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偏要强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第二日韩沐紫顶着一双青蛙眼起了床,小颜跟她打照面的时候还被她吓了一跳。

    “我靠,你玩什么呢?眼睛肿成这样……”

    韩沐紫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取了毛巾用冷水冲了冲,然后拧干敷在自己的眼睛上面轻轻地按了按。

    “那样是没有效果的。”小颜在一旁无奈地说道,看韩沐紫单薄的后背有些心疼地开口:“我发现你自从回国以后笑容就变少了,早知道你会这个样子,当初我们就不应该回来。”

    “不。”韩沐紫还敷着毛巾,一边却开口否认她的话:“我为什么不应该回来?这里是我生长的地方,我回这里跟别人没有关系。”

    “可是……”你不开心啊。

    然而后面那句话小颜只能在心里说。

    “没事。”韩沐紫又微微一笑,“我没事的,你不用替我担心,五年的时间都过来了,我还怕熬不过这一段么?”

    小颜却在心里腹诽。

    五年时间你过来了,可是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疯狂地投入设计事业里,每天把自己累得像狗一样回到家倒头就睡,后来小米豆稍微长大会叫妈咪,心疼地抱一抱她,才让这个女人稍微恢复一点理智。

    这些年小颜是看着韩沐紫过来的,老心疼她了。

    现在回国看到她又因为夜莫深的事情烦恼,小颜对夜莫深的怨气越发深重。

    臭男人!

    当年伤害了沐紫,现在还不打算放过她。

    真以为自己是夜氏集团的总裁就了不起啊!

    等她下次见到他,一定卷死他。

    *

    夜氏集团顶楼办公室

    夜莫深坐在办公桌前发着呆,眉心一直愁眉不展,指尖扣着桌面。

    桌上的文件已经堆成小半山了,可夜莫深完全没有处理的打算。

    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的样子,根本无心工作。

    叩叩——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夜莫深却好似没听到一般,眉头紧锁地坐在那里。

    之后又响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里面没有人回应,所以敲门的人便自己推门进来了。

    宋安推开办公室的门之后,看到的便是坐在座位上眉头紧锁的夜莫深,明明她的动作这么大,可那个人却好像神游太空了一样。

    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宋安嘴唇勾了勾。

    她缓缓走过去,然后将包放在桌子上,在夜莫深对面不远处的沙发坐了下来,开始给自己冲咖啡。

    大概是水声让夜莫深的魂魄回位,他一抬眼便看见坐在了沙发上面自顾喝着咖啡的宋安,随即蹙起眉。

    “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安瞥了他一眼,好笑地又喝了一口咖啡,没有理会他。

    “什么时候进来的?”夜莫深的眉蹙得更深。

    “在你神游太空的时候呗。”宋安微微一笑,然后将咖啡放回桌子上,瓷器跟桌面的碰撞发出了轻微的声响,紧跟着宋安后面的话又响了起来:“怎么?夜大总裁这个时候不处理工作,却在办公室走神,难道是在想怎么讨好女人?”

    夜莫深不悦地盯着她,眼神凌厉。

    宋安双手环在胸前,睨着他。

    “虽然知道今天这些话很讨厌,不过看你这个样子小姨还是想告诉你,别再强求了。”

    “你说什么?”这句话就像触了夜莫深的逆鳞一样,他的眉头瞬间紧锁起来。

    “小姨看得出来,她或许对你还有感情,但她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

    这些话让夜莫深的眉头一直紧锁着,他的薄唇也抿得紧紧的,眼神不悦地盯着宋安。

    宋安站起身,“觉得我说的话不中听?不想听?可事实就是如此。”

    “什么事实?”夜莫深抿着薄唇,冷声问道。

    “她不想再跟你在一起的事实,不管你付出多少。”

    “为什么?”夜莫深冷笑了一句:“小姨对她很了解?连这话都想到了?”

    见他冷笑,宋安也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我可是女人,会不比你了解女人?”

    夜莫深不说话了,但态度很冷,明显不想甩她。

    宋安今天是过来给他刷脑子的,自然不会就这样善罢干休,索性上前一步。

    “当年你以为你母亲为什么把你单独生下来?”

    夜莫深:“……”

    提到母亲,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刺痛。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母亲却始终还是他心里的一根针。

    一想到母亲,他就格外恨夜家的人,格外恨自己为什么会流着夜家人的血液。

    “当年你母亲的追求者可不少,可他为了你一直都没有再嫁别人,而且就算不是为了你,她也不会再嫁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夜莫深:“……”

    宋安:“因为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害,她把自己的真心全部给出去了,可却被糟蹋了。从此以后她的希望和天地就塌了,你觉得她会有多大的心再去重新筑起对你的信任?不,应该是说,对男人的信任。她的情况,比你母亲的差多了,而且比你母亲还要倔强,你觉得她会再重新跟你在一起的机率是多少?一半的机率都没有,如果非要算的话,大概只有百分之十。”

    宋安说的这些话虽然不中听,可是却一针见血,道出了韩沐紫的真实情况。

    怪不得……她总是那么拒绝自己。

    不过——夜莫深的眼眸深起来,垂在双侧的手收紧。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你究竟知不知道小姨跟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算只有百分之十的机率,你也还要继续傻下去吗?你已经老大不小了,没有时间再这样耗了。”

    “呵。”夜莫深好笑地睨着自家小姨:“亏你还是我小姨,连我是什么性子你都不清楚?别说是百分之十,就算只有百分之零点一,我也会强求到底。”

    宋安:“……”

    夜莫深:“我此生非她不可。”

    “你可真是无可救药!”宋安实在是忍不住,脸色铁青地大骂出声:“你现在装的深情给谁看啊?你要是真的非她不可,当年怎么做的那些事?我可是听萧肃说,人家求着见你一面,你却把一个孕妇晾在雨夜里。”

    提起当年那件事,夜莫深脸上出现痛色之色,咬牙切齿道:“当年不一样,我被误导了,我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