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这场游戏我说了算

这场游戏我说了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思及此,夜莫深将手中的笔丢至一旁,然后冷着脸滚动轮子朝休息室而去。

    其实最近几天他一直都睡不好,因为那个女人的事情,他的睡眠质量完全下降了,每天晚上闭上眼睛那个女人的五官轮廓就会不断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在他好不容易甩掉她的样子以后,她又潜入到他的梦里来干扰他。

    所以夜莫深最近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地睡,而且成天心神不宁,这会儿……眼圈的下边都带了一层青厉之色,一看就是熬夜熬出来的。

    推开休息室的门后,夜莫深的动作便停住了,一直就没有真正舒展开的眉紧蹙了起来。

    空气里居然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是不属于这里的气息。

    因为对夜莫深来说,他的休息室里都是有专人打扫的,而且这里是他休息的地方,他对这里的要求也很高,所以气味也会特别敏感。

    这个空间里突然多出来的淡淡清香,夜莫深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蹙起眉不久之后,夜莫深又立即察觉到这气息居然有些熟悉,他目光一冽,扫视着四周,却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最后,夜莫深的目光便放在那个背对着自己,偌大的沙发上面。

    轮子滚动的声音很轻,但是在安静的休息室里却还是显得很突兀,沈翘整个人深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根本没有听到声音在朝自己靠近。

    一秒,两秒……

    夜莫深的终于到了沙发的正面,果然看到了躺在里面的女人。

    那人不就是这几日了他虽然恼火可却朝思暮想的女人么?

    看到沈翘的那一瞬,夜莫深瞬间感觉这两天心里的愤怒与火气有些许松动,接下来他便不由自主地朝沈翘靠近。

    睡着的沈翘格外安静,白皙的脸庞上五官格外立体,长而翘的睫毛在她的眼睛四周投下了一片扇形的阴影,休息室里的窗帘拉了一半,透进来的淡淡光芒将她整个人都衬得无比美好。

    而沈翘的呼吸绵长,白皙的皮肤又吹弹可破,看起来……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就是这个女人,夺走了他的心。

    自从她来了夜家以后,就把他的心都占得满满当当的,两人吵架冷战之后,他居然一刻都不能忘记她。

    如果……她可以一直都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身边,不要过问任何事情,不要跟任何来往,特别是夜凛寒该多好。

    可偏偏……

    想到前两天的事情,夜莫深原本平静了一半的眸子又忽然变得汹涌起来。

    就像一片平静的海域,突然浪头翻滚,而且你根本猜不到下一秒是否会变得更加巨浪滔天。

    沈翘睡得很安稳,这几日她都睡得不好,所以来夜莫深这里,她居然安心地睡着了。

    可是周围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为什么好像突然变冷了……

    沈翘下意识地嘤咛了一声,秀眉皱了起来,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虽然如此,但周身的寒冷并没有得到改善,她还是觉得很冷,最后……沈翘觉得不对劲,慢慢地睁开上了眼睛。

    刚睡醒的她,眼眸一片迷蒙。

    夜莫深看到这双眼眸的时候愣了一下。

    就好像你来到了一个冰雪的世界,但是这片冰雪世界里突然又起了雾,到处雾气朦胧,让人辩不着方向。

    渐渐地,沈翘在看到面前的夜莫深之后,眼里的那片迷雾也渐渐地散了开去,然后拨开云见月。

    “夜,夜莫深……唔……”

    名字只是才叫出口,沈翘的手腕就被人用力扣住,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人从沙发上拽起来,然后跌进了一个坚硬又冰冷的怀抱里面。

    之后,她的唇被狠狠地攫住。

    沈翘瞪大眼睛,看着夜莫深近在支持的脸。

    他没有闭眼睛,而是睁着一双深邃又幽深的眼眸盯着她,像鹰隼一样凌厉的眼神,看得她心里发慌。

    明明四唇相贴,可是沈翘却感觉不到一丝情意暖意,两人之间盈绕出来的气氛只是无尽的冰冷。

    她好似坠入了冰窟,而且没有还手之力。

    唇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沈翘的理智恢复了一些,她瞪大眼睛唔咽出声想将夜莫深给推开。

    可是此刻的夜莫深就如同一个撼不动的大山。

    她的力气在他的面前是渺小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莫深才退回自己的唇舌,然后将她用力一推。

    砰!

    沈翘跌至先前躺的沙发上,整个人有些狼狈不堪。

    “朝三暮四的女人,还来我的休息室做什么?”

    夜莫深将她推开以后,抬手伸出食指将自己唇上的鲜血拭去,唇角噙着邪魅又冷傲的笑容,这副样子竟然妖娆到了极致。

    不对……沈翘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观察这个的时候。

    她是来找夜莫深把话说清楚的。

    想到这里,沈翘顾不得唇上的疼痛,着急地开口道:“夜莫深,我有话要对你说。”

    “有话要对我说?”夜莫深冷笑一声,眼神冰冷无比地望着她:“你凭什么觉得,我有时间听你说?还是说,你以为你自己还是夜家的二少奶奶?”

    沈翘:“……”

    她咬住下唇,倔强地望着他:“那份协议我虽然已经拿到了,但不代表我已经同意离婚了。”

    “呵,那份协议只是通知你,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女人,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这场游戏从来只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为什么?”沈翘突然大声地质问他,“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就因为我没有去参加宴会让你等了我一个晚上,你就要跟我离婚吗?夜莫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小气?”夜莫深的眼神骤然变得巨浪滔天,他冷笑地睨着她,陡然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我让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做了什么选择?我给了你一个晚上的时间你都没有出现,他就这么好?好到让你依依不舍,非得跟他呆一个晚上都不愿意来宴会看我一眼?”

    听到他后面那些话之后,沈翘的呼吸停住了,她错愕地望着他。

    “你……你知道我那天晚上去见夜凛寒?”

    “夜凛寒?叫得好生亲密,怎么不干脆把姓氏去掉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