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想成为牺牲品

不想成为牺牲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凛寒抿着薄唇,静静地望着她,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

    半晌,他才轻声开口:“不是记性不好,是没有骗过你,你说的究竟是哪件事?”

    韩沐紫冷声提醒。

    “当年宴会那场戏,不就是你导的吗?”如果不是因为那场宴会,她又怎么会和夜莫深产生那么大的误会?

    虽然她知道如果两人之间信任存在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可是,韩沐紫又怎么可能会不去怀疑夜凛寒?

    毕竟,当时夜老爷子还想让她监视夜莫深,而且夜凛寒也在场,所以她并不敢相信他有那么单纯。

    夜凛寒愣住了。

    像是不敢相信一般,温润如水的眸子里出现了一抹错愕,紧接着又多了一抹受伤的神色。

    最终,他垂下眼帘,开始自嘲地苦笑起来,声音低低的。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我一直这么想。”韩沐紫看着他:“所以,现在可以取消合作了吗?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我都不想再成为你们的牺牲品。”

    夜凛寒慢慢地抬起头,突然抓住了她放在桌面上的手,韩沐紫触到他掌心温润的时候一愣,下意识地想要将手抽回来。

    可是夜凛寒加了一点力道,半她的手握紧,黑眸没有生气地盯着她。

    以往的温润消失不见,眉眼间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愁色。

    “你说那场戏是我导的,难道……当年那场车祸也是我导的么?”

    韩沐紫本来还要挣扎,听到这句话,她所有的动作和力气全部消失,愣在原地。

    想到当年那场车祸,韩沐紫的脸色有些苍白,唇瓣微张了张,看着夜凛寒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当然……不会想到那场车祸是他导的。

    那场车祸是意外,可是之前的事情呢?

    忽然之间,韩沐紫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太过分了,毕竟当年还是他拼死维护着自己,如果不是他的话,可能自己就会伤得特别严重。

    想到这里,韩沐紫垂下眼帘。

    “抱歉,我……”

    “好了。”夜凛寒打断她的话,微微笑道:“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韩沐紫抬起头,眼神痛苦地望着他。

    就是因为他这个样子,韩沐紫才不想跟他相认。

    因为无论她对他说什么过份的话,他都会觉得这是无所谓的。

    会原谅她。

    韩沐紫倏地站起身,冷声道:“你别总是这副样子,我那么说你,你居然都不生气么?还是你为你不生气,我就会觉得心里愧疚了?那你还真的要失望了,我先失陪了。”

    说完,韩沐紫转身便走。

    夜凛寒面色微变,起身追上她。

    “翘翘……”

    “别叫我翘翘!”

    “沐紫,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当年……无论你是怎么想的,但我确实犯下了错,我现在想做的,就是弥补我当年对你的伤害。”

    当年的伤害……

    “不用了,反正五年时间过去了,该是什么样的就已经是什么样了。只要我们不要再交集,我就不会再怪你。”

    夜凛寒定定地望着她。

    “那如果,我非要交集呢?”

    韩沐紫抬起头,有些错愕地望着他。

    此时此刻,夜凛寒脸上的表情有了些许严肃,韩沐紫愣了一会儿挣开他的手,抿着红唇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直接转过身,夜凛寒看着她细瘦的背影,纤长白皙的脖子,眼底忽然闪过一抹凛意,没等他反应过来,话已经说出了口。

    “那个孩子是莫深的,对吗?”

    韩沐紫原本迈出去的脚步就这样收了回来,她站在原地,感觉如坠冰窟。

    许久她才回过头来。

    夜凛寒上前,声音凉如水。

    “你不愿意跟我相认,是因为那天在超市,我亲眼目睹了这个孩子的长相。”

    韩沐紫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她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下去,声音近乎颤抖。

    “你想干什么?”

    “沐紫,我说过我没有恶意,你要相信我。”

    “那你提这件事情做什么?”韩沐紫声音颤抖地看着他说道:“你一直在说,你没有恶意,可是你做的事情,说的话……都是什么意思?”

    看到她受到惊吓,脸色和嘴唇都发白,夜凛寒大概也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心疼地伸手碰了碰韩沐紫颊边的发丝,然后忍不住替她将发丝别到耳后,中间手指不小心碰到她耳机细软的皮肉时,手停顿了一下韩沐紫便已经侧开脸去,退后一步跟他保持距离。

    夜凛寒眼底闪过一抹受伤,声音低低地道:“我就算是把命都给你,也不会对你做出伤害的事情。莫深还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吧?所以你害怕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又或者……你本意认为自己是我跟他斗争的牺牲品,害怕,对么?”

    很好,句句都说中她的心思。

    韩沐紫眼神幽幽地望着他,如果不是他内心算计,他又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如果你担心的是这个,那我可以向你保证,除非我身死,否则一定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

    见她不信,夜凛寒又道:“我发誓,如果我……”

    “好了。”韩沐紫打断她,疲惫地闭了闭眼睛,虚弱地道:“你不用跟我发誓,我知道你是个重承诺的人,就当我知道了。”

    夜凛寒阴郁的眼底渐渐舒展开来,“那,你还愿意跟我这个故人有交集吗?”

    有些不情愿,但又有些无奈,韩沐紫只能叹了口气。

    “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怎么样?算我输了。”

    夜凛寒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依旧是那副温润的模样。

    “那可说好了,以后是合作对象,也……是朋友。”

    她还能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

    “那回去把咖啡喝完?我也有一些关于工作上的事情想向你再了解一下?”

    “好。”

    韩沐紫跟着夜凛寒回到原本的座位上,两人坐下以后聊了一会儿关于工作上面的事情,夜凛寒便问起关于她这些年在国外的话题来。

    她避重就轻回答了几个,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准备和夜凛寒告别了。

    毕竟再晚一点的话,估计夜莫深要醒了。

    这个时候离开她正好去小区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然后回家做饭,等夜莫深睡醒就正好可以吃午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