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要我喂你么?

要我喂你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让她怀孕为止,这怎么可能呢?

    韩沐紫觉得自己要气疯了,偏偏又没有力气,只能任他摆布。这个男人的劣根性,到了五年后全部都表现出来了。

    “吃东西。”他把勺子喂到她的唇边。

    韩沐紫只要一想到他之前做的事情和刚才说的话,便怒火中烧,直接别开了脑袋,懒得搭理他。

    “我不吃,如果你决定24个小时都盯着我的话,那我告诉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她抬起头,眼神冰冷的看着对方。

    “你觉得你把我困在这里,让我怀孕以后我就不会找机会把孩子打掉吗?”

    “你敢!”

    “你可以试试,我到底敢不敢?”

    下巴被捏住,夜莫深的眼中好像烧着一团火。他 手手上的力道加重。

    “你觉得我如果让你怀上了孩子,还会让你有机会把孩子打掉吗?”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当年你恨不得把我从你面前赶走,现在你又把禁锢在你身边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人看,觉得我是一个宠物,可以呼之即来的那一种?”

    提起当年,夜莫深的眼神变深了几分。

    “那你呢?我让你来参加宴会,你为什么不来?”

    她为什么没有去宴会?

    韩沐紫想到了那场车祸,当时如果不是夜凛寒护着她的话,可能他连赶到宴会现场的机会都没有,可惜就算她去了宴会现场,还是没有见到夜莫深。

    后来她追去停车场的时候,夜莫深已经搭着车离开了,他没有放弃,去了海江别墅。

    可是他呢,将她拒之门外。

    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现在他有什么脸来问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去宴会?

    韩沐紫只想发笑,她的眼睛有一点泛红,盯着夜莫深。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去?”

    她的美眸里带了一点猩红,眼角淡淡红色跟她此时脸上的虚弱竟有点相称。

    “你去了?”

    黑色的眸子死死盯住她,好像要从她的脸上探究到什么。

    她那天晚上真的去了宴会现场吗?这个答案对夜莫深很重要。

    韩沐紫别开脸,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事情到了现在她去过还是没去过,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回答我!”见她逃避,夜莫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她的脸扳回去。

    黯然的眼眸在空中对上。

    “告诉我,那天你有去宴会现场吗?”

    “这很重要吗?”韩沐紫不答反问,笑容带着几分讥讽:“怎么?难道我说我去过你就想大发慈悲的原谅我吗?还是说我说没去过,你便要加倍的折磨我?”

    不等他反应过来,韩沐紫又道:“这件事情已经不重要了,我去没去过宴会现场,反正也你也没有见到我。”

    重要的是她后面去海江别墅找他,而他将她拒之门外的事情。

    夜莫深已经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了,她当天晚上是去过宴会现场的,只不过她到的时候自己应该已经离开了,要不然自己为什么前脚刚到了海江别墅,她后脚就在海江别墅大门口等着他了。

    只可惜她根本不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那个宴会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如果一开始他是因为别的事情没有到达宴会现场,那他自己还可以找理由去原谅她,结果呢,他知道的消息是她跟他的大哥,那个名义上的大哥一起出去了。

    当时夜凛寒对沐紫的心思,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可是她呢,在他开口要求她去宴会之后,她居然还跟夜凛寒出去了。

    很想问她到底有没有心?

    那天晚上是他的生日,他想在那个特殊的日子,将这个女人的身份公诸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自己的女人。

    是夜莫深的女人。

    背后有他,从此以后没有人再可以欺负她。可是他辜负了自己的一片心意。夜凛寒是谁?小三的儿子,破坏他原生家庭的男人,这个男人有什么目的自己是很清楚的,她的母亲破坏了自己母亲的幸福,他又想来破坏属于自己的幸福。

    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替韩沐紫找理由。

    当下只觉得如果他真的喜欢大哥,那他又何必强留这个女人在身边,兴许是被嫉妒的怒火,烧得失去了理智,所以才做了那些事情。

    夜莫深酝酿了许久,看到她眉间的冷色与漠不关心时,所有的话止于唇齿。

    她都不在意了,他再说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反正只要把她留在身边,强制性的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不要让其他男人靠近她,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只做属于自己的女人,这就足够了。

    “你不说也可以,先吃饭。”夜莫深再一次将勺子喂到她的唇边。

    粥是他特意叫人过来熬的,粥里加的都是特别有营养的材料,食物的香气让人胃口大动。

    可是这会儿韩沐紫就算是饿得脑袋发晕,都不想吃他喂到唇边的东西。

    “我说过了,我不会吃的。”

    “不吃?”夜莫深挑眉:“不吃,你确定你有力气生孩子?”

    “你!”

    没想到又让他占了个口头便宜,韩沐紫气得不行,偏生一恼火,眼前又阵阵发黑,根本没有办法去说他什么。

    她想了想,直接拉了被子想躺下来。

    夜莫深制止住她的动作,“如果你不想让我强行想办法喂你的话,就起来吃东西。”

    韩沐紫不理她,负气地拉紧自己身上的被子想,她就是不吃东西,难不成他还能灌她不成?到时候把她呛死也不知道是谁心疼。

    想到这里,她便闭起眼睛,不再搭理他。

    身后一瞬间没了动作,过了一会儿韩沐紫似乎听到了瓷器碰撞的声音,她还在疑惑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肩膀实然被人握住,然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唇上一片温软。

    韩沐紫瞪大眼睛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夜莫深,他睁着眼睛撬开她的唇齿,将刚才含在嘴里的粥渡过给她。

    这个混蛋!

    啊啊啊好恶心!

    韩沐紫用力地想要推开他,但夜莫深的力道她根本捍动不了,最后两人你来我往,一口粥就这样进了她的肚子里。

    他退回自己的唇舌,眼睛带着一抹欲色。

    “自己吃,还是我继续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