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寻人专家 > 第六章 我退出

第六章 我退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寻人专家最新章节!

    我急火攻心,正要怒叱。

    这个时候,办公室外走廊里传来咚咚的脚步声,有人乱糟糟地喊:“凶手抓到了,凶手抓到了!”

    接着,门被人撞开,就看到车家兄弟扭着王进勇的胳膊冲进来,后面还跟着一群满面兴奋身手矫健的老头老太太,瞬间将办公室塞得满满当当。

    王进勇瘦瘦小小的,落到膀大腰圆的车家兄弟手里无法挣脱。他面上带着屈辱:“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放开!”

    “老实点!”车前用手肘捅了捅王进勇的背心,一脸得意大声向我汇报:“报告领导,犯人已经缉拿归案,请指示。”

    我哭笑不得:“什么犯人,王进勇又没有犯法,快把人给放了,别伤着了。”

    “你就是王进勇,是你想杀我舅舅,我我我,我跟你拼了!”突然,宋樱尖叫一声,张开双手,涂得红红的指甲就朝王进勇脸上抓去。

    大约是被突然冲上的这个披头散发,嘴唇红如丹朱,长长的指甲宛若六脉神剑的女孩子给吓住了,车家兄弟双手下意识松手后退。

    “唰!”王进勇的脸上就出现了十条血痕。

    他痛叫一声,抱头,下蹲:“我又没杀范建国,我又没杀。哎哟,领导救命,我就是气不过放了一句狠话上街去散心,你看我不是没菜刀吗?救命,救命啊,这女娃子太凶了。”

    说话间,他的脑袋已经被宋樱的包砸了五六下。

    我连声喊:“快拉住她,哎,老范,你发什么呆啊!有话好好说,别打人啊,再这样我报警了。”

    几个老太婆和范建国这才上去将两人分开。

    宋樱怒视着我:“顾闯是吧,现在犯人既然已经抓到了,你还不快送去他去派出所,你不说报警还好,我现在就打110。”

    我脑袋顿时大了一圈:“刚才王进勇不是说了吗,他就是上街去散心,身上又没有带凶器,且没有实施犯罪,怎么可以送去派出所。就算送过去,人家也不会立案的。”

    “我不讲道理怎么了,是的,王进勇是没有实施犯罪,可他有犯罪动机,并且平日他就威胁要杀我舅舅,恐吓罪你晓得伐?你不报警是不是?对对对,警察和你们当官的是一家人,你说不立案,他们也不会理我。我看你和王进勇肯定有关系,亲戚还是熟人,又或者收了人家好处?没啥说的,今天这事你不给我解决好了,我发微博曝光你。”

    办公室你偌大动静,早惊动了院里的老人们,只片刻,办公室就挤得水泄不通,就连走廊里也站满了人,皆伸朝脖子看过来,并小声议论。

    不但如此,从窗户看出去,外面还不断有老人朝这边走来。其中有一个老头不良于行,手里柱着一根拐杖,走一步歇一口气。估计等到赶到,起码半个小时,未免要错过最精彩的片段。

    看来,今天如果不把王进勇送去派出所,满足宋樱的无理要求,我只怕要担上无能无用的名声,且让全国人家都知道。

    我只是个刚走上民政岗位不几天的新人,弱小无助又可怜啊!

    不行,这团乱麻必须用快刀斩断。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人缝中有条人影一闪而过,顿时有了个念头,大喝一声:“何芳平,进来,你惹了这么大一个祸,进来说清楚。躲是躲不过的,你那么高,早被我看到了。”

    外面发出一阵笑:“何芳平,你别躲啊,顾领导叫你呢,快进去!”

    “对对对,进去把事情说清楚。”

    其实,养老院的老人们都知道何芳平与范、王二人的关系,中国人历来喜欢看不正当男女关系热闹的传统,尤其是这种老派人。

    于是,何芳平被几个老太婆推了进来,她也知道事情不好,期期艾艾地喊了一声:“顾闯,你找我做什么?”然后拽了拽王进勇的衣角:“别闹了,有什么好闹的吗?”

    王进勇是个老实人,怒道:“你这女子,我闹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

    “是啊,你找这个女的进来做什么,和这件案子又有什么关系,还不快点把王进勇送去派出所。”宋樱大为不满,她明显地被立在王进勇身边的高大的何芳平平吓了一跳。

    何芳平有一米七十左右,膀大腰圆,是个重量级人物,她以为是王进勇的亲戚,放弃了继续殴打恐吓犯的企图。不然等下人家动起手来,只怕吃不过。

    我刚才想到那个思路已经在心里成型,心中也安稳了,笑了笑:“宋樱女士,先请你克制自己,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到时候,你若不满意我的解决方案,再发微博曝光我也不晚。”

    宋樱点点头:“好,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先听你说些什么。”

    我清了清嗓子,先问:“何芳平,我问你,你和王进勇是不是在谈恋爱?”

    还没等何芳平说话,王进勇首先叫起来:“就是恋爱关系,你这女人坏得很,明明和我搞对象,又去和范建国耍,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顾领导,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众人都是一脸的精彩,唧唧喳喳地议论。

    宋樱听到事情不对,愕然看着范建国:“舅舅,这……”

    我见事态已经尽在掌握,又严肃地问范建国:“范建国,王进勇说的事情可真,你和何芳平是不是在搞对象?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是破坏人家家庭,是第三者插足,出了事是要负责任的。”

    宋樱大怒,一瞪杏眼:“什么第三者插足,什么破坏人家家庭,王进勇和何芳平结婚了吗?既然没有结婚,人家就是自由的,我舅舅现在是单身,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怎么了,你还想把我舅舅法办,你有这个权力吗?”

    “宋女士,你冷静一下,我这不是在解决问题吗?”这位女士你不要冲动啊,且听小衲一言:“是是是,只要是单身,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既然今天三位当事人都在,咱们就把这个问题摊开了讲,务必达成共识。”

    宋樱点点头:“好,看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看了看范、王、何三人,说:“你们三个老人谈恋爱就谈恋吧,怎么还生出事来,严重影响福利院的工作秩序。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要不,何女士你选,选中了谁就跟谁结婚。你们看,这样可好。”

    王进勇连连点头:“我和何芳平是有感情的,好,就由她来选。选中谁,另外一个就退出,且不能再纠缠。”

    范建国也点点头。

    我继续道:“不过,按照国家政策,必须是丧偶且无抚养人的老人才能住在养老院里。老范和老王,你们当中的一个如果被何芳平选中,就得去扯结婚证,然后离开这里。等到其中一方去世,再打申请,批准之后才能再次入住我院。你们看,这样好不好。何女士,你来选。”

    我有种好笑的感觉,恍惚中,面前的一幕简直就是古代公主选驸马。只不过,这公主和驸马已经到了退休年龄。

    咱也为自己这条好计而暗自得意,此事之所以闹得不可开交,主要是这三人成天呆在一个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情敌相见,越看越冒火。只要把他们分开,其中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另外一个人就算想闹,自己也不占理,再说也见不着人不是。

    顾闯啊顾闯,你是个天才,大天才,你天生就是做人民调解员的。当初你为什么不去参加司法考试?

    屈才了!

    还没等何芳平说话,王进勇突然说:“不要选了,我退出。”

    “啊!”这下不但我,就连其他人也忍不住低呼一声,这王进勇先前还为这段黄昏恋叫嚣着要手刃情敌,现在如此干脆放弃,这也太反常了。