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仙妃:族长大人请自重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子衿,小卫

第一百四十一章 子衿,小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仙妃:族长大人请自重最新章节!

    雨水和着泥,散发着淡淡的土腥味。新雨过后,凡间的空气总是潮湿异常,精卫觉得自己的衣服拧一拧,可以挤出大把水来。

    真不明白这个傻蛋风长硕,为什么要把谋逆的营地建在凡间。

    精卫长这么大,就没来过几回凡间,因为当年东海淹死的那件事情,让她对凡间唯恐避之不及。

    想用灵力把衣服弄干,却又不敢。毕竟,现在自己身处在军营里,都是些最低等级的小兵,灵力浅薄得很,都是用来关键时刻保命的,哪里会有空余的把自己弄干净呢?

    要忍耐忍耐。

    精卫对自己再三告诫。

    没错,她,精卫公主,在天宫重重的包围看护,以及佳儿这个小丫头片子的监视下,成功逃出来了!

    逃出来以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想去参军打逆贼,想了半天又得出另外一个结论:不行不行,万一被自家军认出来,那不就彻底完了?

    想想还是实施第二个计划,去敌方军营里当卧底!于是精卫小朋友就抱着满怀期待去了风长硕军营。

    入伍是需要验身的,所幸虽然自己灵力不高,但是糊弄一下几个检查的小官确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现在可怜的精卫就化作男儿身,流落在凡间,整日里和一群灵力低微的小兵在一起夸夸其谈。

    虽然颇有几分英雄无处用的感慨,却莫名其妙和这些小兵熟络起来了。和自己住一个帐篷的有三个小兵,一个叫四儿,一个叫小来,还有一个叫张尽。加上自己一共四个,凑一桌吃吃喝喝,这“男人”间的友谊也就逐步建立起来了。

    四儿原先是凡间仙山上的炼药的童子,沾了仙气才进了仙界,小来和张尽倒是土生土长的仙界散仙,平素混得不好就来军营里当个小兵碰碰运气。张尽略微出身好一些,是五龙氏族的族人,虽说祖上显赫,但是现在没落得不成样子,只在一千多年前节芒朝廷里出过一个承德帝妃,只是死得早,现在那节芒都死了,更别说五龙氏了。

    精卫毕竟没怎么来过凡间,习惯了在天上飘来飘去的,走路走得少,自然……也就没经验……自然……也就容易摔跤,还是平地摔,一摔一个嘴啃泥。

    新雨后的泥,自然是湿嗒嗒的糊了一脸。精卫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解下腰间的水壶,掰开盖子。刚刚壶也掉泥坑里了,现在里头的水早就混浊了。

    哎。

    这凡人生活真累啊。

    “小卫你脸上怎么了?”四儿是个实诚孩子,看见一脸泥的精卫便直接问了出来。

    精卫这名字太招摇,于是精卫就自称小卫。

    “啥?”耳朵尖又爱凑热闹的张尽“噌”的一下就凑了过来,“噗嗤”一下子笑出来,一边还招呼远处的小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来快来看啊。”

    小来吊儿郎当地过来了:“你掉泥坑里了?”

    精卫顿觉满心委屈,自己堂堂一个天界公主,成天待在天气恶劣的凡间也就算了,这一番还摔成了这样。

    眼看着平素里最不靠谱的小来如今像是最关心自己的模样,精卫眼眶微湿感动不已。。

    小来眼睛一眯,不怀好意地笑:“你刚刚掉的泥坑我似乎还往里头撒过尿。”

    精卫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站起来就追着小来打。

    小来虽然嘴皮子厉害说话欠揍,手上功夫却是弱鸡一只,四处逃窜:“我说笑的,说笑的,我没有我没有!”

    精卫郁闷极了。

    幸好营地驻扎在河边,去河边洗洗一脸泥倒是不麻烦。

    从前穿个衣服都懒得自己穿,都是佳儿帮的忙,如今确是什么都得自己动手亲力亲为了。

    欸?

    自己不是来剿灭叛党的吗?怎么还体验生活起来了?锻炼自理能力?

    这叫什么事儿啊?

    精卫鞠了一捧水,湃在自己脸上,一点一点冲开都快固结在自己脸上的泥。

    “哎,不行不行。”小来摇头直喊“不行”。

    小来非要跟上来看精卫洗脸。

    “哪儿不行了?”精卫忍不住搭腔。

    “你这洗脸方式像个娘们儿!”小来面露惋惜。

    “我看你是嫌我刚刚没打着你!”精卫又一次成功被气急,追着小来满滩涂地跑。

    无奈小来虽然灵力弱一些,却个子矮小,行动灵活,跟个泥鳅似的,钻来钻去,好几回精卫都觉得自己追上了,却又被他给跑了。

    最后精卫实在跑不动了,加上脸上的泥还没洗干净,只能停下来,捂着跑疼了的肚子。

    却见那小来“刺溜”一下,脚底抹油溜回营地去了。

    等回去了以后,非得扒了小来的皮。

    哼。

    精卫忿忿地想着,折回河边继续洗脸。刚才跑得急,头发乱透了,得解下来好好梳理一下。

    虽把身体变作了男儿身,可容貌不曾变化,长长的乌黑的头发倾泻下来,少女的灵动和静谧的美丽一下子交融起来,映在河面上,看醉了精卫自己。

    没想到脱下了九重天的华服,只不过穿着军装,却依旧如此美丽啊。

    精卫自恋起来。

    正在自我陶醉的时刻,背后一个青衫的书生模样的男子却不经意间走了过来。

    “姑娘为何刻意装作男子,进了这营地?”

    什么?

    一眼看穿自己变化之术?厉害啊!

    精卫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却看到一个青衫白面的凡间书生,身上没看出来半点仙气,看似极为温和的模样。

    军营里还有书生的吗?精卫搜索了一下脑袋瓜子,好像没有这号神仙,这或许的的确确是个凡人。

    或许这书生也没有看出自己的法术,只是单纯看到自己长相,误以为自己女扮男装了。

    不过凡间书生的礼节,她堂堂的精卫公主还是知道的。于是精卫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小女子不才,却也有志于家国大业。”

    随便说两句嘛,反正是凡人,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

    书生淡淡一笑,很是谦恭的样子:“姑娘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这书生大约有十八九岁的年纪,相貌虽没法和那什么“祁家长子,丘家三郎”,还有那最近新起的陆压相比,却也是很清秀的,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看着竟然还有些可爱。

    “就叫我小卫吧。你有什么事吗?”精卫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千多岁的小神仙了,切不可为一个凡人的美色所动,便刻意装得矜持起来。

    “没什么。”书生两颊粉红色,“只是觉得小卫姑娘甚美。”

    甚美两个字,可是深得精卫的心了。刚刚被小来张尽他们嘲笑了一番,如今骤然间听到夸赞,自然喜不自胜。

    不知不觉间,笑意便流露出来几分,却很快收住:“公子谬赞。”

    心里恨不得说一百句“你说得对。”

    书生自然是能看懂精卫想法的,依旧笑得很谦和。

    “你又叫什么?”精卫扯扯书生的手,手手相触之间,明显就能感觉到书生的手僵了僵。

    精卫高兴起来,就有个毛病,不太顾得上男女大防,之前和四儿张尽小来他们也是,一起喝酒吃肉高兴了,随便互相怎么抱都行。可因为一直变作了男子的身体,倒也没什么。可现在在眼前这个书生面前,精卫可是个女子啊。

    书生刚才粉红的脸如今通红一片,说话也不利索了:“我我我……我叫……叫……子衿。”

    “你怕什么?”精卫有些疑惑,“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那个子衿吗?那个我背过!”

    “正是。”书生后退一步,脚步虚浮,气息紊乱,“小卫姑娘博览群书,德才兼备……”

    凡间的书生都是这样的吗?都这么文绉绉的,又爱脸红?

    正待进一步好好问问这个书生,远处传来四儿的声音:“小卫!操兵了!”

    操兵,就是拿着兵器训练,每日清晨一次,晚间一次。如今却是快到晚间了。

    “不与你说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下次再说。”精卫急急忙忙簪住头发,匆匆就走。

    操兵可不能迟了,每次有谁操兵迟了,那小校尉便数十个数,数到一,来人便脱了裤子,屁股上挨十下棍棒,数到二,便是二十下。若是超过了第十个数,便要打两百下。

    “一!”

    精卫刚刚整理完头发,正往营地跑。

    “二!”

    精卫也管不了水壶的事情了,只希望那数字抱得慢一些,自己能少挨一下。

    “三!”

    后头的书生子衿远远地喊:“姑娘别急小心一些,别摔着了。”

    “四!”

    精卫果真摔着了,又是四肢着地的狗啃泥。

    这个叫子衿的书生,怕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吧?

    等到从泥坑里爬起来的时候,那校尉早就已经数到十了。

    今天这两百下逃不掉了。

    小来和张尽在队伍里笑得弯了腰,结果被校尉也各罚了三十棍棒。

    该!

    精卫心中暗爽。

    不知那个青衫白面儿的书生会不会笑话自己。精卫觉得在一个刚刚认识的俊俏书生面前摔跤,颇为丢脸。

    转头一看,哪还有子衿的影子?

    这不是个凡人吗?怎么还能溜得这么快?

    精卫虽然仗着仙身,却为了博点校尉的同情,一跛一跛地走向队伍。

    “走快点啊,还瘸了不成?”校尉一激动就涨红了脸,看着十分生气的模样。

    精卫不敢耽搁,即刻提高了速度,却还是一跛一跛的。

    虽然她没瘸,但脚脖子扭到了一些是真的,走起路来稍稍有些疼。

    “过来领罚。”校尉铁面无私地看着精卫。

    精卫被这么看得心里发毛,嬉皮笑脸道:“我刚刚摔着了,所以没赶上……”

    “摔着了?”校尉脸色铁青,“上阵打仗,你要是摔着了,你看敌方会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精卫觉得心里委屈,却也一瘸一拐地上前了。

    眼看着要脱裤子了,却匆匆跑进来一个小厮,在校尉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欸?怎么了?

    要打就痛快点,别唧唧歪歪的。

    精卫摆出大义凛然英勇就义的模样。

    今天,我精卫公主就卧薪尝胆一回。

    却见那校尉梗着脖子骂那小厮:“那又怎么样?军法如令,违背了就要受罚,什么狗屁情有可原!”

    欸?还有谁帮自己说话吗?

    精卫不禁对这个小厮有了几分好感。虽然这个小厮正被骂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要是觉得自己行,就自己来带兵打仗!老子不当这个破校尉了!”校尉依旧愤愤不平。

    这个校尉性格刚得很啊。

    虽然即将被打,但是精卫心里还是暗暗给校尉竖个大拇指。

    小厮被吓得屁滚尿流着跑了,颇为不雅。

    精卫微微叹息,这年头,怎么都这么不禁吓呀……

    精卫准备伏下身子挨打,外头又走来一个男子。

    这男子,精卫认识,是游击将军张东辉,和张尽七拐八拐着还有点亲戚关系,官不大,却刚好在校尉上头。

    张东辉一来,就是刚刚梗着脖子的校尉,也不得不低头。

    “你在做什么?连主子的话都敢不听了?”张东辉的脸也黑得不行。

    嗯……虽然张东辉长得五大三粗的,但是这一刻在她精卫心中简直就是披着圣洁的光辉啊。

    张东辉,这名字取得真贴切啊。

    “是。属下知错。”校尉语气软了下来,命小兵们扶起尚未脱裤子的精卫。

    发生了什么?

    精卫一脸懵。不过不管怎样免除一顿打总归是好事。

    “扶小卫去一边坐着。”张东辉补了一句。

    “将军!”校尉好不容易忍下来的一口气又被牵扯起来。

    “住嘴!”张东辉一声呵斥,青筋暴起。

    这是什么情况?合着自己迟到了,还有坐下来不操练的特权?

    心里的小算盘打了一道又一道,精卫不安地坐了下来。

    就这么一坐,坐到了晚间操练结束。刚刚被打了三十棍的张尽捂着屁股就来了:“没想到你小子后台强横得很啊。”

    后台?

    精卫一脸茫然地看着张尽。

    我有后台我怎么不知道?

    “别藏了。”张尽一把揽住精卫的脖子,“是兄弟就别遮遮掩掩的,说,你是不是哪个大族的世家公子,来这里体验生活的?”

    体验个鬼,老娘是来做卧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