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死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为什么还要回来?

    印象中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有人第一次问她了。

    似乎很多人知道以前的事情之后,都会问她这么一句。

    为什么要回来?

    这里是她土生土长的地方,她五年前伤心离开了,然后改名换姓。

    现在她觉得可以面对这一切了,所以她想回来了,有错吗?

    她默默地抬眸看了对面的林青青一眼,“我回来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问,她想回来,所以就回来了。

    “你是为了他吗?”林青青咬住下唇,有些不甘心地问道:“你对他的态度明明那么冷,你不是为了他回来的吧?”

    韩沐紫嘴唇动了动:“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林青青还是很不甘心:“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那我可能还有机会,可如果你是为了他回来的,那我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

    韩沐紫真的是服了她了,在做了那些事情之后,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居然还是夜莫深。她有些好笑地开口道:“你母亲说你已经悔过,想跟我真诚地道歉?结果这就是你的悔过吗?”

    “我悔过跟我喜欢他是两回事。泼你硫酸是我不对,可我当时想的是你真的抢了他,所以才会对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我是诚心悔过了,我想跟你道歉,但是……”

    “但你对他还不死心,觉得你自己还有机会?”

    林青青的心事被说中了,她也没有否认,只是垂着眼帘低下了头。

    “我是真的喜欢他,我知道你是他前妻,可如果你对他没感情了,那总得给别人一个机会不是吗?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我真诚向你悔过,对不起!”

    说到这里,林青青还站起身来,认真地凝视了韩沐紫一眼,然后弯腰朝她致歉。

    韩沐紫挺诧异的,她还以为这个人道歉应该会道得很艰难才对,没想到她居然态度这么好,因为知道了真相,所以马上转变了?

    这个人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本来这件事情就是看在宋姨的面子上,现在她愿意这样道歉,诚心悔过,对于韩沐紫倒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她不会难做了。

    “出去之后,你不会再针对我了吧?”韩沐紫问了一句。

    听言,林青青愣了一下,随后摇头。

    “我虽然讨厌你,可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之前我以为你是故意的,所以想给你个教训,那个硫酸浓度也不是特别高的,是稀释过的。要不然……”

    听到这里,韩沐紫眯起眼睛:“敢情你还觉得你弄了稀释过的硫酸是做了好事?”

    林青青撇嘴:“倒不是,我只是查了一下,说稀释过的硫酸没有那么恐怖,所以就……”

    “……”

    韩沐紫真的不知再跟她说什么了,她闭了闭眼:“虽然我原谅你了,但你毕竟害夜莫深受伤了,你必须得得到教训。”

    “我知道。”林青青垂下脑袋:“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要是再敢对你们出手,就让我天打雷劈。还有,我会自己在这里多关一段时间思过的。”

    “希望你说话算话。”韩沐紫抿了抿红唇,然后站起身来,“如果你没有诚心悔过,那可就真的枉费你母亲的一番苦心了。还有,我不是原谅你了,而是……心疼一个母亲。”

    说完,韩沐紫转身离开。

    林青青还坐在原地思考着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后面才反应过来,难道是因为她妈妈去求韩沐紫,把她感动到了吗?

    *

    韩沐紫离开以后,便和夜莫深一块回了医院。

    宋安大概是有事情,笑着让他们俩先回去,然后便跟林母一块又进去了、

    韩沐紫把夜莫深送回医院以后,便询问起他的伤口来。

    “不用一直惦记我的伤口,如果你愿意多给我一点关怀,我的伤可以好得很快。”

    韩沐紫:“……”

    她默默地看了夜莫深一眼之后,然后开始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道:“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的伤口……”

    “我好一点了?所以你要走了?”夜莫深看着她收拾东西的手,“还是说,觉得现在那个女人没有威胁了,所以你要远离我了?”

    韩沐紫收拾着东西的手一顿,然后回过头来看他。

    “没有,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先收拾一下东西而已。”

    “你一开始,打的算盘就是在我受伤期间照顾我,等我能行动自如了,你就要离开了是吧?”

    韩沐紫抿了抿唇,目光幽幽地看着夜莫深。

    她的确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夜莫深明显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加难缠,所以她现在也不知道要不要直接回公司去。

    她想了想,还是尽量把话说的委婉一些。

    “不是这样,只是我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也知道我公司是做什么的,我最近这段这时间照顾你已经花费了不少心思,公司的事情已经堆积如山了。你的伤势有所好转,我自然得回公司去处理事情。”

    “处理完了呢?”

    她避重就轻,可很显然,夜莫深并不打算放过她,一直咄咄逼人地问。

    这种锐利的问题,韩沐紫要怎么回答。

    她只能笑了笑:“事情很多,恐怕一时半会处理不完。”

    夜莫深的眼神凌厉,如刀子一样落在她的身上,韩沐紫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轻咳一声:“我会定期过来看你的。”

    她的话音刚落,夜莫深便道:“是不是只要我的伤不好,你就不会离开我?”

    韩沐紫:“什么?”

    “是不是这样?”夜莫深像是在确认一样,反复又问了一句:“是这样对吗?”

    “……”

    韩沐紫深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夜莫深:“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这样质问我会让我觉得你是否想自虐来威胁我?夜莫深,如果你真的敢这么做的话,就算你死了我都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她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提前先说出来,以免夜莫深到时候真的自虐,他的眼神和表情都让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夜莫深其实只是打算问她,没往自残的方向想,可是见她紧张地盯着自己说那些时,他的薄唇又忍不住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