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宴会(1)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韩清特意交待过,今天晚上来的人都要特意检查一遍,没有邀请函的人都不能放进来,就算是有邀请函,也必须要核对身份。

    平常这些事情在宴会上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可是对于夜莫深来说,却有一种针对的成份在里面。

    毕竟,韩清不喜欢夜莫深。

    萧肃提前打听到了这些消息,所以都替夜莫深安排好了。

    面具作为信物,早就有人在入口处等着了,只要夜莫深一下车,马上就有人安排他进去。

    人脉,钱财,总是能迅速打通关系。

    “夜少,那我就不陪您下去了。”萧肃看了外面的场景一眼,目光在周遭扫了一圈之后锁定某个人身上,难得开口说了句谄媚的话:“今天晚上就祝夜少旗开得胜,早日追回二少奶奶好了。”

    听到二少奶奶这个称呼,夜莫深有一种久违的错觉。

    夜莫深刚下车,也不知是自带气场的关系还是什么,一群人居然就朝他看了过来,他脸上那个面具在灯光的照耀下,居然流转着炫目夺彩的光芒。

    “那,那是谁?怎么来参加宴会还戴着面具?”

    “不对呀,没听说今天是面具舞会呀?还是说我们漏掉了什么信息?”

    “先不管是不是面具舞会,他好帅呀……不管是身高还是身材比例,都是黄金档。嗷嗷,尽管他戴着面具,我都觉得……那张薄唇轻轻一抿,就已经让我陷入爱河了。”

    “他是谁呀?你们有人认识吗?好想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反正是来参加宴会的,呆会咱们进去找机会认识一下就行了呗。”

    几个女生打好商量之后,便愉快地做了决定。

    面具作为信物,夜莫深刚下车,立马就有人迎了上来,因为萧肃并没有向对方说明他的身份,所以对方此刻是嘻皮笑脸的姿态。

    “兄弟,来了啊,我可是等你半天了,走吧。”

    说完,他就想上前搭夜莫深的背。

    可是手刚伸到一半,就被夜莫深那股寒意给吓住了,然后手不自觉地往回缩。

    虽然戴着面具,可夜莫深的眼却如黑夜一般深沉,如蛰伏在黑夜中的猛兽,全身散发着冰冷与强势。

    这样的人……

    那要接夜莫深的男人瞬间有些不淡定了,看着面前这个人的身形还有气场,怎么感觉跟他之前远远看过的夜总有些相似?

    可若是夜总的话。又怎么会需要靠买邀请函来进入宴会呢?

    “还不走?”

    正当他沉思疑惑的时候,夜莫深冰冷的声音已经无情地打了过来,男人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立即点头:“走走走,您跟我来。”

    他带着夜莫深到了入口,然后给交了邀请函给对方检测。

    守在门口的几个因为听了韩清的吩咐所以对今天的检验格外严格,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当是韩先生怕有陌生人趁乱混进来,所以就算检查严格,但也不可能认识每个人。

    所以看到夜莫深的时候只是奇怪他戴了面具。

    男人便替他解释道:“我朋友喜欢玩神秘,平时参加宴会都这样,快点啊,我都在这里等了他半天了,你刚才也看见的。”

    “而且我们有邀请函,再不让我们进去,我可就要跟你们韩先生告状了啊。”

    男人长了一张好嘴,软硬兼施,很快带着夜莫深通过。

    进去之后,男人愉快地道:“这样我就算任务完成啦?不过……我很好奇啊,你来参加这场宴会的目的……”

    “不该问的最好别问。”一道凌厉如刀子的视线打过来,男人瞬间被吓得不敢动弹,片刻后他虚虚地道:“是是,我知道了……”

    夜莫深收回目光,没再搭理他,而是自己先行离开了。

    男人快步跟了上去,夜莫深的步子停住。

    “你的任务完成了,不用跟着我。”他冷声道。

    男人愣了一下,随后顺从地点头,“是是是。”

    然后他只好赶紧转身就走,隐入人群之后再回头,发现刚才还站在那里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走得这么快……啧,这个人今天晚上到底是进宴会里来干嘛的呀?

    买了邀请函,又请了他这个人,最后……还戴了面具。

    难道说,今天晚上有好戏看?

    男人摸摸自己的下巴,忽然有些期待起来。

    *

    夜莫深笔直的双腿穿行在地上的格子间,头顶上洒下来的灯光将他戴面具的模样衬得越发俊美,路上碰到的佣人都不自觉地朝他投来目光,看了又看。

    夜莫深是找时间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再加上现在宴会现场人太多,空气也不好,不如到这外面来透气。

    终于寻到了一处类似院子的地方,院子里的摆设很清幽,也很大。

    有几张藤椅,还有花圃,甚至还有荡秋千的地方。

    啧。

    夜莫深扯了扯系在西装上面的领带,薄唇不自觉地微上挑。

    没想到这个韩清的品味居然还挺独特的。

    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夜莫深选了一处椅子坐了下来,

    来参加宴会的不少,院里也有其他人,不过夜莫深离他们很远,偶尔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似乎还夹带着一个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夜莫深居然不自觉地听了起来。

    “哥哥姐姐,我妈咪说,不能随便让别人拍照,要不然可以告你们侵犯我的肖相权的。”

    小正太被围在人群中,唇上带着笑容,眼睛像两只黑玻璃珠子,看起来特别单纯无害,他说话的时候也特别温柔,一听就是个乖孩子。

    可是他说的话,却带着很大的杀伤力。

    其中拿出手机拍照的人听他这话都默默地将手机收了回去。

    可就是有人不死心,拿着手机对着他拍了一张照片,咔嚓一声。

    拍完了以后那人还美滋滋地盯着小男孩:“能不能换个姿势再拍一张呀?”

    小米豆脸上笑容慢慢消声,轻声道:“姐姐,请你把照片删掉。”

    “哎呀,不就是拍两张照片嘛,你一个小孩子有什么肖像权呀?况且,姐姐愿意给你拍照,是你的荣幸好不?”拍他照片的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教养。

    “再拍一张啦,快点。”

    周围的人看她这个样子,便也纷纷掏出手机,对着小米豆各种咔嚓咔嚓。

    “他不是已经让你们把照片删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