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真的是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脑海里只剩下这个念头,韩沐紫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些发热,竟是眼泪涌了上来。

    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怀的是陌生人的孩子,当初还想要打掉这个孩子。

    后来还是留了下来,她开始渐渐爱起肚子里那个小生命来。

    后来雪幽说替她查,查着查到了夜凛寒的头上去。

    听到孩子是夜凛寒的那一瞬间,当时韩沐紫几乎是崩溃的,觉得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她几乎没有脸面去面对夜莫深了。

    后来……

    往事简直不堪回首。

    韩沐紫闭了闭眼睛,眼泪无声地沿着眼角落了下来,然后隐进了旁边的枕头里。

    “怎么了?”

    身后的夜莫深大概是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所以着急地问了一句。

    韩沐紫回过神,摇了摇头。

    “没什么,时间也不早了,我要问的都已经问完了,早点休息吧。”

    后面沉默了一会儿,夜莫深还是忍不住问:“你确定你没问题?”

    韩沐紫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轻笑:“我能有什么问题呀?快睡吧。”

    说完她自己优先闭上了眼睛。

    小米豆……

    如果你见到你爹地的话肯定会开心的吧?

    这可是你的亲生爹地。

    虽然当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韩沐紫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一件一件地追究了。

    她也没有醋可以吃,因为夜莫深不管是前面那个,还是后面这个,都是她自己。

    韩沐紫便带着这样的想法缓缓进入了梦乡。

    她满足了,睡着了,可是却苦了夜莫深。

    他跟韩沐紫说了日期以后就似乎感觉到了空气中多了一抹湿润,然后他便在猜想她是不是哭了。

    但她又轻笑出声,那笑声听不出任何问题。

    直到韩沐紫呼吸平缓,夜莫深才慢慢地撑起身,借着月光打量她的脸颊,注意到她白皙的眼角沾了一抹泪痕。

    虽然已经干了,可摸下去的时候还是可以感觉到这里跟其他区域不同。

    哭了么?

    夜莫深抿着薄唇,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因为他把日期记得太清楚?所以她吃醋了?伤心了?所以才哭了?

    可夜莫深会把日期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不仅仅是因为他要了那个陌生的女人,那天更是自己被设计的日子。

    他要好好地记住那一天,往后的所有时间里,都永远不会再上这种当。

    看着那抹淡淡的泪痕,夜莫深俯身在上面落下一吻,动作轻得如同羽毛一般,片刻后他躺在她的身侧,心却好像被一只爪子给揪住了一样。

    *

    国内

    小颜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写了一会儿觉得不对,于是将手中的纸张扔出去。

    继续重新写多一页,不看了看感觉还是不对,于是又重新写。

    当她扔掉了N张纸以后,坐在沙发上抱着水果篮子的小米豆实在忍不住了。

    “小颜阿姨,你已经浪费了好多纸张了。”

    听言,小颜抬起头来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又不是浪费你的,这是我自己买的。”

    “可素……”小米豆吃了一颗葡萄,“小颜阿姨你明明可以用电脑写的呀,编辑删除都很简单,你为什么要这样浪费纸……老师说了,浪费可耻。”

    小颜:“……”

    “我知道了。”她有些抓狂地抓了抓自己的长发,气呼呼地道:“老是写不好,烦死了。”

    “其实……小颜阿姨你不用写了,无论你怎么写,舅舅都不会用你的。”

    “你怎么他不会用我?”小颜哼了一声:“万事开头难,一开始不愿意用,那我可以多去几次,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唔。”小米豆摸着自己的下巴,好似在思考着什么,“舅舅好冷的,小颜阿姨去公司当秘书,还不如去韩家当保姆。”

    “保姆?”小颜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小米豆你其实是魔鬼吧?你居然让我去当你舅舅的保姆?保姆耶!我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去当保姆很危险的好不好?”

    小米豆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表情呆呆地看着小颜。

    “什么危险?”

    小颜起身走到小米豆的面前,伸手戳戳他的额头。

    “你这个小笨蛋,每天除了吃你还会干什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去当保姆的话,会很容易碰到那种色男主人的,到时候会被欺负。”

    小米豆咽下口中的葡萄,眨了眨眼睛,歪头。

    “可是舅舅就是韩家的男主人啊,小颜阿姨不就是想被舅舅欺负咩?”

    小颜:“……”

    是啊,韩家的男主人不就是韩清吗?如果韩清想对她做点什么的话,那她是很乐意的啊。

    怕就怕韩清根本不想对她做什么啊。

    不对,她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而且小米豆是怎么肥事?他怎么会跟自己说这个?他怎么会懂?

    想到这里,小颜凑过去,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小米豆。突然,一出手便拎住了小米豆的耳朵。

    “老实交待,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小小年纪,你是不是不学好?”

    小颜凶巴巴地,手上的力道加重,小米豆白皙的耳朵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他吃痛地叫了一声:“啊,小颜阿姨快放开,好痛吖!”

    “你还知道痛呢?瞧瞧你都学了些什么呀,我知道你这个小脑子比别人装得多,可是你这也装得太多了吧?而且有些东西是你能装的吗?快,把刚才跟我说的话,还有你脑子里那些不好的思想全部忘掉。”

    “嗷嗷。”小米豆得嗷嗷叫,想要推开小颜的手,又推不掉,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最后只能使出杀手锏,“小颜阿姨,你如果再不放开的话,我就马上给舅舅打电话,说你坏话!”

    一听到韩清,小颜还真的怂了,愣神了一会儿,小米豆就已经从她的掌下跑掉了。

    他捂着自己被捏红的耳朵跑到楼梯口,小腿已经迈了一步在台阶上,然后回过头看着小颜。

    “哼,小颜阿姨要是再欺负宝宝,我就天天给舅舅打电话,说小颜阿姨的坏话,到时候小颜阿姨就更没有机会了。”

    “你敢!”

    小颜气呼呼的,双手叉腰:“你不许打电话!我还要当你舅妈呢!”

    “那小颜阿姨要讨好我,如果小颜阿姨讨好我了,我可以带你去见舅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