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四章 有人要杀我

第四章 有人要杀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我叫顾闯,C市S区桂花镇民政福利院工作人员,将来还很有可能出任副院长一职。

    你还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毕竟在这个单位里,老马哥排名第一,我排名第二。下面管着二十一个工作人员、护工、炊事员。

    我现在二十四岁,只要好好工作,干出成绩,有生之年,一个副科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到时候,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颠峰当不在话下。

    我很感激马院的知遇之恩,在福利院这几天,日子过得很爽。吃饭可以去食堂,洗衣可以让护工帮忙,平时也屁事没有,只坐在办公室看书,或者去院子里和老头老太太跳跳广场舞,沐浴着阳光唠嗑。

    当真是岁月静好,又不用负重前行。

    马院有了我这个副手在单位盯着,也乐得清闲,每天如同萤火虫那样来院里闪一下,就说自己要出席一个什么会议或者说去区里办事,匆匆开车走了。他老人家现在挂着很多头衔——区书法家协会会员、区工商联成员、区门球协会会员、老年骑游队副队长——社会活动实在太多,又都是正事,不去不成。

    我严重怀疑老马哥把我要过来,就是想找个干活的。

    我也愿意工作,让局里的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可看眼前这一群老头老太太整天坐在阳光下,闲看云舒云卷,静品花开花落的样子,又哪一点像是有事的样子。

    这一日,我实在闲着无聊,加上对单位的事情一通半通,就溜进财会室找会计洪燕聊天。

    洪燕今年二十七岁,长了一张娃娃脸,看起来一副乖乖女模样。其实,和她混熟了才知道洪会计是个活泼开朗的人,酒量很大,去年春节时候,院里聚餐洪燕直接把老马哥喝得在地上打猴拳。

    我自然知道,像会计出纳这种清闲又紧要的岗位上的女孩子一般都有些背景。要么是当地土著,要么就是亲戚事业有成。

    而且,又因为是女孩子,喜欢八卦。所以,任何一个单位的财会室都是最热闹的地方,去那里聊天通常都会有不错的收获。

    我对洪燕还是很尊敬的,一口一口洪大姐喊得亲热,又请了她一顿串串香,大家算是熟悉了。

    最后,洪燕实在忍无可忍地说:“顾闯,我也不过大你几岁。人家虽已经有男朋友,可还没结婚呢,你一口一个洪大姐喊着,把我都叫老了,直接叫名字吧!”

    本人能说会道,加上又有点小帅,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去出卖色……呃,智商,干起了保险这个行当。加上大家都是同龄人,洪燕也和我谈得来,关系不错。

    刚坐下:还没等我开口,洪燕就问:“对了,忘记问了,顾闯你是哪里人?”

    “E县人。”

    “有没有不良嗜好,对了,你是抽烟的,一天抽几包?有没有家族遗传病史,精神状态是否健康?”

    我提高了警惕:“本人顾闯,大学本科学历,抽烟,两天一包,无家族遗传病史,工作努力有上进心。我最大问题是太上进了,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洪燕,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吧?”

    据我所知道,一般单位的女同事大多有给人介绍对象的嗜好。但凡新进一个单身男同事,只要不是长得歪瓜裂枣,她们就好象是看到了新出炉的烧饼,蜂拥着扑上来。

    就拿我大学里一个同学来说吧,他当年奉行不婚主义,言必称爱情只不过是生活的点缀,不是必需品,男人需要女人就好象是鱼需要自行车一样。毕业后,他考进老家的事业编,进了自来水公司。上班不过一个月惨遭阿姨们的毒手,相亲十次,半年之后奉子成婚。婚礼现场,从此失去的自由的他悲伤逆流成河,痛并快乐着。

    洪燕点点头:“我有个表妹,人长得还成,大学生,要不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我什么人,我可是要干事业的人,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再说,我有个常人无法理解的思想,觉得一个新时代的青年去相亲那么老土,岂不显得太无能,对异性太没有吸引力了

    笑了笑:“多谢洪燕你的美意,我这个人吧,总体来说,身上基本都是优点,没有败笔。”

    “看把你得瑟的,那就说定了,周末见面。”

    我马打断她:“对了,还忘记说我身上最大的一个优点,想听吗?”

    这话成功勾起了洪燕的好奇心:“什么最大的优点。”

    “我具有从古到今中国人民最大的优点,那就是——贫穷——我生长在普通家庭,父母工资加一起也就五千多块,估计这辈子是买不起房了。”

    “这样啊,再说吧……”洪燕满面的失望,没房子确实是个大问题。

    省会城市这两年的房价也是邪了门了,从两年前的八千驴打滚一样翻到两万,看架势有破三万的架势。没有房,那不是把自己的表妹朝火坑里推吗?

    见成功地让洪燕打消了做媒的企图,我也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正要走,一个老头满头汗水气喘吁地冲进来,嚷嚷道:“马院长呢,怎么不在,现在谁负责?”

    洪燕指这我,道:“范建国,马院不在,现在由顾闯负责,你有什么事同他说。”

    那个叫范建国的人一把握住我的手,急道:“王进勇要杀我,上街买菜刀去了。”

    “什么,王进勇要杀你?”洪燕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刚才我和他因为有事扯了几句,姓王的就跑去食堂拿菜刀,抢不过炊事员老金,就揣了钱上街去了,说是要把我乱刀砍死。顾闯顾领导,你可不能不我啊!这人就是个杂痞,凶得很,就该抓进班房,判个十年八年的。”

    我叫顾闯,我一直都盼望着有事发生好干出成绩,今天终于碰到有人搞事情了。

    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真发生流血事件,说不好要把自己给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