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妃攻略:邪王,请准备 > 第145章 开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医妃攻略:邪王,请准备最新章节!

    日子又过了二天,许家俩口子已经适应了林家的生活,林家一家人对他俩都很客气,一点都没架子,更是没拿他俩当下人看。

    俩口子一辈子都没儿没女,见了林家四个孩子,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林老爹跟许容生年龄相仿,一下子像是找到了同伴一样,林老爹没事就到许容生的屋里,一聊就是大半天的。

    期间,罗思诚倒是托了阿大送了一封信来,大致意思是被他爹拘了起来,出不来,不过已经打着林梅的名头明确问了他爹,百味楼确实要卖,也答应了只买给林梅,让她赶紧拿银子去办手续,另附了五百两的银票。

    齐王也派了一位大约三十岁姓古的掌柜,另带了一千两银票和一封信转交给林梅。信里的意思跟罗思诚差不多,也是被家里人拘着出不来,开酒楼的事全全委托古掌柜。

    林梅拿着前后接了二封信,和一千五百两银票,直接无语了,那两货就这样当起了甩手股东,这酒楼分成的事还没谈呢,契约也没签,也不怕自己拿银子跑了。

    分别问了阿大和古掌柜这事怎么办,他俩都跟商量好的似的,都说全凭林姑娘做主。

    林梅:“”。这是有对信任自己啊!

    罗思诚那货就不说了,毕竟从小看着长大的,那王齐可就刚认识一天,都还算不上熟人。

    这让林梅有些骑虎难下,见好歹人家还留了一个跑腿的,林梅直接拿了一千银票给古掌柜,让他去找郭平安谈买酒楼的事,顺道考察此人的能力,不是林梅不信任,这人一点都不像经验丰富的掌柜,倒像江湖人,这是林梅的直觉。

    “回林姑娘,这张是买百味楼的契约,这张是百味楼的房契,都已到衙门办好了过户手续,百味楼一共花了八百七十两银子,办过户手续花了十二两,这是剩下的十八两银子。”古掌柜不卑不亢的把事交代清楚。

    林梅看了看桌上的两契,落角都写的“林梅”两字,倒是让林梅有些有吃惊,这可是三人合伙的,这古掌柜竟一点都不为他主子着想,直接落在外人名下,这份信任和气魄,让林梅对他刮目相看。

    古掌柜看出林梅的诧异,解释道:“林姑娘放心,我家主子说了全凭姑娘做主,就不会生出二心来,更何况姑娘还是主子的救命恩人,即使酒楼经营不善,全亏了,我家主子也不怪罪到姑娘头上。”

    啊呸,这酒楼还没开张呢,说这不吉利的话,也不怕嘴巴被乌鸦舔过,到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林梅徘徊道。

    “那百味楼我也只去过一次,也不知后厨大不大,有没有啥需要添置的地方,你就先安顿在酒楼里,这剩下的银子就算打赏你的,你这二天再招二伙计,明天一早,我就过去看看。”

    古掌柜轻轻“诺”了一声,脚步轻盈的转身离去。

    林老爹见那人的步法,心中有了疑心,正想问个清楚,见林梅拿着两契约,笑呵呵说:“爹,快来看看,这百味楼终于是咱家的了。”

    林老爹不忍再让林梅操心,便不在追问,也笑道:“我闺女厉害,以后我这把老骨头就在家坐享其成就行了。”

    林梅嗔了他一眼,道:“爹可不老,那天拿着弓箭对着张荷花的动作可帅呆了,我还得着你给我撑腰呢。”

    见女儿打趣,林老爹倒是一点也不恼,反而笑呵呵的抚了抚刚留的几根胡须。

    下晌,林梅跑了一趟四叔家,通知林海明天早上跟她去趟镇上。

    王氏以为是带林海去见师傅,乐呵呵的问林梅需要带啥东西打点,林梅却笑着让她给林海准备床铺上的东西和换洗的衣服鞋袜等。

    再一问是到百味楼学厨,那心里就更美了,捉了只老母鸡,非得让林梅带回去给林老爹补身子。

    难得四婶大方一回,林梅也不矫情,替林老爹谢过了四婶,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走了。

    次日。

    林海睁大了眼睛瞪着百味楼的招牌,又看了看堂姐,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可刚刚明明听那掌柜给店里的伙计介绍堂姐就是他们的东家,惊的他如五雷击顶,落了一地的下巴,望着那掌柜正对着堂姐汇报着百味楼的事,心里好不容易才接受这个事实。

    对堂姐更是起了敬畏之心,有这样一位当东家堂姐引以为豪。

    林梅也是第一天走马上任,心里还有些虚,见林海抱着包裹傻站在门口,叫道:“海子,你傻愣着杵哪儿干嘛,快进来。”

    随即给大伙介绍林海,那两伙计还以为林海是走后门进来当伙计的,心中大急,昨个儿应聘时,古掌柜可是亲自说了百味楼只招两伙计,这就意味他二人中只能留下一个,心里能不急嘛。

    再听东家分别工作时,林海分在厨房,以后跟东家学厨,他俩四目相视,双双松了一口气。殷勤的带着林海去后院安置。

    林梅则自行逛起了百味楼。

    百味楼的一楼林梅以前见过,二楼倒时比一楼还要宽敞,放了十套桌椅,一点都不打挤,左右临窗的桌椅还用屏风隔成四个包间,屏风上分别画有梅、兰、竹、菊后院更是有一进的宅子,共六间房,加一个堂屋,每间房里床,柜子,桌子,全齐的。

    最后到了后厨,见锅碗瓢盆一应全齐,这才让林梅觉得花八百七十两买下这百味楼真赚了。也不知道那罗家为何要卖了,总之到是便宜了林梅。

    时不已迟,林梅计划关店七天,做新店的筹备,七天后正试开业,还让古掌柜在门口贴上告示,开业那天,凡到店消费一律打八折。

    又让古掌柜重新定制一块牌匾,取名“一品鲜”。

    制定新的店规,采用前世的单休制度,每月可休四天,无故不得迟到早退,请假等措施,还制定了惩罚制度,不过有罚就有奖,店里的一成利润将做为员工的福利分红,视员工的具体表现来分配。

    这到时大大笼络了两伙计的心,分红就不提了,那是一年后的事儿,可每月能休四天,这可是眼皮底下的实惠事儿,这可是镇上的头一份,纷纷表态原意好好跟着东家干。

    林梅见人手还是不够,又在镇上招了三妇人在厨房打杂,买了一大堆的调料添上标签让海子熟悉,让他没事时,就练习刀工。

    庄家汉子手上劲不拿起菜刀对着菜板上的萝卜一顿乱砍,林梅站在旁边叹了一声,从新示范切菜的站姿和手势。

    林海捻起几根细细的萝卜丝,只比针粗一些,头皮发麻,顿时有些沮丧,可也不想错失良机。

    用心练了起来,有时夜里睡不着,点了盏油灯,咔咔咔咔的独自练起了刀工。

    开业前二日,林梅见他确实下了一番功夫,那萝卜丝也切的像模像样,夸奖激励一番,弄的林海挺不好意思的。

    便让他试着下厨,林梅在一旁指点,头一道就是糖醋排骨,这菜很考验厨师的对火侯的掌控水准,火太大排骨炸的太干,且炒糖时也会炒糊发苦,影响口感火太小排骨半天炸不黄,也很是耽误工夫。

    林海第一炸排骨,油溅的到处都是,吓得连忙躲开捞了排骨,油还在锅里,也没及时倒出来,锅里直接着火,吓的他直嚷着火了,一阵大呼小叫,差点端着水往锅里倒,还是林梅抢先一步用锅盖把火灭了。

    林海见火灭了,心里才松了口气,林梅让他心里记数当定时用,这样可以有效的帮助他快速的掌控每一步骤的火侯。

    接连做了几盘糖醋排骨,虽口感上还差点,不过勉强能入口,

    第二道是鱼香肉丝,林海听着堂姐的报的配菜跟佐料,唯独没有鱼,纳闷道:“梅子姐,这菜没有鱼啊,怎么起这么怪的名?”

    林梅乐呵呵的讲鱼香肉丝的来历:“相传很久有一户人意,他们家里的人很喜欢吃鱼,对调味也很讲究,所以他们在烧鱼的时候都要放一些葱、姜、蒜、酒、醋、酱油等去腥增味的的调料。有一次家中女主”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误打误撞。”林海大吃一惊,没想到那女主竟把剩下的配料放入肉中,还能得这起美味佳肴,还真是误打误撞。

    “也不是误打误撞,你记住,所有的食材和配料都能相互搭配,除了相克食材例外,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其他的基本上都能随意搭配,做出不同的美味佳肴而且所有菜谱不敢保管的有都严实,都有可能被有心人参透的时候,所以唯独不断创新,那才真真正正是大师级水平。”林梅见他还不太明白,也不点透,很多事必须亲身经历方才能完全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林海确实没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不过却深深记在心里,待儿孙满堂时,回想起堂姐的这一番用苦良心的话,才真真正正的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并作为祖训,留在林氏菜谱的首页,时时提醒后人要不断学习创新。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让他先将里脊肉切丝,用盐、料酒、蛋清、淀粉腌制再将青笋,木耳,胡萝卜切丝备用,姜、葱、蒜、泡椒切碎并将淀粉、盐、白糖、醋、酱油用水兑成芡法汁。

    一切准备妥当,才让他往热锅下油,待油温热后,下肉丝迅速翻炒散开,加入姜蒜碎粒,锅中溅出的油滴吓的林海手忙脚乱。

    看得林梅直摇头,接过他手中的铲子,亲自示范给他看这道菜的每一步步骤。

    林梅这只没让他再练,而是直接教最后一道大煮干丝。

    这道菜主要老验刀工,片出的干丝要整齐、均匀,而且粗细要比萝卜丝还要丝,这也是一开始林梅只让他练刀工的原因,好的厨师没个三五年的练习,很难达到这个水准,更何况林海还只是一个学徒。

    教他这道菜的原由很简单,一是这道菜步骤琐碎,二是要完成这道耗时费力,三也是最主要的让他增加见识。

    这可是一品鲜的招牌菜,要是作为未来的一品鲜的厨子都不知道,那还不闹笑话。

    让他先把杀只鸡,洗净,留一块鸡脯肉,其余文火熬制鸡汤。

    熬制鸡汤怎么都要二个时辰,也不在盯着他,让他自行练习鱼香肉丝。

    林梅趁机让古掌柜去隔壁布店确认订制的工作服做好了没有,顺道抽查伙计背菜名的情况,二位伙计到时用心,四十八道菜,四天的时间硬是挨着顺序背了下来。注意伙计都不识字,全靠古掌柜交一句背一句。

    抽空,写了一对对联,准备开张时贴在大门上。

    上联:美酒佳肴迎挚友下联:名楼雅座待高朋。

    林梅看着自己写的大字,刚劲有力,满意的点点头,许久没练,这字竟还没退步。

    古掌柜正好进来,见桌上的对联,皱了皱眉头,眼中闪烁,眨眼间,又恢复了常态,对着林梅一副恭敬的样子,汇报着工作服的进度,说下午就可取货。

    说起工作服,还是林梅设计订制的,伙计统一短褐,不过没用麻布,选得杏色的棉布,左胸绣朱红色“一品鲜”店标。三个后厨帮拥,每人一套杏色配褐色的襦裙,绣口和裙带绣上朱红色“一品鲜”店标,不过绣字比伙计那套要小的多,即能让人看见,又不逾礼。

    古掌柜算是大堂经理,单独订制二套褐色绸缎大袍,一套印有暗花吉祥如意,一套印有暗花平安如意,都是很是喜庆又不张扬。

    厨师服到是简单,做了四套墨绿色的衣服,配四条白色的围裙,其色这些都是给林海准备的,备四套是怕他来不及换洗,厨房毕竟油烟重,稍不注意,就弄的满身是油。

    林梅虽是厨师可也是东家,不能穿的太过随意,可穿襦裙确实不便,便订制了二套翻领,窄袖紧身胡服,腰系蹀带,一套米白色绣几朵黄色雏菊,一套杏黄色绣了几朵蒲公英。

    听说下午就可取货,林梅满意的点点头。

    古掌柜虽不像掌柜,但办事效率却很高,这点让林梅很满意,虽然私底下不只一次怀疑他是不是身怀六艺的绝世高手,因仇家太多才隐姓埋名,可又不敢当面问。

    再次跟他确定开业哪天,齐王会不会来,得了个不知道的答复。

    罗思诚那里是一点也联系不上,他爹最近把他拘的厉害,上下学都由阿大押着一路护送,他想中途开溜都不行。林梅还去私塾堵过他,可阿大直接拎着就丢马车上了,根本不给他二人说话的机会。

    林梅还好,不来就不来呗,反正没指望这二货。

    按着时辰也快中午了,林梅检查了一下林梅炒的鱼香肉香,摇了摇头,不是甜就是酸,味道完全拿捏不准,不过想他初学,还是言词激励一番,亲身示范了其他几菜。

    当然这菜也不是做出来浪费的,全当中午的伙食,那味道就不用说了,林梅亲自下厨做的,俩伙计,三帮佣,外加一个古掌柜,吃的很是过瘾,特别是那俩伙计天天背着菜谱,只知道名字,没吃过,早垂涎三尺了。

    林梅原就计划把所有菜谱上的菜都轮番做一遍,让大家尝尝,一是让大家知道这菜的味道,特别是伙计,顾客询问时,好方便推荐。二是让大家知道这菜长啥样,倒时不要弄错了,特别是上菜的时候弄错了,那可是很要命的事。

    见他六人吃的鼓腹含和,便知道这菜味道不错的,应该能大受欢迎。

    至于林海,一个人在厨房里琢磨菜呢,林梅也随他,反正他要试菜,饿不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