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栽了栽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老师早。”小米豆下车以后向老师们打招呼,看到她手上的书包以后,便仰起头:“老师,我的书包是妈咪送过来的么?”

    因为夜莫深出现而有些失神的老师这个时候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对,这书包是你妈咪刚刚才送过来的,她说呆会有人会送你过来,这位……是你爹地么?”

    不怪她这么问,实在是两人长得太像了,一眼看过去就是父子的那种。

    小米豆闻言,扭头看了从车上下来的夜莫深一眼,想到了韩沐紫昨天晚上跟他说的那番话,显然心里还是有气。

    不过在外面嘛,小米豆还是打算给他一点面子的,所以点了点头。

    老师们顿时震惊得不行,以前没见过小米豆的父亲前大家一直猜测,现在终于见到了,却发现对方居然长得这么俊美。

    “中午来接你?”夜莫深无视了这一干人等,直接走到了小米豆的面前蹲下,大掌按着他的小脑袋瓜子问道。

    小米豆想了想,然后摇头。

    “中午学校有饭吃。”

    夜莫深想了想,复而点头:“那好,晚上我来接你。”

    小米豆这才点了点头。

    “进去吧。”夜莫深拍拍他的后背。

    正好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惊奇的声音。

    “这,这不是夜少吗?”

    听言,夜莫深和小米豆同时抬起头,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他们面前,看到夜莫深的时候紧张地搓了搓手,然后又看看夜莫深,顿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夜,夜少,这是您……儿子?”

    夜莫深打量了他一眼,印象中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但在儿子面前又不好太冷酷,只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传说,夜氏集团的夜少高傲自负,不会把闲杂人等放在眼中,可是如今他跟夜少打招呼,他居然理自己了,于是这个中年男人一下子就变得兴奋激动起来,觉得传说中的夜少也不是那么难相处嘛?

    于是他激动了,直接朝夜莫深伸出手。

    “夜,夜少你好,我我我我是林氏地产的经理,我叫……”

    夜莫深有些不耐地蹙起眉,这个人想做什么?于是在那人说话到一半的时候夜莫深拍拍小米豆的书包。

    “快进去吧,别傻站着。”

    小米豆却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忽然抬起头看向了那个说话结巴的男人,然后问:“为什么他那么怕你?”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夜莫深就感觉身体僵了一下。

    “是因为你很可怕吗?”小家伙眨着眼睛,一副单纯无害的样子,却不知道这单纯里头裹着的是狡猾。

    跟儿子才刚刚相认,本来就没有好感度,要是让儿子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不好相处的,那岂不是很拉低印象分?

    夜莫深的心思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唇边浮现的笑容有些僵硬:“怎么会呢?爹地人很好,不可怕的。”

    说完,他抬起头看向了站在旁边的中年男人,薄唇微启:“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忙凑上自己的手,道:“我我说我是林氏地产的经理,一直都很仰慕夜少,希望有机会的话,可以跟贵公司合作……”

    说着,中年男人还借此机会,快速地抽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夜莫深。

    “这,这个是我的名片。”

    他颤抖着手指递上自己的名字,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就生怕夜莫深不接受,自己的脸就丢大了。

    周围的人不知为什么,居然也跟着紧张起来。

    小米豆一直仰着头看着夜莫深,尽管此刻有洁癖的夜莫深,在自家儿子单纯小眼神的注视下,也不得不起身,接过了中年男人手中的名片。

    中年男人见他接了自己的名片,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当场就激动得红了眼睛,夜莫深为了表示亲近,还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对方。

    “这是我的。”

    男人接过名片,已经震惊得回不过神来了。

    “谢谢,谢谢夜少……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张名片的,对了……我能和您握个手吗?”

    说到这里,男人再一次将手伸出去,脸色期待地看着夜莫深。

    这对有洁癖的夜莫深来说简直是一种挑战,而且还是跟一个陌生男人握手,夜莫深额头的青筋抖了抖,眼神警告地看着对方。

    可惜男人早就被震惊得晕了头了,哪里有注意到夜莫深的眼神充满着警告。

    夜莫深看了小米豆一眼,小家伙还在看着他。

    无奈,夜莫深勾了勾唇,这才伸上去跟男人握了握手。

    中年男人更激动了,将手抽回来以后宝贝得不行,他脸上的表情和动作总给人一种他此生不会再洗手的错觉。

    “乖,爹地很随和的,小米豆也不用怕爹地,快进去吧。”

    跟陌生人握了手以后,夜莫深感觉全身不舒服。

    小米豆看到夜莫深克制的表情,心里只觉得好笑,点头:“好。”

    他转身进了学校,跟夜莫深挥手说再见。

    看着小米豆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夜莫深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回过头来看一眼已经沉醉在自己幻想中的男人一眼,而后面无表情地朝前走过去。

    因为跟那个陌生男人握了手,所以夜莫深现在全身不舒服,回到车上以后,他坐在驾驶座上冷着脸将帕子拿出来,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将手给擦了一遍,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擦完以后,帕子直接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半晌,他靠着座位往后仰,无奈地闭起眼睛。

    想搞定这个小家伙,估计还很难。

    什么时候,他可以喊自己一声爹地?

    夜莫深薄唇抿了抿,然后重新睁开双眼。

    那个女人这么早就来学校,把书包送到了,人却没有留下来,是不敢见他么?

    为什么不敢见他?怕他质问?还是心虚觉得自己错了不敢跟他对质?

    想到这里,夜莫深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有些气闷。

    因为他发现,无论是哪一种原因,他都烦躁透了。

    过了半晌,停在学校门口的车子才缓缓离开,一群女老师忍不住交头接耳地的讨论起来。

    “刚才那个就是小米豆的父亲呀?好帅啊。”

    “是很帅,不过好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