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解释的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解释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韩沐紫正好将尺子绕到他的腰间,听到他这一句询问,她手上的动作紧跟着顿了一下。

    她在心里冷笑一声,将尺子拉紧。

    恨?

    他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恨他?他哪里值得?

    “夜先生说笑了,您是我的客户,我怎么可能会恨您呢?”韩沐紫表面上却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想随便说句糊弄过去。

    然而,夜莫深的眉头却蹙得很深。

    “是么?”

    他的声音清淡,几乎听不出情绪来:“那你下手能轻点?”

    韩沐紫这才发现,她把尺子收紧了很多,勒在了夜莫深的腰间,差点把他的腰勒变形。

    “……不好意思!”

    她猛地收手,白皙的额头多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韩沐紫垂着眼帘,忍不住懊恼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她怎么会乱成这样?

    空气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韩沐紫将尺寸记下来,然后收了软尺退后一步,她拿起本子将刚才量的尺寸都写出来,省得之后忘记。

    夜莫深站在她的身后,望着她蹲下去的娇小身影。

    “如果不是恨我,你为什么把我当成陌生人?”

    韩沐紫写字的笔歪了一下,她没有答话,而是一划一横地记录着,等她记录好了,才将小本子收起来,之后站起身面对夜莫深。

    “我的本职工作已经完成,夜先生,今天多谢你的配合,我还有事情要忙,所以我就先走了。”

    说完,韩沐紫直接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手腕上骤然一紧,韩沐紫整个人僵立在原地。

    他在干什么?

    “就这么恨我?连一刻都不想跟我多呆?”

    也不知为何,韩沐紫竟然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自嘲痛苦的感觉来,是她听觉出现错误了?

    “夜先生说笑了,今天是假日,我真的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她试图挣扎了一下,想将手抽回来。

    可是夜莫深却将她的手腕捏得更紧,力道大得不行,韩沐紫吃痛地皱起秀眉,她回过头来。

    “如果不是假日,如果不是你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你会愿意再陪我多呆一会儿?”

    韩沐紫:“……”

    夜莫深,他到底想干什么?明明他说了自己已婚,可是,他现在做出这种悲情的样子是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引她上当受骗?想再像以前把她的获取到以后再狠狠地抛弃伤害她一次?

    想到这个可能性,韩沐紫眼底的神色便变得很淡很淡了,她想将手抽回来,可是夜莫深一直紧紧握着,她只能无奈开口:“夜先生,我真的还有其他的事情,麻烦你放开。”

    “不放。”第一次,夜莫深像一只撒娇的小孩一般,他眼神受伤地看着她,“你愿不愿意听我解释?”

    什么?韩沐紫愣了一下,听他解释?

    解释什么?五年前的事情?

    她脸色俏白了几分,片刻后韩沐紫尴尬地笑道:“夜先生,我不认为……您有什么该向我解释的事情。”

    是么?夜莫深低笑一声,那笑容是满满的自嘲,“看来你是不想听我解释了,可我又不想放你走怎么办?”

    韩沐紫:“……”

    她挣扎着,皱着秀眉不悦地看着夜莫深。

    夜莫深的眼眸很深很深,像是要将她的灵魂给吸进去一样,她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用力地往后退着。

    挣扎间,夜莫深像是生气了,直接用力将她拽过来,将她压在了身后柔软的沙发上。

    “啊。”

    一声惊呼,韩沐紫被他压在身下,随之而来的是夜莫深压低的脸。

    啪——

    韩沐紫毫不犹豫地伸手往他的脸上招呼。

    一耳光直接打到了他的脸上。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在看到他朝自己吻过来的时候,韩沐紫的脑子里首先想到的,就是他那句已婚,然后手自然就甩了出去。

    空气静默了几秒,夜莫深整个人都顿在那里,他定定地望着韩沐紫,紧抿的薄唇显得有些青白。

    大概是因为生气,也许是因为激动,所以胸口不断地起伏着。

    “夜莫深,我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些的,但昨天你自己说的话你还记得吧?你现在对我这样,难道你的良心就不会受到一点谴责吗?你这么做,对得起她对得起我吗?”

    夜莫深:“什么?”

    他昨天说过的话?夜莫深的眼神有些迷茫,不解地望着她。

    韩沐紫冷笑出声:“已婚!既然夜先生已经结婚,那么就请守好你的界限,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

    听言,夜莫深一愣,片刻后他忍不住低笑出声来。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所以……因为我已婚了,就不能碰你了?”

    韩沐紫:“你!”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羞耻之心了?

    “还是说,你是在吃醋?”不等韩沐紫说下一句话,夜莫深又挑眉调侃了她一句。

    韩沐紫:“吃醋?夜先生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她用力地将他推开,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后自己的衣领然后冷声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夜先生以后如果再对我这么不尊重,那我宁可毁掉合同,也不会再跟你进行合作。”

    这一次,韩沐紫没有再给他反应的机会,而是直接抓起包包然后起身离开。

    望着她的背影,夜莫深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他仔细想着她刚才说的那些话,而后渐渐地从这些话里回过味来。

    呵,这笨女人。

    她是不是以为,自己说的已婚,是已经和其他女人结婚了?所以才会反应这么激烈?

    想到这里,夜莫深伸手碰了碰自己被甩耳光的脸。

    还真疼。

    可真是毫不手软,不过……她生气了。

    姑且,夜莫深就当她是醋了,所以才会下手这么狠。

    倏地,夜莫深想到了另一件事情,然后他眯起眼睛。

    那个女人,居然还不知道他们还没有离婚的事情么?现在民政局的登记上面,他们还是夫妻。

    从见面到现在,夜莫深一直以为她知道,可没想到……看她今天的表现,她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是谁隐瞒了她?

    韩沐紫进去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出来了,外边几个人对她的态度都非常好。

    “Shelly小姐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Shelly小姐路上注意安全啊。”

    韩沐紫踩着高跟鞋的步子一顿,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