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三章 摊子不小

第三章 摊子不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办完手续之后,马院问我还有没有个人事务需要处理,什么时候能够到岗,他那边事情实在太多需要有一个能够顶上去的年轻人。

    自从一个多月前考进民政局之后,我就在城里租了一间出租屋,地处闹市,上班方便,可惜是和人合租,大家挤一套房子里,生活习惯不同,很令人烦恼。

    我倒是想过买房子,只可惜最近两年省城的房价太高,又限购,那不是我这么个小公务员可以企及的,只能将就了。

    到一开始正式工作,先是去刘沟乡办精准扶贫贫困户张长贵的事,接着又去牛栏镇,真正在出租屋里呆的日子加一起不超过十天,该置办的东西又没有置办,对那间老破小的屋子还没有培养出感情来。

    据我所知将要就职的桂花镇民政福利院离城中心有十来公里,估计以后要住在那里。没车没房的我,再跑通勤,早晚高峰期和上班族挤公交车毫无意义。

    马院长的意思是,他那边地盘大得很,十几个宿舍还空着,随便挑。

    我一听心中欢喜,不用交房租,还有食堂可以打饭,那感情好。要知道,做家务这种事情是最令人头疼的。当下就去心似箭,连声道现在就可以去,只需带几件换洗衣服。

    见我这样急着上岗,马院长满面笑容,着实夸奖了几句,当即开了他的宝马X3陪我去出租屋取了行李。

    老马挺富的,他太太在城里开了一家大药房,日进斗金,与丈夫是企业高管的会计刘姐并称民政双壕。

    马院长胖胖的,逢人就带三分笑,又能说。他戴着一副金丝边小眼镜,腆着肚子,看起来好象安西教练。我可是卖过保险的人,能说会道,情商也还勉强,这一路聊下去,竟和老马称兄道弟起来,“马院”也变成了“马哥。”

    车行半个小时,就进了一座小镇,就看到一座占地六十来亩的大院子,里面修了四栋楼房。

    今天天气不错,却见院子边上的屋檐下乌泱泱坐了一圈老头老太太正在聊天磨牙。

    大院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书《S区桂花镇民政福利养老院》。

    在来的路上,我已经从马院长口中得知,我区总共有六家民政福利院。最大一家不用问在市区火车站附近,桂花镇第二大,里面住着两百来号老人。

    再加上其他乡镇的四家养老院,总计接受了一千多五保户和符合政治的老人。

    S区作为省城的卫星城,十年前有人口五十多万。最近几年因为经济的发展,进一步膨胀,都快突破七十万了。随着老龄化浪潮的到来,各养老机构一床难求。

    将我安置之后,马院子又将单位的其他人叫到办公室和我见面、喝茶,抽了一轮烟后,算是正式认识了。

    我本以为民政福利院的主要工作是负责老头老太太的一日三餐,让他们饿不着冻不着,有病治病,是个清闲的活儿。

    通过和大家一交流,才感觉脑袋隐隐着痛。

    原来,按照国家政策,这两百多老人都是我们S区户籍,只要年满六十无儿无女,就可以申请入住。

    现在的老人,六十岁可不老,有时候精神比年轻人还好。有的老人贪这里能够免费食宿,又想凑个热闹,年纪一到就搬了进来。整天呆在养老院里,如何闲得住。

    再加上前几年拆迁,很多老人腰包里有钱,富得很。每天吃饱饭没事,就上街乱逛,根本就管不住,真出了事,还得福利院去收拾烂摊子。

    比如前一阵子就出了个案子,某刚满六十的老头跑出去支援站街流莺的事业被派出所的人给逮了,罚款教育之后让福利院去取人。

    又比如上前天,两个老头因为抢饭打得头破血流。

    “不是我不尊重老人,我也是个老头,再过得几年就要退休。”等到和同事们见面之后,办公室只剩下我和马院,我们的老马哥笑着道:“在二十年前,我们S区平原地带还全是农村,这些老人都是在田里干活的农民。谁想到国家发展得这么,地都征完了,大家都变成了城市居民,农民进了城,但意识却跟不上。很多人呀,说句实在话,素质不是太好。没有哪一天不出事,且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你又不能不妥善处理。”

    他继续说道,因为这些老人都是孤寡老人五保户,进了福利院,院里自然要负无限责任。说穿了,咱们就是大家长,而这福利院就是个小社会。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老小孩老小孩,人一老了,未免有点孩子气,有事那就是闹个没完没了。真出了问题,咱们这些管理者都要跟着背锅。

    老马说他经常被上级批得面红耳赤,很没面子。

    这还就罢了,关键是现在的网络实在太发达,一有事,网上流言满天飞,最后网民所有的炮火都会对着工作人员来,到时候,你有委屈也没地方说去。

    比如去年,外省某县的福利院有个老人因为患抑郁症自杀被曝到网上。经过网络这么一传,竟传成老人是因为受到工作人员虐待才想不开的。

    此事社会影响很坏,福利院两个经手的工作人员被开除,院长行政记大过,其他人扣除年底奖金。

    老马感慨:“我们才拿多少工资,一个月三千出头,即便加上年底绩效,平均下来一个月也超不过六千。真是吃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最后,他笑眯眯地说:“小顾,忘记跟你说了,咱们桂花镇民政福利院不但管养老院,还管未成年保护中心和救助中心。这么大一个摊子,结果才二十一个办事人员。这二十一个人当中,除了财务的两个是事业编外,其他都是社会外聘人员,就你我两人是公务员,局里一直想给我派个副手任副院长。你也知道这个副院长有不是行政职称,又不多拿工资。且离城远,没人肯过来。今天我去局里要人,正好看到你和王局拍桌子红脸。不错啊,看得出来你是个有担待的。咱们这里就是个小社会,也需要你这种敢闯敢干的。”

    原来桂花镇民政福利院除了养老院还有另外两个机构,都在同一个大院子里,只用一堵围墙隔着,一套班子三块牌子。

    摊子不小,人员匮乏。

    我叫顾闯,我今年二十四岁,正青春年少。在京城蹉跎了半年,现实给了我会心一击,几乎让我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现在的我在为人民服务,将来还有可能得到提拔。

    现在,我精神振奋,已经从打击中彻底恢复。年轻人,谁没有一点进取心,谁不想实现个人价值。

    扎根基层,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我是顾闯,义无返顾的顾,闯造未来的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