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时间就是利器

时间就是利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她害羞的样子让韩沐紫忍不住想再逗她几句,可是话刚到了唇边就有手机铃声传来。

    起初二人还迷茫地对视一眼,片刻后小颜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一样:“糟糕,今天不是约了要去给客户量身形么?估计这会儿是电话来催了。”

    想到这里,小颜脸色大变,顾不得说其他的直接转身就往楼上冲。

    韩沐紫看了一眼时间,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个小时。

    据说那个女星今天会过来苏市一趟,她们从这里赶过去的话大概20分钟的路程。

    嗯,时间应该还是充足的。

    韩沐紫在心里默念着时间,五分钟后,小颜果然已经穿戴完毕从楼上下来了,她一边将手机塞到韩沐紫的手里一边跑到鞋柜面前去穿鞋。

    “时间快来不及了,帮我叫辆车。”

    韩沐紫无奈,只能接过手机输入密码然后帮她约了一辆车。

    “好了。”

    小颜拿过手机就往外冲,一边道:“你个没良心的,知道今天有工作你昨天晚上也不提醒我一声,害得我喝得那么醉……”

    啪!

    门关上以后,小颜一脸郁闷地接着道:“还害我在男神面前丢了面子,呜呜!要迟到了!”

    等小颜离开以后,韩沐紫便去楼上叫小米豆起床。

    进屋的时候小米豆还在睡,小小的身板抱着一个大大的枕头,看起来特别滑稽。

    “小米豆,起床了。”韩沐紫一边唤着他的名字一边在床沿坐了下来。

    “嗯……”小米豆应了一声,小小的身子却不见动的,依旧抱着枕头睡得香甜。

    韩沐紫看了一眼时间,“快到中午了,还不起来了?”

    小米豆这才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了她一眼。

    只是这一眼,韩沐紫却被他这个眼神给看得一阵怔忡。

    太像了……

    当初韩沐紫把他生下来的时候,然后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在他很小的时候韩沐紫就觉得这个孩子的五官跟夜莫深神似,因为这个念头她还在心里嘲笑自己。

    怎么过去那么时间她居然还在记挂着那个人,所以才会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像夜莫深。

    可是……后来小颜也无意提了一嘴,才让韩沐紫微微心惊起来。

    于是她想,小米豆会跟夜莫深长得相像是因为夜莫深跟夜凛寒是兄弟?所以才会有这种基因?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像呢?

    后来孩子越来越大,轮廓也渐渐长开来,他的长相居然跟夜莫深可以说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不过,这是一个Q版的。

    关于这个问题,韩沐紫一直想不太明白,后来也就不去想了,反正想再多于她也没有用处。

    她以后只要过好自己的每一天,把小米豆抚养长大就很好了。

    “还不起来?”韩沐紫也不生气,声音轻细地唤着他。

    小米豆看清楚是韩沐紫,便伸手揉了揉眼睛,乖巧地坐起身来。“唔,妈咪,我今天好像睡过头了。”

    “你也知道你睡过头啦,昨天晚上干嘛去啦?睡不着?”

    小米豆一脸的迷茫,“妈咪,昨天晚上我睡不着……舅舅给我讲了很久的故事呢。”

    听言,韩沐紫心中一动,明明先前跟韩清说话的那会儿他看起来精神似乎还不错的,没想到他昨天晚上居然……

    这个人,真的是太会隐藏自己了。

    特别是在她这个妹妹的面前,他这个当哥哥总是没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想到这里,韩沐紫拍拍小米豆的脸颊:“好啦,起床吧,你小颜阿姨今天有工作,妈咪呆会带你出去吃饭,正好我们也去趟附近的超市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东西。”

    一听说要去超市,小米豆立即从床上起身:“好的妈咪,你等我十分钟!”

    小家伙的速度还挺快的,说起床就起床了。

    韩沐紫也回到房间去换身衣服化妆打扮。

    等她收拾完了,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曾几何时,她已经变得……不化妆就不能出门了。

    果然时间就是一把利器啊,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在时间里悄无声息地转变。

    *

    “北城住得好好的,为什么非搬到苏市来?”

    一处落地窗前,男人负手而立,修长的身影在落地窗前拉下了长长的影子,偏暗的深色西装穿在他身上却不显老成,反而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男人的身影看起来虽然劲瘦,可却可以通过西装看出他身材的健硕。

    深邃的眼眸如凌厉的鹰隼般微微眯起,俯瞰着整座城市,男人的薄唇再度开口:“搬到这里来也就算了,什么时候你也开始喜欢上住高层了?”

    厨房里走出来一个穿着家居服的中年妇女,头发半挽着,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一位中年妇女,可是仔细看她的眼角就能看到许多眼纹,可以看得出来已经上了些许年纪了。

    妇女将一碟水果放在桌面上,吃了一口提子。

    “那你在北城呆得好好的,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苏市人杰地灵,我就喜欢这里的空气怎么了?”

    男人不回话,依旧站在那里不动。

    妇女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又拎了一个提子往嘴里送,出声道:“难不成是孤家寡人太受伤,跑到你小姨这里来寻找温馨感?那我可告诉你啊莫深,小姨这里没有你要的那种温馨,你也看见了这屋子里就你小姨我一个人。”

    “是么?”

    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小姨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个人,你年纪都那么大了。”

    “臭小子,怎么说话的你?这么没有礼貌?”说完,妇女叹了口气:“你以为我想一个人啊,实在是你母亲的事情给了我太大的阴影,当年那事我可是亲眼目睹的,况且……我已经检查过了,我没有生育能力,这辈子……还是自己一个人过。你母亲把你托付给我,我就当你是我儿子算了。”

    听言,男人转过身蹙起眉。

    “你?”

    “怎么?你不服啊?”妇女气得一拍桌子。

    她就是夜莫深的小姨,宋安。

    宋安起身上前想要去揪男人的耳朵,却被男人给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总之我不管,以后我要是老得走不动了,你小子可得给我养老的。”

    夜莫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抓了车钥匙要出门。

    “干什么去?看你整日这么闲,不如去楼下超市给我买点东西回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