叶子的眼睛对上,叶子给了她一个从善如流的眼神,然后直接起身说:“我去买点东西,马上回来。”

    说完,她迈着高跟鞋,步子矫健地离开了。

    等叶子离开以后,夜凛寒眸中闪过一抹笑意,这个秘书到了重要的时刻还真的是甚得他心。

    “那个大哥,你刚醒来,喝点水吧。”沈翘把水杯递到他面前,示意他喝水。

    夜凛寒不语,也没有把杯子接过去,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不,不渴吗?”沈翘端着水杯,有些不知所措。

    “没有力气。”夜凛寒淡淡地开口道。

    听言,沈翘起初没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后来猛地反应过来,夜凛寒是在说自己没力气拿杯子,要她喂他喝水的意思么?

    沈翘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在夜凛寒的注视下她尴尬得不行,紧张地将水杯放到桌面上。

    注意到她的动作,夜凛寒眼底的光亮黯了一些,片刻后他的薄唇动了动,终究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病房里的气氛尴尬得不行,沈翘跟他的关系,是不可能主动去喂他喝水的,她最多把杯子端到他面前让他自己喝。

    “要不……我去叫护士!”

    说到这里,沈翘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猛地转身想要出去叫护士了,夜凛寒看着她的背景有些哭笑不得,为了一杯水她居然能想到去找护士,这也是没谁了。

    “回来。”夜凛寒有气无力地叫道。

    她的步子只好顿住,回头咬住下唇看着他。

    这副样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好像夜凛寒提了特别为难人的要求似的,不过他也知道,他的确是在为难她了。

    思及此,夜凛寒淡淡地笑了笑:“只不过同你开个玩笑,你就要去找护士?”

    “我……”

    “刚才我不过是一时心起,所以同你开了个玩笑,现在不会了……抱歉。”

    听言,沈翘抬眸望着他,瞧见他眼底的歉意之后,她这才尴尬得垂下眼帘:“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你救了我,替我做了这么多,我却……”

    连杯水都不愿意喂他喝。

    可……是……她是真的做不到啊!

    夜凛寒不再为难她,而是起身自己伸手去拿桌上的水杯,沈翘见状赶紧走了过去,主动将杯子拿起来送到他面前。

    期间夜凛寒接杯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沈翘又吓得赶紧将手缩了回来,幸好夜凛寒已经接稳那杯水了,注意到沈翘的动作,他的眸光黯下去。

    他将水杯凑到唇边喝了几口,润了润喉咙才重新出声道:“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你不用这么怕我。”

    他不说还好,一说沈翘顿时尴尬得不行,她没有接夜凛寒的话,只是往旁边站了站。

    等夜凛寒把水喝完了,她又伸手去接,夜凛寒出声道:“你回去休息吧。”

    沈翘的手僵立在半空中,半天才收了回来。

    “对不起……”良久,她向夜凛寒道了句歉,然后转身准备回自己的病床上。

    夜凛寒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出声道:“翘翘。”

    听言,沈翘的步子停下,她没有回头。

    “你还要回到他身边吗?”

    沈翘安静了片刻,才回头:“我有离开过吗?我跟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讲清楚,我必须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问清楚以后呢?那份离婚合同,我看到了。”

    沈翘垂在双侧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几分,她咬紧齿关。

    “他都已经想跟你离婚了,如果你再去找他,岂不是要把你的尊严扔到他的脚底下任他踩踏?”

    “他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大哥,你救了我,你今天好好休息吧,我不会乱跑的,等我出院以后我再去找他。”

    说完沈翘便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没有再同夜凛寒说话。

    夜凛寒望着她的身影,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嘴里一片苦涩之感。

    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

    看着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而他却要把她送到她喜欢的那个男人面前,这也就罢了,那个男人偏偏还不珍惜她。

    这让夜凛寒很愤怒,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直接强硬地把沈翘给带走,离开这里,去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哪里都好,只要别再让她见到那个男人。

    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不去顾及沈翘的感受。

    如果她对着他哭,对着他露出痛苦的表情或者是眼神,他都会觉得……自己是个罪恶感十足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帮她吧。

    帮她得到想要的一切,看着她幸福,那他应该……也可以满足了。

    想到这里,夜凛寒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

    在医院呆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夜凛寒便表示自己要出院了,沈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些愕然,包括叶子在内,因为他受的伤还是挺严重的,医生表示他至少要住院五天以上的时间,可是现在算上之前的日子在内也就两天的时间,他居然就要出院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出院?公司那边的事情我已经搞定啦,夜副总可以再休息几天的。”

    沈翘站在旁边,眼神幽幽地望着他:“你不会是觉得你住院禁锢了我,所以想提前出院吧?”

    夜凛寒笑意浅淡:“傻瓜,瞎想什么,我是男人,这些都只是皮外伤,一直住院也不像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