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当年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晚

    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台灯,韩沐紫已经洗漱完毕换上了睡衣坐在床上。

    这个时候她应该入睡的,可今天的她却毫无睡意。

    夜灯下,一颗金色的扣子在她的手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大抵是因为夜灯是暖色系的,所以扣子的颜色看起来也暖暖的。

    她盯着手中的扣子微微出神。

    这颗扣子,是五年前那个雨夜的神秘男人落在她衣衫里的。

    思及此,韩沐紫摸着扣子的指腹紧了几分,思绪又开始飘远。

    当年她托韩雪幽替自己找这个扣子主人的下落,结果百转千回,查来查去查到了夜凛寒的身上。

    这个消息一度把她吓得不行,甚至让她在夜莫深的面前生起了巨大的罪恶感。

    她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一直确信着孩子极有可能是夜凛寒的,所以避夜凛寒如蛇蝎。

    直到小米豆生下来,慢慢长大。

    脸上的五官轮廓越来越像一个人。

    她的心里从疑惑,到不可思议,再到震惊。

    太荒唐了。

    就算是夜凛寒的孩子,有夜家家庭的基因,但也不可能和夜莫深长得一样。

    所以,韩沐紫甚至在想,那天晚上的神秘男人其实就是夜莫深他自己。

    而他,却对着嫁进夜家的她口口声声说她怀的是野种。

    当时有了这个认知以后,韩沐紫第一想法就是否认了这个骇人的想法。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是他,那她和夜莫深岂不是被老天摆了一道?

    她不能接受。

    再加上夜莫深对自己的态度,还有当时韩雪幽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让她觉得……此生无望。

    当年若不是有小米豆,可能她都活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韩沐紫将手中的扣子捏得越紧,白皙的指腹都变红了。

    咔嚓——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窜了进来,飞快地脱了鞋子爬上她的床。

    韩沐紫的魂魄差被吓飞,下意识地就将扣子给藏到了被子里头,不让别人看见。

    这是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秘密。

    藏了很多年了。

    进来的小家伙手脚并用地抱住她,嘟声道:“妈咪,小米豆不想一个人睡,小米豆要和妈咪一块睡。”

    韩沐紫受到惊吓的心渐渐平复下来,在夜光中柔声道:“小米豆长大了,不能再跟妈咪一块睡了,你是男子汉,跟妈咪也是男女有别的,明白吗?”

    小米豆不满地拿脸蹭了蹭她的胳膊:“不,小米豆还没有成年,而且你是小米豆的妈咪,不会男女有别的。”

    “而且妈咪,这几天你一直让小米豆自己睡,小米豆想你了,今天晚上就让小米豆跟你一块睡嘛。”

    韩沐紫:“……小米豆。”

    “妈咪一直说小米豆长大了,那小米豆是不是就可以去找自己的爹地了?”

    本来韩沐紫还想劝服他自己回房间去睡的,可是他突然一句话,把韩沐紫给说懵了,心里也跟着狠狠一震。

    是命运的转动吗?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小米豆从来不问她要爸爸,格外乖巧可爱。

    可是回国以后,他提这件事情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甚至在她今天勒令夜莫深不许调查自己之后,小米豆又钻进她的被窝里跟她说这样的话。

    是巧合吗?

    韩沐紫用力地捏了捏那颗金扣子,然后收在掌心里。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韩沐紫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小米豆,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柔和,“你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不是一直都不提吗?”

    小米豆嘟起唇:“妈咪以前很辛苦,所以小米豆理解妈咪呀,可是现在小米豆长大了呀,可以不用让妈咪去找,小米豆自己找就可以了。”

    韩沐紫:“……”

    “可不可以呀妈咪?”小米豆晃着她的胳膊:“小米豆很厉害的,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亲生爹地!”

    听到这里,韩沐紫的呼吸却是一窒,她终于意识到小米豆跟自己三番几次提起这个事情不是在跟她开玩笑的,他是真的想找爹地了。

    尽管她觉得小米豆这么小的岁数不可能找到夜莫深的脑袋上,可韩沐紫却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当下就斥道:“不许去!”

    她的声音很是严厉,一下子就把小米豆给凶懵了。

    “妈,妈咪……”

    “听到了吗?”韩沐紫看着小米豆问道。

    小米豆眨了眨眼睛,眼圈泛起了红色,“妈咪,可是小米豆……想找爹地。”

    “我不是说了不许去吗?”韩沐紫没想到他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居然在她说了不许之后还固执地说要找爹地,一下子变得更加严厉起来,而且开始口不择言:“你亲生爹地已经死了,你不用去找,找不到的!”

    小米豆:“……”

    说这话的时候,韩沐紫自己也慢慢地跟着红了眼眶。

    两人的眼睛似乎在比较似的,片刻后韩沐紫闭起眼睛,吸了吸鼻子道:“对不起,小米豆……妈咪刚才是不是有点激动了?”

    一直对峙着还好,韩沐紫突然柔下声来跟他说话,小米豆立即崩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一声像针一样扎到了韩沐紫的心头,痛得她顿时喘不过气来,她刚才说了不可挽回的话,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米豆解释了,只能伸手将他抱过来。

    “对不起,小米豆对不起,是妈咪不好……妈咪不应该凶你的。”

    一边说,韩沐紫一边跟着掉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吧哒吧哒地往下掉,全部砸在了小米豆的脖子上。

    小米豆被这样的眼泪给吓住了,本来还在哭的,可是他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妈咪在他面前这样哭。

    那豆大的眼泪完全止不住,泪水争先恐后地从她的眼睛里涌了出来。

    “对不起……是妈咪对不起小米豆,对不起。”然而韩沐紫一直在重复着说一句话,像是进入了魔怔一般。

    小米豆看着这样的韩沐紫,顿时觉得自己今天很无理取闹了。

    他伸出小手环住韩沐紫的脖颈,暖心地将自己的脸贴过去:“妈咪别哭了,小米豆以后……再也不说找爸爸的事情了。”

    韩沐紫的哭声再也止不住,泪水决堤,把小米豆抱在自己的怀里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