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心有灵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微信又响了一下,小颜的思绪被打断,她猛地回过神来,用力地晃了晃脑袋。

    她在想什么呢?韩清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

    而且看韩清的样子,就是那种禁欲的,要不然就不会到了现在还没有结婚了,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丫头,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呢?

    毕竟,当初苏九那么优秀的人,韩清都没看上呀。

    而自己,又何德何能?有什么优点能让他喜欢?

    想到这里,小颜顿时变得丧丧的,拿着手机继续戳字。

    {不可能的啦,你哥不会喜欢我这种人的。}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呢?况且你不是已经亲到了吗?下次你可以更进一步。}

    看到这句话,小颜忽然觉得韩沐紫也是个腹黑的,为了她哥的终身幸福她也是很拼了。

    不过,小颜实在是不好意思再继续跟韩沐紫说下去了,只能将手机搁在一旁,翻了个身然后呈大字型地躺在床上。

    心情有点糟糕。

    最后索性闭上眼睛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了。

    *

    第二天就是开庭的日子,韩沐紫作为现场的人证当然不会缺席,一大早就梳洗完毕,换上了干练的套装裙,然后再加一件风衣外套就出门了。

    临走前,她叮嘱了小米豆今天在学校要乖乖吃饭,放学以后她就亲自去接他。

    韩沐紫有很久没有亲自去接过小米豆了,得到这样的承诺之后自然是欣喜万分地答应了。

    她先去了医院,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宋安和夜莫深的交谈声。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声音。

    韩沐紫站在病房门口,透过小小的玻璃窗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宋安一脸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在,夜莫深冷着一张脸,而他的前面站着一个妇人,穿着打扮都很上档次,韩沐紫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久了,自然看得出来她身上穿的都是奢侈品。

    而她一脸着急地看着夜莫深,似乎在解释着什么,手上也跟着动作起来。

    想了一下,韩沐紫大概也能猜到她的身份了。

    现在这个时候还会跑到医院来的,这个年纪的,估计也只有林青青的母亲了。

    不知道她们要说多久,韩沐紫没有进去打扰,而是在门边等候着。

    可夜莫深的眼神一直很冰冷,他根本不想听对方母亲跟自己说的那些什么鬼话,他只想制裁那个犯了故意伤害罪的女人。

    当韩沐紫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夜莫深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她吸引,然后林母这边还在说着什么呢,夜莫深就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林母和宋安都愣了一下,然后朝他走了过去。

    看他步子有些急切,宋安还有些诧异,林母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宋安也只好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直到病房的门被拉开,夜莫深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之时,宋安大概就能猜到是为什么了。

    “怎么来了站在门外,进来啊。”夜莫深看着站在墙边的女人,这个女人是笨么?还是蠢?来了以后居然也不推门进去,就站在这里,她打算站到什么时候?

    “……”这个人是火眼金睛吗?明明刚才看他的时候他根本没往这里看,他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看她一脸诧异的表情,所以夜莫深这个时候很容易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薄唇勾了勾道:“不用猜了,心有灵犀。”

    韩沐紫:“……”

    这个人会读心术么?

    不过她没有时间多想,因为夜莫深已经牵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带进病房里去了。

    之前他不想搭理林青青的母亲,这会儿把韩沐紫带进来以后倒是直接下了逐客令:“我的想法不会改变,你现在可以走了。”

    对方毕竟是长辈,可是夜莫深这样……韩沐紫忍不住皱起秀眉,虽说他觉得夜莫深这样好像有点过分,可是……女不教,母之过。

    自己的女儿犯下了这样的错事,如果她不是诚心想替女儿悔过,想包庇之呢?

    所以韩沐紫并没有发言,面色淡淡地站在那里。

    林母一听夜莫深下了逐客令,整个人立马就慌了。

    “莫深,不要啊莫深,我今天来真的是带着诚意来给您赔礼道歉的,青青犯下错事,是我没有教好她,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如果就这样进了监狱,那她肯定是会生不如死的啊!”

    韩沐紫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夜莫深冷哼一声,“林夫人觉得我现在的样子还不够生不如死?”

    被他反问得一噎,林母一脸苦恼地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现在受的苦比她受的要难过千倍万倍,可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青青这次也是冲动了,只要你愿意原谅她,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别说你不会放过她,我这个当母亲的第一个就制裁她。可是……这一次不行啊,给她一个改正的机会吧。”

    这番话说的极令人动容。

    韩沐紫仔细地打量了林母一眼,觉得她跟林青青比起真的是明事理太多了。

    当然,也不缺乏她是为了救林青青出来所以表现的样子。

    大概是注意到了她打量的目光,林母便朝她看了过来,最后目光定格在夜莫深牵着她的手上,林母忽然想到什么,她看着韩沐紫道:“你,你就是那个女生?”

    韩沐紫愣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将手抽了回来。

    在快要抽离的时候,夜莫深的手陡然一紧,将她即将要抽离的手腕抓得牢牢的,怎么也不愿意松开。

    这个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母忽然把希望放在了韩沐紫的身上,她陡然朝着韩沐紫走过来。

    “我听说青青想向你泼硫酸,是莫深替你挡了所以才会受伤这么严重的,本质上她想伤害的人是你,所以我应该赔礼道歉的也是你吧?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代我女儿向你道歉,可她真的是年幼无知,能不能原谅她这一次?”

    韩沐紫嘴唇动了动,看着眼前这位为了自己女儿不断拼命的母亲。

    她也是当了母亲的人,自然能理解她心里的想法。

    想到这里,韩沐紫忍不住看向了夜莫深。

    大概是探知了她心里的想法,夜莫深终是松动口:“你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